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把转椅的诉说(外一篇)



  一
  
  那还是1992年的春天。
  省委的一纸调令,为我大学毕业后24年的塞外生活仓促地画了一个句号。当我匆匆告别山城,提着简单的行囊走进廊坊市委为我准备的那间办公室时,我倒没觉得有几多陌生。当时十余名市委常委全部集中在市委机关大院内的两排平房中办公。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和我在张家口地委工作时的大体也差不多,无非是一桌,一椅,两个暖水瓶,一部电话机,一套简易沙发,一组书柜而已。那时办公室里不仅没有微机,没有电视,没有空调,甚至连电扇也没有。唯一和我在张家口地委工作时不同的,是在我办公桌的对面,放着一把木架皮面转椅。
  一开始,我对这把转椅倒没多大在意。我想这倒也正常:无非是为了平时与自己的同僚或下属来办公室谈工作方便———这样既可以面对面,算是“当面锣对面鼓”,同时,也少了一种令人讨厌的居高临下的感觉。时间长了,闲来无事间,我对天天伴我的这把转椅便有了几分仔细端详:依它面目的沧桑似乎可以断定,它已经有年月了———木制的框架虽还算牢靠,但漆皮已斑驳脱落;座面的牛皮已皲裂如龟,开口处已露出包裹棕榈的粗粗麻布;人坐上去稍一转动,连接椅脚和椅面的转轴处便发出不堪负重似的吱吱呀呀的呻吟,听起来颇让人觉得有几分痛苦心烦。我想,就算是发扬革命光荣传统,坚持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也不在这一把转椅上。况且这把转椅也不是为我自己坐而准备的,于是,我下决心把它换掉。
  一天早晨上班后,抓紧时间处理完几件紧急公文后,我叫来了秘书长和办公室管后勤的同志,明确地交代了我的意图。他俩听完后相视一笑,双手一摊,面露难色。我莫名其妙。
  “我看这么办吧,张同志,”秘书长开口道———廊坊这儿有一个非常好的传统,多年来继承了领袖当年倡导的“党内一律称同志”的教导,一般场合当面不称职务官衔,反倒使人感到亲切了许多。“在你到任之前,我们实际上早已想过是不是把它换掉。但考虑再三,还是把它留了下来。我们先说一说这把转椅的来历。至于换与不换,这是很简单的事,就听你一句话了……”
  原来这把转椅是有来历和来头的。循历史沿革,廊坊地区行政公署的前身是天津地区行政公署。“文化大革命”中1968年,河北省成立革委会并把省会由天津迁往石家庄后,天津成了直辖市,同时撤销了天津地区行署,设廊坊行署,办公地点由天津迁往廊坊。1989年3月,廊坊地区行署撤销,改设廊坊市。当年的天津地委和行署共有两把一模一样的这种转椅:一把是当年的地委书记刘青山坐过的,而另一把则是行署专员张子善坐过的。当初廊坊行署搬离天津时,只拿回来一把,另一把则被天津市留下了。至于眼前的这把转椅到底是刘青山的还是张子善的,这倒说不太清了。
  “喔———刘青山?张子善?新中国第一大案?原来如此!”这实在出乎预料,我不禁大吃一惊!我立即意识到,这把破旧不堪的转椅已具备相当的文物价值。把它摆在我办公桌对面看似有碍观瞻,但它犹如一座警示碑,天天直面,催人自省,可收警钟长鸣之效。我连忙摆手,示意这把看似有碍室容的旧转椅无论如何是不能换掉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