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色爱情”十七年


□ 饶曙光

  “红色爱情”,就是遵从一种“英雄(指代革命)救美人(指代人民)”的叙事策略,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往往和国家,民族、革命事业的利益紧密联系,并遵循“共同进步”及“个人服从革命和组织”的原则。
  
  “思无邪”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作为中国现代诗歌史上最擅长写情诗的诗人徐志摩,他的这两句诗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搅动了无数少男少女甜蜜而苦涩的爱情记忆。如果我们把“低头”改成“侧头”,则变成“最是那一侧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来形容《柳堡的故事》中所呈现出来的二妹子陶玉玲的银幕形象,似乎也很贴切,尽管显得非常“小资”。据说,影片《柳堡的故事》的摄影师反复,仔细研究了陶玉玲的脸形后发现,从侧面看陶玉玲是最美的。于是,摄影师在拍摄陶玉玲的时候,总是从稍稍低于陶玉玲的角度拍摄她的侧面,使得银幕上的陶玉玲呈现了“最美的瞬间”。她那期盼的眼神,分明含着爱情,是那么质朴,那么纯洁。中国古典美学最强调的就是“思无邪”,而陶玉玲期盼的眼神就体现了中国古典美学所推崇的“思无邪”!陶玉玲虽是第一次登上银幕,但却把二妹子这一角色的生活方式和情感方式表现得十分细腻动人,清新可感。陶玉玲的东方式的秀媚,或者说是东方式的柔婉,深深打动中国电影观众的心弦。影片映出后,陶玉玲顿成闪亮明星,成为一个时代的美丽与情感的不能言宣的象征和许多中国男观众的审美典范和梦中情人。
  “红色爱情”十七年图片1
  《柳堡的故事》是一部那个时代难得一见、不同凡响的红色爱情电影,可谓是石破天惊,打破了当时的爱情禁区。影片在战争叙事中融入十七年电影中少见的温馨的爱情场景,谱写出一曲战争背景下的爱情赞歌,从而使人们对战争历史的追忆平添出一份浪漫和温馨。影片中苏北水乡的风车、杨柳、板桥、轻舟的优美画面,加上影片的主题歌《九九艳阳天》大胆的爱情歌唱和电影音乐的委婉多情的旋律,极具优美动人的抒情效果。时至今日,我们或许根本记不清《柳堡的故事》的情节了,但《九九艳阳天》却难以忘掉;每每听到或哼唱起这首歌,都会把我们带入那个时代独特的爱情记忆。
  然而,要真正理解那个时代的爱情,我们还得回到影片所表现的特定的时代。影片中有一段“约会”的故事情节:二妹子让小牛捎信儿约副班长到小桥那边去,副班长高兴得不知怎么好了,咧着嘴到旁边做了一套单杠!但是,出于部队的纪律,副班长只好拒绝去约会。于是,二妹子直接找到了正在站岗的副班长。接下去,两人“约会”的情形被别的战士发现了,并报告给了班长。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约会”呢?影片只是远远的拍摄两人“约会”的情形,两人都很激动的诉说着什么,但并不让观众听到。接下去,就是开班务会批评副班长违反群众纪律。直到这个时候,副班长才激动的告诉战友(也是告诉观众):二妹子找我,是要我们部队救她。于是,从“约会”到班务会,就变成了一场活生生的阶级教育。这是影片的一个高潮,更是影片的主旨。影片最终并没有把副班长和二妹子处理成爱情悲剧,而是给了一个符合观众愿望的大团圆结局 五年之后,战功卓著的副班长已经当了连长,行军再次路过柳堡。二妹子也已经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而是成长为了村里的支书。正是二妹子身份的改变(从普通老百姓成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才最终使得两人的爱情变成现实。影片明白无误的告诉观众,爱情与革命相比是微不足道的,为了革命,绝对不能局限在个人得失的狭小天地,必须先丢开个人的感情,以千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而加入革命队伍,是任何爱情的基础和前提。没有这个基础和前提,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现代花木兰
  
  郭俊则是中国革命史上的现代花木兰,是影片《战火中的青春》的原型。1959年,当导演王炎坚持要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看好这个题材。在当时的环境下,谁敢触及那个时代让人谈虎色变的爱情,谁就是自讨苦吃。1960年,影片如期在全国各地上映,立刻就以它那现代花木兰般的传奇故事、以及片中人物的鲜明个性征服了无数观众的心。影片以传奇性的情节,轻松愉快的喜剧格调,展示了解放战争中期的战斗生活场景,塑造了花木兰式的巾帼英雄高山和排长雷振林两个青年革命军人的英雄形象。影片结尾,雷振林将心爱的指挥刀送给高山留念,两人时隐时现的爱情戛然而止,为观众留下一个永远的悬念。
  影片最大的“亮点”,自然是以高山女扮男装带来的传奇性。但影片编导者在运用这个传奇性的情节时,并没有在女扮男装的性别上大作文章,而是以一些富有表现力的细节来显示高山的女性本色:在此基础上,影片巧妙、含蓄地描写了男女主人公之间的爱情。全片550多个镜头,有535个给了雷振林和高山这两位男女主人公。尽管如此,但影片中真正表现爱情的,其实也只有影片结束前的几分钟。影片最为精彩也最为独特之处,是对雷振林知道高山的女性身份后的反应。站在高山病床前,望着曾与自己在同一战壕里战斗了几年、相濡以沫、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变戏法一样成了一位清秀的姑娘,雷振林立时惊呆了,震惊、尴尬,拘谨、客气、不知所措。 影片结尾,高山,雷振林久久相互凝望依依惜别。雷振林摘下身背的指挥刀双手送给高山说:“给你!”高山:“这干什么,”雷振林:“留个纪念,我们越打离得越远了。看见它,你就会想起我们的排,我们在一起的战斗生活。”高山接过刀来,紧握雷振林的手深情地说:“我忘得了吗,常写信,等着你的胜利消息。”雷振林:“不会辜负你的好意,你等着吧!”高山一语双关地:“我一定等着!”为什么不让高山说,我等着你回来呢,显然,编导者是要竭力淡化爱情的个人色彩,而突出爱情的革命色彩。这恰恰就是革命战争年代爱情的独特表达。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