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百年梅香


□ 吴光辉

  吴光辉 中国作协会员、江苏淮阴作协主席、二级作家、江苏省淮阴新闻中心总编辑。先后在盐城师院、中央党校、南京大学、鲁迅文学院深造。一九九六年起从事散文创作,其代表作《镇淮楼赋》《梦寻娑罗树》《日落云梯关》《向生命借贷》《寻觅九百年》等,先后在《文汇报》《文艺报》《光明日报》《中国作家》《散文百家》等报刊发表,并获中国首届散文精英奖。出版散文集《情系废黄河》《废黄河之恋》《寻觅九百年》等。
  
  一
  童年周恩来在故乡亲手种植的那两株腊梅,已经绽放了整整一个世纪。当年的幼苗现已变成了枝丫纵横、蓬勃参天的大树。而今,周恩来在天国的云端,是否还在俯视着遗留在大运河边的自己那孤苦伶仃的童年?是否还在寻觅着失落在驸马巷青石板上温暖如春的母爱?是否还能闻到自己亲手培土浇水的腊梅正在怒放的芬芳?是否还能听到自己寄托哀思的腊梅年复一年花开的声音?
  
  二
  对于许多人而言,母爱恐怕是整个人生的最大幸福。而周恩来在他的故乡江苏淮安,童年时代便失去了母爱。故里旧居成了他不愿回首的伤心地。这恐怕是他离开家乡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原因之一。
  周恩来曾经这样楚楚地回忆过自己孤独的童年:“我的婶母当我还是一个婴儿时,就已成为我真正的母亲,直到我十岁时我甚至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她。然而,十岁时,她和我的生母都去世了。”他这里说的,是在他刚刚出生时,家里为了给病重的十一叔“冲喜”,就把他过继给了十一叔。这样一来,童年恩来就有了三位母亲,一是生母万氏,二是嗣母陈氏、三是乳母蒋氏。然而,“冲喜”的结果并没有“治”好嗣父的重病,十一叔很快就病故了。
  周恩来的生父为了生计早就离开了家乡,且一去未回,家里也就剩下了他的三位母亲。这三位母亲以她们不同的方式给予童年恩来以春晖般的母爱。然而,就在童年恩来十岁那年,他的生母和嗣母先后病逝,紧接着因为贫穷又不得不辞退了乳母。这样,他在一年之中相继失去了三位母亲。试想一个不到十周岁的孩子,原本呵护有加的母爱突然接二连三的失落、一下子变得孤苦伶仃时,会是怎样的一种悲惨呀?更何况他还有两个更小的弟弟?
  这就出现了一九○七年那悲凉的一幕。深秋的傍晚,天上飘着孤苦的细雨,凄凉的斜风随着落叶四处飘零,那条默默的大运河流淌过一只载着棺木的小舟,缓缓而来,又缓缓而去,渐行渐小。不到十岁的童年恩来,带着八岁的二弟和六岁的三弟,披麻戴孝,将嗣母的灵柩送走安葬。为亡母招魂的白幡在风中瑟瑟飘动。黄色的纸钱在船尾次第洒落,坠入水面之后无言而行,漂泊成一条孤儿与亡母之间最后的牵挂。一只孤独的唢呐在凄楚地诉说着他们童年的不幸,悠扬婉转、如泣如诉,声音由大而小,由高而低,渐渐地消失在远处的水面。童年恩来带着两个弟弟长跪在船头,满脸都是没娘的凄苦。
  就这样他永远地诀别了自己的母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