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发(小小说)


□ 刘永飞

  魏冬生去香香发屋理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工地对面大槐树下的老李头回家过年去了:二是因为他自己也要回家过年了。

  魏冬生来城里这么多年,对于有些事儿他有自己的判断.比如形象问题.若是在工地劳作,那么整天蓬头垢面也没什么问题.要是回家过年,这样就不行了.这样的形象回去,会被人误以为这一年混得很不好。尽管这么多年他混得一直很不好.可是每年的春节,他还是坚持把自己的头收拾一下。在他看来,一个人衣服光鲜,如果头上顶个’鸡窝”,那指定不好看;如果一个人衣着朴素,只要发型干净利落,给人的感觉也会很好。

  魏冬生所在的工地在市中心,与工地平行的一条路是个美容一条街.这条街他之前逛过,看着那些灯火辉煌、流光溢彩和门口一溜溜的高档轿车.他很清楚,这地方看看还是可以的,若进去怕是掏瘪了钱包也出不来的。

  魏冬生之所以这么匆匆忙忙去这条街上理发,是因为他刚接到工友电话.说车票买好了,今天下午的.如果这样再到别处找店理发时间上就不允许了,再说剪个头大不了30块.他出得起。

  时间正值上午,曾经熙熙攘攘、流光溢彩的街道,仿佛一夜间破败了似的,变得毫无生机了.路两旁的停车位空空如也,门口的霓虹灯不再闪烁,他清晰地看到灯管上面落满了黏兮兮的灰尘,许多绿头苍蝇在上面停停留留.他的心里觉得怪怪的.你说这黑夜和白天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他边走边看,有几家店到是开门营业的,看看里面的装修和亭亭玉立的迎宾,他退缩了。终于,他在一拐弯处找到个“门脸”,这家店相对小而破旧.这让他很开心,

  他推门进去,一个女孩正慵慵懒懒地坐在转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涂口红.见有人进来,女孩先是一愣,似乎客人不该来得这么早似的.女孩的脸色苍白,明显是日照不足的那种,女孩嘴角的口红涂得粗糙,给人的感觉不是在化妆,而是一个孩子在一张白纸上信手涂抹。

  大哥,洗头啊。

  理发。

  女孩说,好,那咱先洗头,再理发。

  坐在转椅上,魏冬生很享受地闭上眼睛。他有个习惯,喜欢在理发时闭上眼睛眯一会儿。以前老李头给他理发.他也是这样,虽然老李头的。露天店“简单得只是一凳.一盆、一剪刀,他还是喜欢这样。等到一切收拾完.3块,老李头拍拍手说。于是他醒来,付钱,然后满意地离开。

  此时,魏冬生觉得女孩的手很生疏,人虽然标致,可技术跟老李头差远了。后来.女孩的手指总是不自觉地往他的下半身游走,他预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就开始紧张。片刻的心猿意马,他还是睁开眼睛镇定精神说:“小姐,我.我只理发。”

  小姐的手住了,红着脸去了隔壁的单间打电话:“大姐,来个真理发的……看样子是个民工……可是我不会呀……我……”

  女孩出来时上身斜挎着一个工具包.包里是崭新的理发工具,看着一件件锃亮的工具.魏冬生放心了,重又闭上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