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学院的女生宿舍


□ 李 琳

一日刚看完一部好莱坞的旧片,当然是抡大腿的歌舞片。
兴致大发,也要试试身手。
无奈地面狭窄,抡得不爽。
爬到上铺,站着要碰壁,只好平躺着抡。

住集体宿舍,离开父母喋喋不休的教诲,恐怕每个青少年都梦想过。我也不例外。考大学的压力逐日升级,这种愿望就越发强烈。终于有一日,我登上了北上的列车,进驻京城的电影学院表演系,羡煞一片艺术青年。我洋洋得意地离开了南方的家。
别了哕嗦,别了开导,别了上进,我自由啦!
电影学院坐落在京城西城区。东富西贵嘛!这里一片高等学府,什么清华、北大、人大……连学院坐落的那条街也叫“学院路”,呵,人杰地灵呦!我暗喜。电影学院却有一段不太好听的顺口溜,叫他邪门歪道二百五。因为大门不是正南正北,而是斜西向,道路自然就不是南北贯通,笔直通达了。而那不争气的小小地盘,只能把操场由400米一圈的跑道缩小为250米,尺土寸金哪!但这样子并不影响电影学院的实质性问题。谁不知道导演系的陈凯歌,摄影系的张艺谋,美术系的何群,录音系的陶经,表演系的方舒……一个个如雷贯耳,还不是电影学院培养出来的。
学院设施不多,总共三座楼。教学楼、表导楼和宿舍楼。还有一座设立学院奖的石砌金字塔,也是微缩景观,占地五、六十平米吧。宿舍将是我们四年的栖息之所,自然要紧得很。这是一座灰色的八层建筑,男女同住一楼,只是层数不同。楼下有两个电话亭,还有一个分机电话,打进打不出的那种。我们进校两个月之后终于把我们班的女生分别集中在两个宿舍内。一个宿舍四人。两张上、下铺的床,一人一个小书桌外加一个小书架,一把小木椅,都是袖珍的。但我们真的满足了。这里不大,可确确实实是我们自己的空间。日子长了,把小小的宿舍打扮得花枝招展,像只花蝴蝶似的。我们每人买来各色花布把它围在书桌边,拉上帘子自成一家,互不干扰。吃饭、读书,快哉快哉!宿舍里缤纷而有序,颇有情调。那时早晨要起晨功,晚上要做作业。当然不是书本作业,而是提前一、两天排练下次要交的小品、台词等练习。那时可真忙呀,一个个也都很要强。心想这里同其他艺术院校相比,虽然院校不是最宽广的,宿舍不是最明亮的,花圃不是最漂亮的,但我们无疑是最勤奋最用功和最美丽的一群。中国电影的曙光将从我们这里升起。于是最难管理、最强调个性、最爱出风头的表演系,我们那个表演系90班居然拿到了全年度全校的先进集体。那种荣耀衬得表演系老师脸上春光无限。
日子一天天过去。初来的欣喜渐渐被紧张的学习和手头的拮据磨淡了。一个个又都患起了思乡病。于是写呀写的,给南方家里寄去一封又一封的长信。写得不过瘾又跑到邮局打电话。但电话费是颇贵的,往往刚刚说了几句,摸摸瘪瘪的钱袋便又匆匆说再见了。听说有个男生那里有帐号,只要对电话局报上帐号,长途电话费可以记帐,自然不用掏腰包了。但怎么获得帐号呢?四个女子聚在一起,密谋了半天研究出用美人计。四个小美人鱼贯而人,那男生受宠若惊,连连上茶端水。我们自然寒暄起来,人家这么热情,我们总不好单刀直入。于是什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呀,符号学呀,艺术概论呀乱弹一通。蕾看总也进不了正题,忙咳了一下。我们一怔,马上明白过来。又开始说起男生的种种好处来,小品做得让我们笑破肚皮呀,台词念得字正腔圆呀,英语顶呱呱呀。男生已被弄清醒了,正色道:“小妖精,你们想干什么?”我们一下子像被看穿了似得涨红了脸。最后蕾说:“帐号。”男生笑了“记好了,6535,要是记不住,就哼‘啦、嗦、咪、嗦”我们四人像鸟兽散一样推推搡搡地跑出了门外。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咳,是美人儿就够了,还使什么计不计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