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悠悠海岛不了情(报告文学)


□ 浦兆海

  “‘王建华,你家连河不离开海岛,是不是你拖人家的后腿?’很多人都这样问我,这太冤枉我了,为了孩子能进大连念书,能享受一个好的教育环境,为了父母双亲能享受天伦之乐,我想尽法子,逼他走,他就是不走。他太犟了,就是一根筋,为了一个承诺,为了一个理想和一份责任,一留就是二十年。”辽宁海达律师事务所主任于连河的妻子,说完此番话后,重重地叹了口气,移开目光并用手捂着脸,悄悄地擦去流下的眼泪……

  (一)

  “有人问我,是什么让你痴迷不动心,放着城里大把的钱不赚,非得在这岛上?缘于理想,缘于承诺,缘于海岛是我家的老根。一个人定下的理想坐标,不在乎或大或小,而在乎你在实现这个理想的过程中,能找到个人内心的感受就够了。”于连河如是说。

  长海,这颗镶嵌在东北的“黄海明珠”,陆域面积虽仅有119平方公里,却被分为142个大大小小的岛屿。7.5万渔民分别居住在25个岛上。他们常年与海和谐、与人和谐,闻涛拍岸,观鱼虾嬉戏。就是在这些岛屿上,有一个与日月同行、与山海同悦的海岛“独苗”——辽宁海达律师事务所。所主任于连河更是“独苗”中的“一棵树”,他的根深深地扎在海岛上,任凭漩涡浪打,潮起潮落。

  于连河7岁时,被大学毕业分配到长海县的父母带到海岛,从此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当朝夕相处的同学毕业后,有的参军、有的进城、有的考大学,一个个、一批批,怀着各自的理想离岛而去,于连河却选择了高考并报考法律专业。1991年法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于连河在毕业分配时,面临着人生的选择,去岛上检察院?法院?律师事务所?还是大连市内?最终,他选择了好多人不愿去的律师事务所。原因简单如童话:“有一次潘律师开庭时,那时我还没毕业,见潘律师在法庭上那种自信、尊严、有情、有理、有据,为老百姓辩护时不失人格魅力、正气、正义、正直,聚一身的是人间正道。我还看到,岛上的百姓为了打一个官司,要离岛登陆,要请律师,付出的不仅仅是心血,成本也太高了。我是学法律的,在这里,能用得上。所以,别无他求,律师这一职业我选定了。”从此于连河选定的不仅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精神、一种执著。

  1997年,中国律师事务所改制后,于连河在面临着去留的选择中,又根据新的政策选择了被人称为个体户的律师事务所,他不仅放弃了考公务员的机会,还把马上分配到手的房子也不要了。他拿着一摞办所的手续,找到司法局孙广安局长批示。

  “连河,你告诉我,你准备在岛上干几年?”孙局长说。

  “你说什么?”于连河没听明白孙局长的话外音。

  “你要干,就别走,就留在岛上干一辈子,你能吗?岛上不能没有咱渔民自己的律师,如果你和别人一样,来了一个,干几年,走了。又来了一个,又走了。我批了你,也是一纸空文。”

  于连河顿时明白了:“孙局长,你放心吧,我不会离开海岛的。”

  于连河没有太多太多的语言。一句“我不会离开海岛的”,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为了这个承诺,开业之初原本可以租房子办公,可他东凑西借又向银行贷款,交足首付款10万元后,又贷款18万元,买下了280平米的办公室,同两位已逾七旬的老律师,搭起了班子。

  任何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谈何容易。如果说来岛上住十天八天,那是看风景旅游。若天天看的山还是那座山,海还是涛声依旧,那寂寞就会伴你而行。要扎根海岛,还要经历多少风雨的洗礼,于连河未加思考,他知道,干好每一天就足矣。

   (二)

  “岛上的案子,没有类别之分,没有大小之说。离婚、劳务、财产纠纷、赡养等琐碎的矛盾天天都发生。但经于连河的手后,矛盾化解在最基层,没有上访、没有闹事的,让人心服口服。我作为法官,特别愿意同于连河打交道。”法官马庭长如是说。

  作为律师,所处的环境决定他接手的案子是复杂还是简单,于连河站在岛上,踏着海浪,与“海”和“岛”天天结缘。案子虽简单,在解决时却复杂多了。

  海洋岛渔民王胜榜,在渔船靠港时,被一颗遗弃的演习地雷炸伤,船毁人受伤。他接受委托诉讼代理后,多次奔波在离县城岛屿大长山最远的海岛之间,搜集残留证据,一去就是好几天。如遇风平浪静短则三天,如遇恶劣天气,八天十天也是它。一次他从海洋岛返回,刺骨的冬天,大雪伴着呜呜的寒风不停地下着。早六点的返航船,天还是漆黑一片,刚上船,船还抗得住风浪。可是刚驶出半个小时,风浪越来越凶,大浪一会儿把船掀上浪尖,一会儿把船卷入浪底。船长不得不掉头转向返航。短短的掉头转向平日只需几分钟,这一次却用了半个多小时。船舱内有海上行走经验的人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一口一口地往外吐,想站起来又倒下了,倒下了又想站起来。行李架上的行李叭叭叭地一个接一个掉下来,行李架扭曲了,船上的铆焊螺丝嘎然崩断,小船能否躲过这厄运?老人、妇女、儿童们都哭了。此时的于连河连吐得东西都没有了。船终于靠岸了,这时于连河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湿了,不知是海浪还是冷汗。“真打怵啊,但不能不干,岛上人需要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7期  
更多关于“悠悠海岛不了情(报告文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