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中国当代通俗小说的语境和批评标准


□ 汤哲声

  内容提要:城市的发展、大众媒体的繁荣、市场化的推动和影视剧的影响,是当下中国通俗小说创作繁盛的社会原因。市民视野、题材模式、媒体介入、大众互动是当下中国通俗小说创作的美学要素。中国通俗小说有着自我的创作语境和美学语境。中国通俗小说自有的创作语境需要建立相适应的小说批评标准。
  
  在当下中国小说的创作和阅读市场中,通俗小说(主要是流行小说和网络小说)最少也要占据半壁江山,这是客观事实,几乎是一种共识,我不加赘叙。本文所要论述的问题是为什么当下中国对通俗小说的批评就那么滞后于通俗小说的创作和阅读,是那些通俗小说作家和读者创作水平、阅读水平低下,人不了论家们的“法眼”,还是论家们的评论脱离现实呢?我看问题还是出在后者身上。问题的核心是论家们对中国当代通俗小说的语境认识不够,总是用既有的批评标准批评通俗小说,因此通俗小说总是被他们“不屑一顾”。所以,认识当代通俗小说的语境和建立当代通俗小说的批评标准是深入研究通俗小说的前提。
  
  一
  
  通俗小说是相对于“精英小说”(这个术语很不科学,姑妄称之)的文学术语。通俗小说是中国现代都市扩展的产物,主要反映和表现的是都市社会中的市民的思想情绪和阅读趣味。通俗小说的繁荣总是与城市的发展紧密相联。中国现代城市发展集中在3个时期,一个是清末民初时期,一个是20世纪20、30年代,一个就是当下。城市的发展越是迅猛,通俗小说的创作就越是繁盛,其根本的原因就是市民阶层迅速扩大。庞大的中国的市民阶层构造了当下中国特色的都市大众文化氛围:他们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很多人是从“乡民”转向“市民”,在价值观念上以传统的伦理道德衡量人物、评判是非,而不愿对传统的价值观念进行更多的怀疑和思辨;他们大多从事于城市第一线工作,对影响个人和家庭稳定和发展的事件的关心要大于对人生价值的思考;他们的工作单调、重复而又紧张,需要精神上的愉悦和松弛;他们不满于社会的黑暗面和风气堕落,却又很少愿意站出来大声反对……当下繁盛的通俗小说就是这样的浓郁的都市大众文化氛围的文学表述。当下中国通俗小说的繁盛的另一个原因是精英小说读者的转移。精英小说的主要读者是具有人生使命感的青年们。鲁迅在总结他的小说为什么会在“五四”时期受到那么大地欢迎时说得很清楚,是“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五四”新青年们使得新文学登上文坛,井受到热捧。这种状态在上世纪80年代也出现过,以人生问题、社会问题的思考为使命的青年们对那些“伤痕小说”、“反思小说”等各类精英小说再一次表现出热情。在商品大潮的冲击下和自我中心的人生观的支配下,当下具有人生使命感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他们对精英小说所表现的问题意识感到沉重并且越来越隔膜。精英小说不缺作家,但缺读者,在当下这个时代中萎缩势成必然。发展趋势还在于,相当多的人生使命感淡漠的年轻人努力地享受着现代生活,小说阅读是他们追求人生现代享受的标志之一,通俗小说的愉悦性与他们的精神追求相合拍,成为了他们追捧的对象。原有的精英小说的读者层向通俗小说读者层转移是近十年来中国读者队伍的重大转变。它直接影响了中国读者队伍性质的变化和小说创作的发展走势。
  严格地说,中国古代只有民间文学并没有通俗小说,那些标有“通俗演义”字样的小说,实际上都是文人根据民间创作整理而成,例如《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等。民间文艺主要依靠口传和民间曲艺节目保存和流转,无论是否识字都可以成为一个民间艺术家。通俗小说是以现代大众传媒为平台的文人创作,是伴随着大众媒体出现、成长、繁荣而发展变化的小说文类,没有了大众媒体也就没有通俗小说。中国现代大众媒体的出现也就百余年的历史,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国现代大众媒体都是纸质媒体为主导,尤以报纸媒体为中心。这个阶段的通俗小说创作同样是以报纸连载的形式出现,从晚清的李伯元、吴趼人等人,到民初的“鸳鸯蝴蝶派”作家们,到上世纪20、30年代的张恨水等人,再到上世纪50、60年代的金庸等人,他们几乎都是报人和通俗小说作家双重身份。报纸的繁荣促进了纸质媒体的通俗小说发达。近10年来,中国现代大众媒体的重心发生了转移,变成以电子媒体为主导,尤以网络媒体为中心。中国的网民的数量更是裂变式的发展,达数亿之多。当下中国那些走红的通俗小说无不是网络小说的文类,例如玄幻小说、悬疑小说、穿越小说、网游小说,几乎都是网络小说专栏,而那些在当下中国走红的通俗小说作家几乎无不与网络有关系。纸质媒体的通俗小说创作并未衰竭,网络小说则更为发达,并逐步成为了中国通俗小说创作的中心,这是当下中国通俗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特征。
  通俗小说具有群众性,但却不是群众文化的产物。根据美国学者约翰·费斯克(John Fiske)的解释,群众文化是统一生产出来的强行施加在大众身上的文化。通俗小说是大众文化背景下的市场文学,它是由作者自由创作、读者自由选择的文化现象。文化乃至整个社会的市场性越强烈,通俗小说创作就越繁荣。事实上中国现代文学中的那些著名的通俗小说作家,如李伯元、吴趼人、徐枕亚、包天笑、周瘦鹃、张恨水等人,都是职业作家,都是依靠市场的拼搏获取生存的经济资本。近10年来,中国文化机构正经历着1949年之后最大的体制改革,民营出版机构、民营出版刊物允许成立,全国事业编制的出版社、报社、期刊基本上转为企业性质,各大网站更是企业化运行,可以这么说,中国的文化出版机构市场化转型风头正健。市场化了的出版机构和各大网站追求小说阅读所带来的利益最大化,通俗小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另一方面,出版机构和网站的市场化运作使得写手们的能量得到了极大的释放。过去由于小说创作准入门槛过高,使得很多写手们被挡在创作之外,现在只要你有才,有吸引读者眼球的能量,你就有人追捧,乃至有人承包。任何人都可以一试,似乎也敢于一试,使得近10年来中国通俗小说的创作队伍数量之大前所未有。怎样看待通俗小说创作的市场化行为呢?小说创作市场化必然会媚俗,媚俗必然有庸俗的现象(这是世界各国通俗小说创作的共同现象,非中国独有)。但是媚俗中有没有积极的因素呢?我认为还是有的。通俗小说虽然媚俗,却使得作品内容和思想情绪始终贴近大众,优秀的通俗小说的素材、形式和感情倾诉、语言表达一定是生活化、现实化,生动鲜灵。优秀的通俗小说作家为什么能始终保持这样的状态,道理很简单,在市场的压力下,通俗小说作家要保持活力和高知名度就必须时刻关注市场的变化,市场逼迫着他们不得不变化和创新,否则就要被市场淘汰。所以说市场化的创作不仅仅是给通俗小说泥沙俱下的数量带来了最大化,也是促使通俗小说创作能够良性循环的动力机制。
分享:
 
更多关于“论中国当代通俗小说的语境和批评标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