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邂逅的错位


□ 刘洪安


汉字正面临着能源危机,我们的祖先在创造着交流文明的同时,也生产着文字垃圾,那些面孔生冷怪僻难以临摹的汉字逐渐被冷落,像失宠的后宫嫔妃一样深锁在字典或辞海上,成为远去的记忆。
人类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要求语言文字的简约化。
我在书写“邂逅”这个词组的时候,就有一种隔世的陌生感,细究起来,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比较不简单,客观地看,这两个字过于阳春白雪,只适于文人的交流,而缺少大众市场;另外也比较难写。从心理上说,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情境很有些香格里拉的味道,虽美妙但不可触摸,尤其是神往已久但从未谋面的男女之间邂逅,更是遥远的童话。
邂逅的含义是不期而遇;它的先决条件是未经事先约定,它所指的对象是我们特别想见的熟人或梦中情人,并且有一些我们期待的美好故事发生。一个杀手找到仇家或雇主指定的杀戮对象肯定不入邂逅情状。作家原野曾说过,出门撞上水费收缴员实在不能叫邂逅。邂逅的特定场景是非常浪漫的BoBo——即布尔乔亚加波希米亚:在一个夏日的雨巷,雨一定要是霏霏细雨,这比较适合我们要邂逅的心情,如果是大到中雨,人冲得落汤鸡一样,虽有邂逅背景但心情肯定入不了邂逅之流。一个表情惆怅但眼里流露着渴望的男生徘徊着,这时突然有一位打着碎花红伞的女孩步态轻盈地走过来,相貌当然最好是靓丽那种,如果实在没撞上,不难看也凑合,但脸色一定要艳若桃花,苍白或赤红都倒胃口,这对现代女性来说有点苛求。我曾在办公室的窗前多次张望,大街上的女生不少,但脸色适宜邂逅的不多,工作、家庭、学习、交际把人们搞成了亚健康状,那脸色如何比之桃花?两个人从未见过面,但在梦里神交过无数次,四目相对时都有一种惊喜,都有一种怦然心跳的感动,没有客套,没有铺垫,甚至没有语言,就像相知相亲多年的情人又在失散了多年后突然相遇一样,脸上闪亮的不知是泪珠还是雨珠,轻轻地牵着手,共撑一把红伞,款款地向有故事的深处或远处走去……
我们在懂事或孤独或失意或失恋的时候都期待过在夏日雨巷里的一次邂逅,我们在生命的四季里都期待着邂逅,我们甚至用一生去等待这次邂逅,但我们大都带着邂逅的梦走远了。换言之,没听说谁真正地邂逅过,相反,现实中听到的多是一些无法邂逅的故事。
我的朋友在相爱的女友分手以后曾痛不欲生,独自开着车到海边对着海浪泪水纵横,在现代人的爱情观念和节奏里,他的举动有点傻,有点像快绝种的扬子鳄。他知道医治失意的良药就是情感的转嫁,所在他在开车狂奔的路上或涛声如雨的海边苦苦地寻找着一次邂逅。在一个春日黄昏的海边,他惊喜地看见了一个孤独站在海滩上的女人。夕照如火,衬出一个细长婀娜的倩影,听到脚步声女人微微偏了一下头,脸若桃花,神情凄惋,让朋友顿生爱怜。我的朋友在瞬那间被感动了,他跟着感觉前行,那女人先是惊慌,退步,继而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