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初的理想(短篇小说)


□ 张勇飞


我的自白

在武汉市的西南部,我所生活的这片平原位于汉江的某一个“几”字形弯道上。汉江在这里转了一个急弯,因而流水总是在这里冲蚀着我们的大堤,它们在河床下面深深地挖掘,将一面的泥沙掏出来,随手一扔,抛向了另一边。这里有广阔而绵长的沙滩,在冬日,那里偶尔会歇上一些不怕冷的鸟雁,春天那里还长出蕨状的植物,我曾亲眼目睹过,有一回,一个农民将滩涂改造成了一片田地。这就是我们的田园。老人们说,平原是由流沙冲积而成的,我们生活的地方,原本只是由河床的分泌物缀成的一条毯子。
也就是说,我们起源于这条河流。
平原上没有山脉,没有峡谷,没有神秘的大森林和不可穿越的沙漠。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条河,我们便什么都没有了,在被想像力遗忘的平原上,河流赋予我们记忆与感情。
———其实我这样说也许并不诚实。平原上还有烈日与土地,它们见证着生命的更替、死者与生者,他们总是同时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仿佛昨日,而未来大概也不过如此,在黄昏里,他们荷锄引牛的形象变成剪影。
表情被玫瑰色的天空映照得模糊。
但有时他们也曾是活泼的,在大路上跳跃起舞仿如一丛枝叶互相牵扯的灌木。
在夏日飞满蒲公英的午后,人们是温柔的。
河流则具有另外的意义,它充满玄想,隐喻着空间与时间。大约在十多年前,我发现了河流的这种意义,然而在当时我是不能理解的,多年以后,它才最终向我显示出来并令我陶醉。
十多年前,河边泊着一条船。它是开往C城的。每天早上起航,逆流而上,两个半小时抵达C城。下午四点返航,回行只需要一小时四十五分。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有一天产生了一个想法,于是找到我说:“咱们攒钱,周末到C城去怎么样?”就这样,我们与那条船结下了不解之缘。谁也不曾料到,这竟然成了我们的一种习惯。有三年的时间(也许更多),我们平均每三个月就去C城一趟。
我们带回了书籍和旅途的记忆,同时还有友谊。至于C城,在当时,它在我心目中具有一种形象,仿佛电影院里的那道银幕,包围我们的是无边的未知和黑暗,但在那一点上,在客船的彼端,那座小城却在光明中呈现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了希望,或者纯粹只是一种天真的想像。河流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它使想像具有了空间。
不管怎么说,因为那些书籍,我知道了世界,并且产生了孩童的理想,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理想”了。
关于那篇文章(如果可以称为文章的话),最初来自一个冬夜的梦(我不妨称之为夜之河床上的泥沙),我梦见了一个飞翔着的人,以及许多晃动着的身影,但是那些声音都是我加上去的,梦里没有声音,我记起了那条有着巨大的几字弯的河流,因为在梦里,我闻到了它的气味。
可是将一个梦写下来……我是说每个人每天都会做很多梦,但我们却很少将它们写下来。也许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天真而又可笑的,梦想之于人类变成了一个笑话,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笑话。

寒冷的冬夜,人们在天上发现了一个穿白衣的“女贼”,人们只想抓住她,她终于被击落了,她是村长的女儿……
那天晚上,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也像往常一样正坐在小发廊里聊着天。天气冷得厉害,哥儿们都穿着厚厚的皮衣,姑娘们则穿着色彩鲜艳的袄子,我们挤在破旧的红皮沙发上。一个姑娘,我们叫她小秀的,坐在我旁边,不时的请求我帮她拿几颗糖,我的右边有一张长条形的木桌,糖就放在桌子边上,那里还有两斤瓜子和一袋话梅。当然,桌上也放着一些理发用具,比如说梳子,电剪,洗发水之类的。墙上贴着一面镜子,有一扇门那么大,里面点燃着四根长脚的白蜡烛,镜子是一件有魔力的东西,很显然,那些蜡烛一旦进入镜子,便显出了一种虚幻迷人的色彩来。
当时我们都在说着话,此起彼伏,我们谁也听不清别人在说着什么,这很滑稽,情形就像一场闹剧,我们都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小秀一直在我耳边轻声地唱歌,人们说我们两个就像幸福的一对儿,寒夜漫漫,我们就这么打发着光阴……村庄停电了,整个平原都是黑漆漆的,就像一只蝙蝠的翅膀。
后来,我们便听到了公路上传来的凌乱的脚步声,那声音很大,仿佛有好几十人在一起奔跑,他们厚硬的鞋底在结成土痂的泥巴上踏出嘎嘎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听上去格外清晰。有人在远处大声叫喊着,像是出了什么事,我们从小发廊里拥了出来。小秀仍然跟在我身边,她甚至拉住了我的一只手,我们站在人群后面,阴寒的长街就像一个大的冰窖,我听见我的骨骼在寒气中冻得克郎克郎相互敲打不停。
“真他妈冷,”有人说,“简直要冻死人了。”
他说得对,前几天,我记得老村长就在家中被冻死了,他是个好人,一个上了年纪的好先生,人们都说太可惜了。守灵的那个晚上我们都去看望过他,那一回也是冷得出奇,灵幡一直在冷风中翻转飘扬。他的女儿,那个披麻带孝的姑娘,大概在灵前跪了整整一个通宵。她是一个高贵的姑娘,平时总是令我们目眩神驰,但那天却显得楚楚可怜。可惜她从来不肯和我们在一起,她像孔雀珍视自己的羽毛一样珍视着她的冷傲。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