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初的理想(短篇小说)


□ 张勇飞


我的自白

在武汉市的西南部,我所生活的这片平原位于汉江的某一个“几”字形弯道上。汉江在这里转了一个急弯,因而流水总是在这里冲蚀着我们的大堤,它们在河床下面深深地挖掘,将一面的泥沙掏出来,随手一扔,抛向了另一边。这里有广阔而绵长的沙滩,在冬日,那里偶尔会歇上一些不怕冷的鸟雁,春天那里还长出蕨状的植物,我曾亲眼目睹过,有一回,一个农民将滩涂改造成了一片田地。这就是我们的田园。老人们说,平原是由流沙冲积而成的,我们生活的地方,原本只是由河床的分泌物缀成的一条毯子。
也就是说,我们起源于这条河流。
平原上没有山脉,没有峡谷,没有神秘的大森林和不可穿越的沙漠。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条河,我们便什么都没有了,在被想像力遗忘的平原上,河流赋予我们记忆与感情。
———其实我这样说也许并不诚实。平原上还有烈日与土地,它们见证着生命的更替、死者与生者,他们总是同时出现在这片土地上,仿佛昨日,而未来大概也不过如此,在黄昏里,他们荷锄引牛的形象变成剪影。
表情被玫瑰色的天空映照得模糊。
但有时他们也曾是活泼的,在大路上跳跃起舞仿如一丛枝叶互相牵扯的灌木。
在夏日飞满蒲公英的午后,人们是温柔的。
河流则具有另外的意义,它充满玄想,隐喻着空间与时间。大约在十多年前,我发现了河流的这种意义,然而在当时我是不能理解的,多年以后,它才最终向我显示出来并令我陶醉。
十多年前,河边泊着一条船。它是开往C城的。每天早上起航,逆流而上,两个半小时抵达C城。下午四点返航,回行只需要一小时四十五分。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有一天产生了一个想法,于是找到我说:“咱们攒钱,周末到C城去怎么样?”就这样,我们与那条船结下了不解之缘。谁也不曾料到,这竟然成了我们的一种习惯。有三年的时间(也许更多),我们平均每三个月就去C城一趟。
我们带回了书籍和旅途的记忆,同时还有友谊。至于C城,在当时,它在我心目中具有一种形象,仿佛电影院里的那道银幕,包围我们的是无边的未知和黑暗,但在那一点上,在客船的彼端,那座小城却在光明中呈现出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了希望,或者纯粹只是一种天真的想像。河流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它使想像具有了空间。
不管怎么说,因为那些书籍,我知道了世界,并且产生了孩童的理想,这就是所谓的“最初的理想”了。
关于那篇文章(如果可以称为文章的话),最初来自一个冬夜的梦(我不妨称之为夜之河床上的泥沙),我梦见了一个飞翔着的人,以及许多晃动着的身影,但是那些声音都是我加上去的,梦里没有声音,我记起了那条有着巨大的几字弯的河流,因为在梦里,我闻到了它的气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