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鸟·飞鱼(短篇小说)


□ 丁威

  上

  关于小冉的记忆与一条飞鱼有关。

  那天清晨,李小冉趴在我的耳朵边神秘地对我说,我昨晚看见飞鱼了,在月光下,“嗖”地一声就腾起来又落到了水里,月光把它的背擦亮了。说完,李小冉睁大有着夸张的长睫毛的眼望着我,像是要把我的整个身影映在她好看的瞳孔里。当然,她是想让我相信她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而没有虚假的成分。

  那时,李小冉还没有成为我的女朋友,我拉着她的手、揽着她的腰却是在“飞鱼”这件事后不久。

  我和李小冉是邻居,不是那种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邻居。她是在—个夏日午后从别处搬来的。我以前的邻居在外面打工挣了钱,就在市里买了一栋房子,从我们这个小县城搬了出去,房子就空了下来,门一直锁着显得死气沉沉,直到她们家到来的那个夏日午后。

  那时,我正坐在桌子前啃—块没有熟透的西瓜,—边啃一边向我妈抱怨她没有眼光买了这么—个半生不熟的歪瓜。我妈听烦了,说,难吃就别啃了,还往嘴里塞。那时,我就不说话了,我不说话的原因其实是我听到了外面的车子声,紧接着,邻居的铁门被推开的声音也在夏天的烈日里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我觉得很奇怪,邻居家怎么突然有人来了,就立马起身朝门口跑,边跑边把剩下的西瓜啃完。

  李小冉那时正好从车上下来,她穿了天蓝色的T恤,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塑料凉鞋,头发剪得像男孩子一样短短的,显得很清爽。我那时穿着短裤光着膀子看着她,手里的瓜皮也还没有扔。她看到我了,就停在那里冲我笑了下,尔后闪进了院子里。我那时就注意到她长得有些夸张的睫毛了,阳光在眼睛下印出长长睫毛的暗影。

  如你所想,那个下午班主任就把她领到了我们班,而且很奇怪地被安排在最后—排和我同桌,要知道她可是最后三排唯一的女生啊。后来渐渐和她熟悉后,从她的口中我知道了她是信阳人,她家里现在就她和她母亲相依为命,而父亲在她八岁的时候跟着—个外地来的女人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说到她的父亲的时候,她用的词是“那个王八蛋”,眼睛里有一层灰扑扑的光;而她告诉我她为什么辗转来到我们县城则是成为我女朋友之后的事情了。

  那天,我拉着她的手坐在学校的植物园里。看着她说,小冉,你到现在都还没跟我说你为什么来到我们县城呢。李小冉的长睫毛扑腾了两下,说,说出来怕吓着你,说完,她自己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我说,你说吧,就你的事,我可不相信能有吓到我的。她就说起了她来到我们县城的缘由。

  她在以前的学校是有一个男朋友的,她告诉我,她现在想起那个男生最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就觉得恶心。她那时是跟那个男生在一起的,因为那个男生有很好的画画的天赋,而这一直是她梦寐以求却不得的东西,那个男生第一次给她写情书的时候,情书里夹了一张她的侧面素描,看到那封情书和那张素描的时候,她就决定作他的女朋友了。在她成为他女朋友后不久,她又收到了另一—个男生的情书,而那个男生是她极其厌烦的一个人,仗着自己的舅舅是县教育局局长,就成天在班里责难老师。她收到那封情书的时候,立马跑到办公室把信交给了班主任,后来班主任也假惺惺地找到他批评了他。等那个男生怒气冲冲地从办公室回来后,就站在她身边望着她,嘴里大声地骂,你他妈当婊子还立牌坊。她男朋友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就觉得心里很凉。那个男生接着说,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你不是立牌坊嘛,你爸就是因为你妈立牌坊才跑的吧,说完,班里响起了一片杂乱的笑声,他是笑得最响亮的—个。她抬起头直直地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转。他开始有点心悸了,可是,立马又朝她嚷道,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吗,你爸就是因为你妈立牌坊才跑的,你们全家人都他妈立牌坊。她的眼泪终于下来了,她站起身,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朝他的头上砸过去,他蹲在地上捂着头哭声震天地吼了起来,血从手指间往外渗。她转过身去看她男朋友,他仍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头埋得很深,她看着他,眼泪就止不住了,她哭着转身从教室后门跑走了。最后的结果是她被学校开除了,连同她们家也从那个县城消失了。

  后来,她又仿佛一朵从未存在过的烟云般从我们县城消失了。

  李小冉盯着我看了那么—会儿,直到我露出完全信任的眼神时,她才把目光从我脸上移开。她接着说,就是我们家后面的那个池塘,当时我正爬在窗台上看池塘对面树林里的萤火虫,那条“飞鱼”突然“嗖—一”地一声飞了起来,因为有月光周围就不是很暗,那条“飞鱼”的鳞片被月光擦得很亮很亮,它飞了有两米多高,尔后就钻进水里木见了,我都不敢相信一条鱼能跳那么高。她说的时候还用手比划着示意那条鱼飞的高度。

  我手托着下巴,看着她绘声绘色地讲述那条鱼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她狐疑地看着我,说,怎么了,你笑什么,你还是不信我说的?我依然托着下巴对着她摇摇头。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说,那是……我脸上有什么吗?她说着在脸上抹了—把。我看着她说,没有什么,就是觉得你讲的很有意思。她明白了似的点了下头,然后说,那你相信我说的吗,你相信我真的有看到—条“飞鱼”吗?我朝她很诚恳地点下头,说,相信,肯定相信,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她就咧开嘴冲着我笑起来,眼睛弯出好看的弧度,说,那晚上你陪我一起等那条鱼好不好,我觉得不亲眼看到那条鱼,你还是不会真的相信我。我问她,那条鱼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的?她说,八点十分,我记碍很清楚,那时候我看了钟的。我就冲着她打了—个响指,说,好,那我们一起等。她的眼睛就笑成一道美妙的缝,鼻子也皱了起来。

分享:
 
更多关于“青鸟·飞鱼(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