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麻花账(短篇小说)


□ 杨云香

杨云香

  一

   木火炭儿在炉膛里闪烁,外屋开始温暖了。油锅里,搅着眼睛似的旋涡浪,麻花胚子贴着锅边溜进油里,咝咝细响。秀木熟练地舞弄着,抄起长木筷子,若有所思,轻轻地翻动。一绺儿头发滑下来,垂在腮边。起得早,有点疲倦,但眼神明亮,透着机灵和狡黠,眨一下,就生出一个主意,大老爷们儿也不在话下。

  天放亮,马窗子上的霜花鼓出轮廓了。秀木抬起手背抹一下脸,感觉炕上有响动,准是大双拱起来了,这小子刚会爬,比谁都精神。麻花在油锅里滚动着,伸了腰,随着木筷子推让,一漾一漾地浮出油面,变成油亮亮的金红色。柳条笸箩被油浸得暗黄,散着香气。秀木看着笸箩里摞起尖的麻花,放下木筷子,扯过一片儿白屉布子盖上笸箩,那上面油渍痕迹叠着,在淡黄的光下现出层层贼影。

  屋里传来叫声,大双钻到哥哥被窝里,在脚底下撅起屁股喊。大儿子火了,坐起来就去捶弟弟,大双哇哇哭闹,二双也醒了,咧开嘴嚎起来。秀木站在炕边,使出力气忽地掀起大儿子的被,大双头朝下被哥哥堵在脚底下不能动弹,憋得脸通红。秀木疼爱地搂过来大双,回身去拍二双,看着一脸委屈的大儿子石蛋。这小子八岁了,跟他爸一样倔强,唯独那双大眼睛像自己。唉,本来想再要一个女儿,结果生出一对小子,糊里糊涂的,自己仨儿子了。他爸看这情形,出去打工了,挣多少钱才养得起仨儿子呀。愁归愁,秀木毕竟不到三岁,心气儿高着呢。

  外屋门呼嗵一声被推开了,裹进来一股冷气,透着寒冬早晨的凉,让人哆嗦。秀木连忙把大双塞进被子里,开门出来。“40根麻花,记在徐牤子账上!”尖声尖气地从猴腮里挤出来。这是西头张瘸子的儿子,人称张猴子。许是赌了一夜,长条脸上灰呛呛的,小眼睛贪婪地盯着笸箩里的麻花,眵目糊匍匐在眼角。“欠条呢?”秀木扬着嗓子,不无厌恶地喊。“呶!”黑瘦的长手指,拇指和食指捏夹着一截软塌塌的纸条,上面的字迹清晰,只是那两个指甲盖长得勾回去,焦黄。

  欠条

  昊秀木记账:取40根麻花给张

  猴子。欠款40元。

  欠款人:徐牤子

  12月9日

  秀木细心地收好欠条,盒子里已经有一沓欠条了,都是徐牤子的。她麻利地捡麻花,数够40根,剪一段专用的麻线绳捆上,张猴子提一捆子麻花,美得凑近鼻子嘴,在麻花上巡视一圈又一圈,哼着小调,开门走了。秀木的麻花十里八村出名,香酥不油腻,个大饱满,股筋儿厚实,弯曲处过油红黄分明,还有嚼头。左右邻居常常早晨起来,就着黎明的朦胧在院子里转悠,干啥?嗅!秀木勤快,全村烟囱第一个冒烟,还是甜味的。孩子、老人和坐月子妇人都爱吃她的麻花。单说坐月子,饮食清淡,要有营养。在乡村的冬天,白霜满墙,抱回来的苞米秆都是青头愣,添进灶坑半天不着火。买两根秀木的麻花,在火炉子上煨一盆带点滋味的汤,顺了麻花劲儿掰出一个个小妞子下到汤里,苞米瓤子在炉膛里呼呼地着,咕嘟一会儿,盛一碗尝尝,胃腹熨帖。而且,秀木独自发明,麻花不能用塑料袋盛,过热有毒。夏天自家地头种麻,扒下麻坯子捻出细绳,拿油沤熟,拴起麻花卖,独特有个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