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自然与历史间且歌且悟


□ 古 耜

  在当今文坛上,提起熊召政,人们马上会联想到他那因大气磅礴、质文俱佳而荣膺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张居正》,还会联想到他那凭着情思兼擅、体用两工而获得广泛传播与好评的新体和旧体诗歌。这固然不错,但却并不全面,因为在熊召政的文学世界里,除了小说和诗歌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审美空间,这就是散文。近些年来,他在撰写小说和诗歌的同时,于国内诸多报刊不断发表散文作品,先后出版了《千寻之旅》《青山自在红》《孤山踏雨》《水墨江南》《灯花带梦红》《看了明史不明白》等一系列散文集。其中不久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的《熊召政作品精选》,更是荟萃了作家这方面的精品力作,成为其富有代表性的散文珍存。而这些散文作品不仅在一般意义上折映着作家的知识、学养、才情;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们的笔起墨落,舒卷跌宕,直接传递出创作主体特有的精神风貌和灵魂轨迹,显然,这无论对了解作家抑或对把握散文,都是十分重要的。
   翻开《熊召政作品精选》,我们不难发现:内中散文所承载的形象和画面尽管缤纷而繁复,但倘就其基本的和稳定的审美向度而言,却主要集中在自然和历史两个方面,也就是说,熊召政的散文在整体上是作家与自然和历史对话的产物,是他用心灵撞击自然和历史,并对它们加以审视和表现的结果。惟其如此,我们如果抓住自然和历史这两个维度,也就等于抓住了熊召政散文的经脉所在,同时,也就无异于找到了足以进入作家内心世界的艺术通道。
  先看熊召政与自然的对话。“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窃以为:李太白的名句,很可以借来形容一下熊召政。因为读他的散文,我们感受极强烈的一点,便是作家身上那种无法割舍的山水情结——只要机缘出现,他总喜欢进入气象万千的大自然之间,倾听山川的籁音,触摸大地的律动,阅读季节的轮回,捡拾文明的碎片。而无论是倾听、触摸,抑或是阅读、捡拾,他都不满足于单纯的和肤浅的感官享受,而是很自然地将心灵和情感融入感官之中,于是,透过他那奔放而潇洒地目送手挥,我们看到的,便不仅是风景万物的出神入化,同时还有生命主体面对这风景万物所涌动的心灵潮汐与情感浪花,它们互映互补,虚实相生,交织成颖异隽拔的“有我之境”。请读读《鹿回头看海》吧。它这样写“我”与大海:“海忽然升高,有一股混沌的大气穿过宁静的衾锦,以气拔五岳之势,砰然撞我而来。在这石破天惊的撞击中,我感到我的肉体顿时化雾,而我的灵魂,却凝成了一粒珍珠。海要收走这粒珍珠,用咸水蕴养它的质地,用风暴打磨它的光泽。我任其席卷而去,去追随跳波的千年老鱼,去兴会鼻息九川的蛟龙,去十方之域外,释放我胸中蓄之既久的激情!”此时此处,大海的气魄搅拌着作家的胸襟,磅礴高蹈,迎面而来,它留给读者的是物态与人格的双重感染,是一种无怨无悔、越磨越砺的强健的精神力量。再来看《桃花冲寻胜》。该文第一节“小楼观云”,写作家把空中变幻莫测的云团形容为“千奇百怪的醉汉图”,但见“那些缁衣的醉汉们,在岩畔松间,坐着、卧着、跪着、站着、跑着、爬着、歌着、哭着、楞着、怒着、颠着、禅着……有的魏晋风骨,有的盛唐气象,有的南宋衣冠,有的满清素质。当然,其中也有不少像是刚走出卡拉OK舞厅的现代青年。美酒三千,我取一瓢饮。于此我的酒兴发作,亦想散发奔去,在那幅醉汉图中夺一个席位。”对作家而言,这与其说是艺术想象的驰骋,不如说是精神憧憬的外化。它使我们感觉到,作家的内心深处,正苦苦期待着一种真情至性,自由伸展,奔放不羁的生命境界。应当承认,如此这般的创作追求,有效地避免了时下不少风景散文所常见的单薄与空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