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站在楼顶望故乡(创作谈)


□ 刘会然

  

  每年清明节来临,我都有一种迫切的愿望,想回到六百八十公里远的赣中故乡去祭拜祖先。可每年都不能成行。每到清明节,我只能站在楼顶,踮着脚尖朝故乡的方向远眺,可目光不及十公里,就被义乌郊外的南山阻挡。

  不知写文字的人,是否都有浓厚的故乡情节,至少我是这样。特别是到了清明、端午、中秋这样的节气,我会怀念起小时候在故乡的繁复往事。按理说,六百八十公里的故乡并不遥远,驾车可以随时来回。但情况并非如此简单。

  前些年,在外打工多年的哥哥在县城买了商品房,在乡村老家耕作多年的父母也跟着进城了。这两年,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都在城里买了房子,过年也不再兴奋着要回乡下。大家都抱怨,说在乡下没有几天时间,人、物运来运去累人,特别是回到常年无人居住的房子,打扫卫生也是件很繁琐的事情。于是,一大家子相约,就在城里过年好了。如此一来,回一次老家,变成了很奢侈的事情。

  二O一三年七月,我参加过一次市级文学采风活动,地点就是我的出生地秧塘村。当我带着创作者的心态去注视出生地的时候,她完全颠覆了我曾经的诗意与梦幻。我看到的是一排排新房耸立背后的苍凉与凋敝。我看到了在巷弄里乘凉的老人用胆怯的目光注视我,怯怯地问是否是村里某某人的儿子的时候,我感到欣喜又心酸。欣喜的是,我“滚出”家乡多年,从我外表的轮廓中,老人们还是依稀看出了我是秧塘人的痕迹。心酸的是,若干年后,我回到秧塘,又有谁还能认出这个曾经在田间地头、巷口弄里嬉戏过、成长过的秧塘人。

  陌生得让人陌生,这或许是多年后回到家乡的唯一情景。

  《滚》是二O一四年清明节前一个星期写就的,才二十来天的时间就接到了《星火》编辑的采用电话。我心存感激并幸福着。我写作有个习惯,写时很认真很极致,写完之后就不管不顾。除了错别字,我几乎不肯去修改定稿过的作品。一颗小说的种子在我灵魂里埋下后,就好像是一只吸血虫吸附在身上一样。作品完成时,吸血虫的折磨也就结束了,我才会感到一阵开心。但这种开心却又是暂时的,因为,一只接一只的吸血虫又蓄势待发,跃跃欲试地朝我身上爬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站在楼顶望故乡(创作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