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卫华姐(中篇小说


□ 范小青

  当代人在忙忙碌碌寻找自我的过程中丢失了自己,更丢失了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信任。小说以生动幽默的故事揭示当代人面临的生存和道德困境,新颖而又深刻,实为作者的又一短篇佳作。

  一

   我就是卫华姐。

   昨天小金跟我说,卫华姐,有个人在网上发帖寻找卫华姐,是不是找的你哦。我说怎么会呢。我又不在网上跟人搭讪,也不发帖,也不开博客,只是偶而出于某个实用主义目的到某个角落去潜一下水,从没过冒过泡泡,要找我的人,才不会到网上去找。小金说,那也不一定哦,人多力量大,他是发动群众一起找罢。我说,这倒是的,先就把你发动起来了。

   我本来不想把这件事想下去,可是过了一天,小金又跟我说,卫华姐,雷人啊,一夜之间冒出来好多个卫华姐。我说,那就好,总有一个是那个人要找的卫华姐。小金说,可惜没有,楼主说,虽然都是卫华姐,但是暗号没接上。我嘲笑说,还暗号呢,地下党接头啊?小金朝我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嘴脸,但还是没甘心,又说,卫华姐,你知道那些对不上暗号的卫华姐怎么样了呢?我说,你是不是看谍战剧看多了,不会被当成叛徒枪毙了吧。小金说,枪毙?谁枪毙谁噢,差点把楼主给拍死。

   我有我的事情和心事,哪个耐烦听这些,可小金还就偏纠缠住了,有心要给我找点故事来,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拍楼主?我不知道。小金说,就是因为对不上暗号,因为楼主说了,对不上暗号,就不是卫华姐。我轻描淡写说,不是卫华姐就不是卫华姐吧。小金说,可那些卫华姐说出了好多卫华姐的故事,有的说自己铁定就是卫华姐,但因为时代久远了,所以记不得暗号了,也有怪楼主自己记错了暗号,还有一个说,都什么朝代了,还沿用老暗号,早就该改暗号啦等等。我勉强给了她个笑脸,实在是没兴趣继续这个话题。

   小金却又说,这些卫华姐也够执着的,眼看着成不了卫华姐,就联想到和卫华姐有关的人,有说是卫华姐的妈,有说是卫华姐的表大爷、卫华姐的干爹,还有一个说,找不到卫华姐,卫华妹你要不要?真是什么鸟都有。小金笑道,全是油菜花。我又跟着笑了一下,应付她而已。反正不关我事。

   又过了一日,小金又蹭到我的办公区。我就觉得奇怪,这小金虽是我的同事,但平时跟我也不算热络,她的办公区跟我隔得老远,可自从看到了寻找卫华姐的帖子后,她老是来。

   她没开口,我就先说了,小金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你在兴风作浪,帖子是你发的吧?小金说,怪了,我要找你,还用发帖子吗?你就在我面前嘛。我说,那也不一定哦,有些人有眼无珠,就在面前也看不见噢。总算是报了她一箭。小金却蛮乐意领受,说,卫华姐,我有个直觉,那人就是找你的。不等我问为什么,她又说,因为我觉得他和你很像。我倒奇了怪,问说,你见过他?小金说,倒是贴了个头像,是一只猫,不会就是他本人吧。又说,只不过我揣摩他的口气,看他写的东西,看他的风格,似乎和你是一类人。我说,一类人?什么人?小金说,鸟人。近旁的同事都哄笑起来。小金说,卫华姐,我不是骂你,也不是骂鸟,我从来都觉得鸟人是特别美好的事情,你想想,又能走又能飞,多好。

   我说,我飞过吗?小金说,你坐在那里发呆的时候,一定在飞。我没想到这丫头还能说出这样哲理的话来,但我还是不认为寻找卫华姐和我有关。我对小金说,小金,你有什么心思就跟我直说吧,是不是男朋友出状况了?小金说,卫华姐,你以为我花痴啊,我再告诉你一个信息,他去的那个吧,叫老地方吧。

   我心里果然动了一下,说,老地方吧?还有这样的吧?小金说,嘻,什么吧都有,宁缺毋滥吧,子虚乌有吧,还有一个叫精神病发作期吧。

   说实在的,我心里又动了一下,问小金,那个发帖的人,是叫建国吗?小金说,帖吧里哪有叫建国的,都穿马甲。我说,那他叫什么?小金说,我告诉过你了,他叫鸟人。

   我承认是老地方这个名字打动了我,因为我刚刚经历了一次老地方的遭遇。

  二

   几天前一个下午,我接到高林电话,说,卫华姐,建国回来了,要请我们聚一聚。我就觉得奇怪,这个建国,从小和我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又一起工作,后来我们终于分道扬镳了。他和小军、小月几个人出去闯天下,北漂的北漂,南巡的南巡,剩下我们几个留守在老地方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地工作和生活。开始一两年,还有些联系,但后来就断了,断得很彻底,彼此不再来往,也不再有消息。这没有什么奇怪,奇怪的是建国这家伙,从前是跟我最铁的,现在回来了,不先来找我,倒去找高林。

   高林哪能不知道我这点心思,说,卫华姐,他先打听到了我的手机,就打给我了。我说,行啊,找谁都一样,到哪里聚呢?高林说,建国说了,老地方。我说,老地方是什么地方?高林说,嘿,卫华姐,你跟我问的一样,我也忘记了老地方。高林这一说,我才想了起来,是有一处老地方,当初我们没有分手时经常聚会的地方,可这么久了,那个叫西七的小饭店,还会在吗?高林说,建国说了,还在,他已经订了包间。我怀疑了一下。高林又说,要是不在了的话,建国怎么订得到包间呢?最后高林把西七的地址转发给我,建国写得很详细,新衙街和旧学坊交界处往右拐进旧学坊,旧学坊里第二条巷子,叫莲花巷,莲花巷12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寻找卫华姐(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