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山会馆听足音


□ 黄河清

□ 黄河清

三山会馆在古城大西门磡头街的西段,在那条满是鹅卵石的南浦溪的岸边,在一棵棵桂树群里,在香飘十里的桂花丛中。

浦城是桂树下的一座古城,桂叶上的一片家园。通过桂花的倾诉,我才知悉这座飘香的古城,以及那古城悠远的历史。早在旧石器时代,一支原始部落就栖息在南浦溪流域两岸的山丘上,他们在森林里用石锛与弓器追逐、射猎禽兽,在曲折的溪流间捕鱼捉虾,在溪流两岸的盆地中,用石斧、石刀锄地掘土,开垦长满荆棘的处女地,在溪岸边的平地上,搭架茅屋窝棚,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日益繁荣,遂成巨镇。而一直到了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东汉建安初年才正式置县,是福建最早建县的五县之一。自隋炀帝开通大运河后,中原入闽路线多经运河达钱塘,溯须江至江山,越仙霞到浦城。由于浦城地当孔道,物流人走,遂成福建与中原交往的必经之地。《读史方舆纪要》曰:“凡自入闽者,由清湖渡(今浙江江山市南),舍舟登陆,连延曲折,逾岭而至浦城县西,复舍陆登舟,以达闽海,中间二百余里,皆谓之‘仙霞岭路’。”唐代以来,仙霞岭路是福建物资出入中原的主要通道。当时浙、赣、皖盛产丝绸、瓷器、茶叶等,大都通过仙霞古道进入东南沿海的福州、泉州、广州等港口运往异国他乡,从而连接起“海上丝绸之路”。

顺着南浦溪而上,一条砌满石阶的仙霞古道穿行在桂树之间。走在落满桂叶的石径,轻轻的、静静的,宛如走进了从前,扫开路面的层层桂叶,便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石块挤满了小路,肩并肩,脚挤着脚,千百年来一直承载着南来北往的商贾脚客、达官贵人,“负担尽游估,攀缘如蚁集”。置身于此,仿佛时空倒流,在一个拐弯处,我们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古代商贾们的身影,大家试图想跟上,却始终跟不上他们。我想,前面一定会有一个茶亭,他们总会歇脚休息吧。果然不出所料,爬上一个山坳,有一亭子跃入眼帘,可是亭子里并不见休息的商贾们,我又在想,他们一定是在继续赶路,为了生意的兴隆、家道的兴旺,他们只能行走匆匆,可他们的汗水却渗进了亭子的石墙里、一级级的石阶上,结出了一朵朵斑驳的石花。

商业的繁荣,经济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社会各阶层的横向交流,各地商人穿梭于水陆运输线上,往来于异地和家乡之间,为了联络乡谊,互相支援、救济,共商贸易活动,于是便在异乡组织营建会馆。传统的会馆无不带有强烈的同乡帮会以及宗教的色彩,尽管在客观上会馆是由于近代商业的发展才兴盛起来的,但在组织形式和操作上,却处处能见到来自中国传统社会中乡村和庙宇的影子。明清以来,外籍商人在这座古城里共建有五座会馆,前街的江西会馆、瑞龙巷的盱江会馆、江山街的全浙会馆、水南大路沿的江南会馆、大西门磡头的三山会馆。于是古城的卵石街巷中,那翘角的屋檐、雕花的横梁,一块块深底阴文刻字的仿古招牌,一幅幅立意高远的木刻楹联,流淌着古城的繁盛与温婉,喧腾与平和……

随着时光的流逝和一次次的城建,一座座的会馆灰飞烟灭,唯有三山会馆从灰头灰脸的大杂院里起死回生。这座在清乾隆年间由福州旅浦同乡建起的会馆,取名三山,这是结在古城的一缕乡愁,这里有乡音乡俗乡谊乡情,它就是家乡的一个缩影。二百多年来,它默默地矗立在南浦溪畔,依偎在仙霞岭下,静静地向人们述说着那个时代商道驿站上“去时若流水,来时若连云”的景况。它展开双臂拥抱着南来北往的游子,“敦亲塍之谊,叙桑辛之乐”,慰藉着一颗颗漂泊的心。会馆是一座河院式的建筑,整座建筑为青砖山墙围合,上覆“几”字形墙帽,飞檐翘角,横斜云天,让人想起福州的三坊七巷。门楼平面“八”字形,似一双厚实而又温暖的手掌,门楼为宏伟壮观的七间七楼仿牌楼式,正门是长方形,门框砌青石,上方嵌以横形石匾,阳刻“三山会馆”四个大字,再上方嵌以雕花竖石匾,中间呈现“天上圣母”四字。“三山会馆”与“天上圣母”同时出现在一座建筑上,这在别的会馆中难得一见,表明这里既是福州同乡集会商务之地,同时又兼做祭祀天后妈祖之所,以祈求在他乡生活生意一帆风顺。两侧为圆拱形的小门,门额分别为砖雕阳刻“海晏”、“河清”。这些字笔力遒劲,令我有“高山仰止”之感,跨过那道高高的门槛,手抚那两扇厚重的朱红大门,心中总会发出一阵阵感叹:三山巍巍,岁月悠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