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棕熊


□ 李乐夫

没办法,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就是不出来。
我说的这人姓李,我不说他的全名因为和他重名的人太多了,我负责的班级就有好几个,那名字一叫出来,总会有很多人望过来,搞得人不知所措。扩招后重名的现象就是这么严重。我想要是看到他的脸,可能就知道他是谁了,但他一直不出来,真是没办法。
只听到他的声音,嗡嗡地传出来:“这里面很好。”
其实我印象中依稀有这个人,他表现好像还不错,可能有点腼腆吧。我真后悔,就是不该让他去扮那个布偶,真的不该。人家说大热天的,这可是个受罪的活,我就随口说了李某的名字,当时我可能有点后悔,过后就忘了。其实都很好,几天的篮球联赛,场间啦啦队穿着短裙上蹿下跳,非常活泼;他扮的大布偶粗粗胖胖的,慢慢向前挪,显得笨拙滑稽,身上披着鲜红的横幅,写着:青春!动感!健康!活力! 渲染气氛,一直都没什么差错。最后一天,他穿上厚厚的绒布道具,从工具间里走出来,到场上一边招手,一边缓慢地走着,兜了一圈又一圈,从一边的栏板走到另一边,再回来时,裁判吹了哨,比赛要开始了,他就慢慢地走回工具间,静静地坐在那里,再也不肯把那绒布道具脱掉。
我接到电话时正在开会,磕头机一样向每个老师表示了歉意,看到那个大家伙时已经气喘吁吁,当时自然火气很大,觉得他这样胡闹真可恨,就斥责着让他快出来,“这里面很好。”他那么平静,就像去做客时,对待主人的寒暄一样。之后我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他却一直保持这样的态度,没有改变。
我其实也没什么办法,现在的学生一个比一个厉害,不厉害的就脆弱,脆弱比厉害还可怕,稍有闪失,绝食、自杀什么的,那责问、谩骂、耳光……只能劝,不停地劝,劝得边上的人都烦了,说:“你歇会吧,我们都劝了两个小时了……”那些话疲惫得像滩烂泥,压在人身上。我只好叫来李老师,他是我上司,他虽然自信而且干练,却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经历和我一样的过程,父亲的严肃、母亲的慈祥、朋友的恳切、爱人的怜惜、匪徒的恐吓……一切变幻都是徒劳,回答仍旧是“这里面很好”。
我看着他额上的汗水,有点幸灾乐祸,让他来时听他训了不少难听的话。李某藏匿的大布偶依旧憨憨的,我甚至觉得它有点可爱,就是太脏太旧,简直不像个样子了,长毛拧成一坨坨的,什么颜色也辨不出。还做得那么大,比普通人高一大块,布偶前胸上有三个开口,扮演者钻到套子,刚好眼睛鼻子对着那些口。还要扣上毛茸茸的大脑袋,脑袋上的面目早磨灭了,只有一条下拗的弧线,像是嘴,应该是个笑脸吧,木木地对着我们,场面上就有些尴尬了,尤其对于李老师这样决绝的人,竟然黔驴技穷,变得几乎抓狂,显得比这无理取闹的家伙还不正常。
“叫保安来算了,把他……”我凑上去,李老师看到我,马上整整衣领,又装作没看见我,他清了场,和李某单独谈了几分钟,然后就让我把李某——当然还有那个布偶——带回我的寝室去,很坚决地指示:“减小影响,注意安全!照顾好他,千万不能出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