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把我的钱给我


□ 石彦伟(回族)

  作者简介
  石彦伟,回族,1985年生于哈尔滨,东北师范大学2004级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学生,曾在《回族文学》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作品若干,系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
  
  时节正是八月中旬的溽暑,灼辣的日光对于一座常年旱渴的小城来说,足以构成一场灾难。小城毕竟是小城,没有大城那么多悬空而起的空调,小城的人往往与日头粘合得更紧。不消说,当毛发像摊鸡蛋一样被活活煎炸的时候,那滋味是刻骨的。所以,小城的女子一般不愿出门,若行走在街巷,往往撑起一把阳伞,显得格外地富有风韵。但这只限于女人。男人,尤其是那种从乡下赶来的流着臭汗的男人,便只好袒露着他们的手臂或胸背,在小城皲裂的纹理间游弋,缄默着做他们的苦力,摊他们的鸡蛋。
  蹬三轮子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如若不是他的三轮子,或者更确切点说,如若不是三轮子上的肉块,他是寻常得永远不会被人关注的。当然,我并没有说现在的他就一定会有人因为他的车和车上的肉块而去关注他——和这座小城一样,男人实在没有什么别致可言。但男人并不这样想,男人现在的颜面和正午的地皮一样,发射着强烈的光彩。于是他的脚就下力更狠,车轮子也滚得更疾,这让他产生了一种竞赛般的快感,尽管对手是他自己。当车胎和地皮剧烈摩擦的时候,他分明觉察到一种热力在骨髓里升腾,甚至,他由于仿佛在阳光里嗅出了一股胶皮或肉皮烤焦的气味,而愈发地亢奋起来,欲罢不能。
  如果硬要给出一个职业定位的话,男人应当算是脚力,蹬车送肉的脚力。小城的大街小巷错落着不少挂蓝幌的饭馆,千年古教西域回回羊汤烧卖,这样的胶字像年画一样贴在这些店铺的窗玻璃上,谁家贴着什么,对于男人来说是了然于胸的。三年了,他每天蹬着那辆快散架的三轮子,辗转于屠宰场和各家饭馆之间,运送牛肉和羊肉以及牛骨和羊骨。慢慢的,他显然是和这些骨肉有了一种亲切的感情,在他看来,它们分明是有着生气的灵物,可以陪着他一起言述,消解他心底的暑火。所以,当他把肉分门别类卸载到每一家蓝幌子之后,总是有些怜惜般的感伤。
  男人叫大闯爹,三年前从镇上的枣核胡同来。之所以被大家叫做大闯爹,而不是尹安生或老尹,是因为他是大闯的爹;他的嘴里永远没有自己,张嘴便是“我家大闯”,仿佛他就是那个大闯的形象代言人,负责有关他的一切宣传事宜。现在,我们似乎可以对他今天的颜面为何会像正午的地皮一样发射着强烈的光彩而做出一些猜度,他的亢奋必须和儿子的消息有关:大闯考上大学了,据大闯自己说,是一所重点。大闯爹就知道了,枣核胡同第一个念上重点大学的回回后生,就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起来的大闯。
  先告诉你一件事,你莫去和他提:大闯爹只剩一个十九岁的大闯;大闯妈殁在十九年前。
  
  大闯爹抵达这家抻面馆已经是晌午以后的事情。他一步跨进门口的时候,不仅卸下了最后一坨牛肉,也卸下了喷泉一样汹涌的汗液。这是他今天的终点站,每次来的时候都要喝口茶水小憩一会儿,跟老主顾谈笑一阵的。大约是天热的缘故,又大约是刚刚错过了饭口,面馆里只有稀稀疏疏的三个客人。同乡安老板正手摇蒲扇,听着“砖头”里的广播,见大闯爹进来了,忙热情招呼道:“哟,过来了,快坐下喝口茶水!这天热的,简直下了火。”大闯爹应了一声“好嘞”,便找把椅子坐下,把脖子上的毛巾拆下来,如释重负地喘息着。安老板把花茶给他沏上,望着放在地上的牛肉,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大闯爹似乎等待这一句发问已经许久,放下茶碗扬声说:“好,考上了,重点,通知书都送来了,我家大闯啊,终于熬出个样子来了……”安老板听到大闯爹答非所问,倒也是跟着他一起喜庆的,祝贺道:“啧,我就说嘛,你家大闯准没错,这可是给咱胡同长脸的喜事,你呀,也算是熬出头了,快念个知感吧。”大闯爹就认同地点着头,嘿嘿地笑着,心绪和茶碗里的水一样软软地荡漾开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