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侍弄苹果是一辈子的事


张济

  我们来到许屯镇东马屯村的时候,已是苹果采摘后期,多数果树上只剩下叶子,还留在枝头的果实,则显得特别的红。比喻常常蹩脚,小时候的模式是“像一个个红灯笼”。切!灯笼哪里有苹果光鲜艳丽,灯笼是死物。

  东马屯这个地方,最初我是通过几名救火少年认识的。上世纪90年代初,三五名小学生放学后为了扑救山火牺牲了。当时是作为小英雄来宣传的。我们对生命的认识是不断进步的。此刻,只剩下崇敬和痛心,不再当典型宣传。

  此刻,东马屯山清水秀,红叶点染在半山,一派国画中常见的景象。

  现实篇一

  在村书记奥迪A6的引领下,我们进了东马屯村委会。大门口,大妈组成的秧歌队随着音乐扭起了秧歌。这情景令人一下子想起了电视剧《刘老根》。这个村书记与刘老根有着一样的影响力吗?

  苹果都洗好了,盛在盘子里,摆放在桌子上。一边听着书记的村情介绍,一边很克制地“咔嚓”苹果。红富士个儿不大,果味儿尚好。由于是刚刚采摘,水分大了些,浓酽的感觉一点没有。另一种,绿皮的,似是黄元帅,又不是,王林?叫不准。一个是吃不完的,我“咔嚓”一声掰作两半,一半给了身后的姜老师。没等吃完,牙已酸了。

  东西再好,没胃口也是白搭。

  经验篇一

  对于苹果,我有着太多的记忆,太多的认识,和太多的苦乐。

  我的老家,就在离东马屯村直线距离30公里的西阳乡许家村。侍弄苹果是家乡最大的所谓“副业”,而在东马屯村,这是主业了。老家那里主业是种庄稼。

  小时候,尽管房前屋后都是果树,但不能吃,因为那是生产队里的。秋后,父亲每天带回来的一两个苹果是我和弟弟的牙祭。父亲在队里赶马车,一到秋季,每天就起大早去老虎屯“送果”。老虎屯有水果收购点,送完了,再贪黑赶回来,运气好,口袋里就会有一两个他珍藏的苹果。

  卖盐的,喝淡汤。泥瓦匠,住草房。自古而然,至今不改。那时候,一年到头,全家也就买一笼苹果过冬。一笼是60斤,一斤三到四个苹果,200个苹果打发全家五六张嘴。当时东欧有“人不病不吃鸡,鸡不病人不吃”的政治谚语。在我们那里是“人不病不吃果,果不烂人不吃”。当时二等苹果大约一毛三四分钱一斤,而父母在队上劳作一年,刨去吃粮烧草等用度,从队上开回来的余钱不过百元,能买一笼苹果吃,不错了。这一年的灯油火炭穿衣的用度都在等着呢!

  现实篇二

  苹果理应是水果之王。这些年,越是吃遍各地时鲜水果,我越是确信这一点。香蕉失之腻,柑橘失之酸,桃子失之松,杏子失之涩,杨桃火龙果等热带水果,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点缀而已。没有一种水果比苹果更有水果该有的形制、质感、口感及耐储藏性。人们将牛顿发现地球引力附会为苹果的功劳不是偶然的,甚至亚当、夏娃获得智慧的传说,电脑以之为品牌,都与苹果的品质离不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