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一首诗去苏垵


□ 蔡飞跃

一颗不朽灵魂四百多年的重压,高高的柳厝山矮成一脉岗峦。丙戌年小满前后,存储水气多日的彤云,饱满膨胀,鸟儿翅膀稍微一碰都会天泪滴漏。老天板着脸告诫不宜出行,我偏偏为一首诗去泉州南门外的苏垵。苏垵村安顿着一颗不朽的灵魂。
“借问浮云云不语,为谁东去为谁西。人生踪迹云相似,无补生民苦自迷。”人生、浮云,浮云、人生,俞大猷为厦门南普陀写的这首诗,流露着自责与悔意、出世与悲观……真难理解,一个效忠朝廷且“驭下有恩,数建大功,威名震南服”(《明史》卷18)的抗倭名将,一位世称“俞龙戚虎”即与戚继光等肩齐名的俞都督,竟然会面佛而悟,向世间作出深沉的发问和叹喟!更难想到,这首诗与俞氏早年写的那首爱国咏武诗,精神反差和风格相去天渊——在《舟师》这首我国最早的咏写海战的“七律”中,俞大猷曾是那么地英气勃发、势吞山河:“倚剑东溟势独雄,扶桑今在指挥中。岛头云雾须臾净,天外旌旗上下冲。队火光摇河汉影,歌声气压虬龙宫。夕阳影里归蓬近,背水阵奇战士功!”什么原因使这位豪放的“高歌猛进”的诗作者,这位向以“修齐治平”为己任的儒臣,心境和人生观变得消沉和低迷?
尽管这份疑惑对这位“民族英雄”有点不恭,我还是为咂摸体味俞大猷思想情感的前后变化,特意走近他的陵墓,试图打捞、触摸这位中国十六世纪封建将领的“内心真实”,审视这位“民族英雄”作为一个“人”的真。当然,这种“打捞”和“触摸”是极其艰难的。他的人生故事的“细节”和“内心真实”,压根就排除和“过滤”在“官修”的史书外了。前几天,当我在一本小册子里读到俞氏在其47年的戎马生涯中,“时而名声显赫,时而沦为囚徒”这几句话时,心底泛起一股谒墓的悸动。我始终觉得,纪念一位英雄或伟人,最好的方式是走近他、感受他、理解他,既不能“先入为主”来一通政治性批判,更不能简单地复述一下传世的光荣史,评论一下英雄品质,以满足后人的“英雄崇拜”。对于经历复杂,生途坎坷,命运多舛的俞大猷,更应作如是观。
雨儿轻轻飘着,打湿了“都督虚江俞公墓”墓碑,风儿卷起物我的思绪。
明王朝是一个崇理学讲心性的朝代,士子或读书人的最高价值理想是尽忠报皇恩,迂腐而道貌岸然。虚江先生虽习读的是“格物”武学,但他早年在泉州郊外的家乡曾拜几位名士习文,20岁时因父死家贫而弃儒从戎,袭世职百户,因而其“学好文武艺,货于帝王家”的“货售”心态与士子并无二致。太平盛世用文士,荒乱时代用武人,在封建帝王的眼里,文士和武人的价值是有高下之分的。嘉靖年间日益吃紧的“南倭北虏”的边患现状,才为他这位“实用型”的“武人”提供脱颖而出的机遇。嘉靖十四年(1535年),俞大猷中武士,列第五名,遂由世袭的“百户”之职升为“千户”,守御金门。此时海寇频发,大猷上书陈献退敌之策,不料招致上司杖打并被“夺其职”,后来他偶遇带兵征讨安南的尚书毛伯温,“复上书陈方略,请从军”,结果仍未被录用。一而再再而三的人生打击,没有使他灰心,后辞归以待时机。毛伯温是虚江先生的贵人,启用他为汀漳守备,驻扎武平,开设“读《易》轩”与诸生文会,教武士击棍习艺。俞大猷的运途转机是在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那一年,朱纨巡视福建,荐俞大猷为备倭都指挥。在平息安南入侵广西的战斗中,“追战数日,斩首千二百级”。才华的“小笋”乍露尖尖角,稚小却昭示着希望。虽然严嵩抑其功不报,仅赏其银五十两,但他施展军事才能的空间,毕竟得到了拓展。
时间是一支不能回头的箭,它的端点终点藏着历史。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倭寇大扰浙东,俞大猷被诏移为宁(波)台(州)诸郡参将,自此他与另一位抗倭名将戚继光十三年辗转于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剿倭,其间受尽冤枉和委屈:或被人揽功,或被人委罪,或遭人诬陷,或被人忽略……俞大猷对这样的遭遇“毫无犯言”,假如真的像某些学者所说的是具备儒家“豁达坦荡”的君子襟怀的话,那么他的顶头上司,即由巡抚而总督的胡宗宪对他的所作所为,则不能不令俞大猷痛心疾首了。
公元1557年,俞大猷又一次运交华盖。胡总督把倭寇首领汪直的母亲和妻儿弄到杭州要挟汪投降,汪心存戒心,直至胡派一人来岛作人质才依约见胡,结果被巡按御史王本固逮捕下狱。汪直的养子汪激闻听消息,遂把人质“支解”,并率五百列党占领岑港。胡立即发兵抵挡,反对这个作战方案的俞大猷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得不奉命跟戚继光领军御敌,打了半年,眼睁睁地看着敌手窜到福建又占领了浯屿。对此,御史李瑚一再上奏弹劾胡宗宪,胡怀疑是俞大猷为其同乡李瑚提供了军情内幕,故反奏一本,把岑港之败归咎于俞的作战不力,于是俞被捕下狱再次被夺去世荫。好在有好友陆炳通融,用钱打通严世蕃关节,才被释放到大同戴“罪”立功……彼时彼刻,走在通往北方大同府漫长官道上的俞大猷,心中有着何样的滋味儿,又作着何样的感想?我想他一定想起那位仍在台州的同僚戚继光。也许他在担心,远方比自己年轻24岁的“戚虎”的未来命运,不会比他这位“俞龙”好到哪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位在岑港之战中被“革职留任”的戚参将,虽然在敌寇撤退之后得以复职,但不久又被给事中罗嘉宾参奏丢了官位,沦为闲人。后来又遭给事中张鼎思和张希皋的弹劾,悒悒不得志而死,时年六十,这是后话。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