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最大的奢望是真实


□ 徐 谦


《话剧》:《原罪》即将要重排了,作为编剧,您觉得这次您的心情有什么不一样吗?
赵耀民:这是1986年写的本子。初稿叫《幸福家庭》,不叫《原罪》,那个本子跟现在的风格也完全不一样,是很温和的,带有点喜剧色彩的,后来改成《原罪》了,改成正剧了,而且比较严肃了,在当时来看比较尖锐了。
现在不可能有这个问题了。我觉得最大的改变是,价值观念是多元化了,当时主要是一种或两种价值观念,不是正统的就是叛逆的,不是应该肯定的就是应该批判的,现在不一样了,不能绝对地道德评判或给出一个标准,但是并不是多元化就等于没有标准了,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个想法,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作品能引起共鸣的原因。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们说要重排这个戏,那我就要把剧本重新看一遍,我这样一看这个戏不仅不会太尖锐,而且我觉得相反,很多地方都过时了,有的地方显得比较生硬,比较概念化。19年了,演出是为现在的观众演,所以我要重新修改一下。这次修改还是在当时的框架上,但许多观念、包括人物的走向,都应该按照现在的理解来。看上去情节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结构也没变,但实际上每个场面都做了很大修改,尽量跟现在的观众能引起共鸣。
《话剧》:这次重排,剧本的主题是否有所转变?
赵耀民 :主题没有变,只是想把这个主题写得更清楚一点。还是写性、情、爱对人的困扰,特别是对中年人的困扰,这种困扰主要是强调人性,跟社会的关系不是很大,不管什么民族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社会环境、制度、人种不同,处理方式会不同,仅仅是这个区别,我希望是在人性上揭示些问题,而不是在于时代跟社会,时代跟社会只是决定人的行动的客观制约而已。这个也就是品味,要说找出什么办法,给人什么力量,很难的,就是大家觉得理解、同情,得到一种安慰,哪怕就是发泄,就可以了。不能指望在艺术作品中找到生活的原则,那不是我的任务。我现在最大的奢望是真的人家觉得比较真实,体谅了一些人,就蛮好了。

《话剧》:对于人物的理解您和过去有何不同吗?
赵耀民 :89年的时候收到一封匿名信,一个观众写来的,他说看了这个戏,我们都觉得你这个人没结过婚,对中年人不了解,所以你才会写出这样的剧本。这20年来,我只碰到过这一次,观众会写匿名信来,看得出他们很感慨,但是很不服气。当时我也不以为然,当时我对中年人是有些看不惯,觉得他们比较虚伪比较压抑。现在自己也是个中年人了,就知道其实当时写他们更多的是主观上的猜测。从这次修改上也可以看得出,这些人的设置变化不是很大,但感觉不大一样。我希望尽量写得真实一点,我对这些人物都重新认识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