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认识九畹溪


□ 邓一光

车从秭归县城出来,二十分钟停了两次, 一次是发现掉了一位笔会的作家,车在中途停下,等他从宾馆赶来;另一次是等一位九畹溪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她事先约好了搭我们的车去九畹溪,车开出后才发现她不在车上,人被拉下了,于是车再度停下,等她赶上来。
车在峡江边上停着,大家下车看风景。峡江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似孙原湘在《西陵峡》中写的那样,“奔雷峡断风常怒,障日峰多雾不开。”一个月前,三峡大坝封闸蓄水,仙风瘦骨的峡江一夜间丰腴了许多,且有些急急地漫上县城的脚脖子来,没有了往日里那种眩目的落差距离,让人有了慵倦的安全感,却陌生了。人在旅游途中也是时时陌生着的,一路经历莫测,不知此行会遭遇什么,有什么样的结局。譬如等掉了队的作家,再譬如等被拉下的搭车人。
我们是去九畹溪。这两年,秭归人利用它的自然资源开发了一系列旅游项目,引来了国内外大批旅游者。尤其是九畹溪上的漂流,上游一百单八弯,弯弯曲折跌,惊险无度,寄身一叶小舟,顺流而下,抛缆难泊;下游七十二峰,峰峰宁静致远,小舟换了大舟,寄梦于湖,犹如仙境神游,因此号称“中国第一漂”。我们这次去,就是奔着那无法抑止的一漂而去的。
很快的,掉了队的作家赶到了,被拉下的搭车人也赶到了,大家上车,车继续朝九畹溪进发。作家是熟悉的,虽然掉了队,而且前一晚为一位电视剧中的人物命运深深地唏嘘过一番,毕竟没有什么看得出的变化。搭车人却是陌生的,是一位玉立亭亭的山里女孩,眸子明亮,透着峡江人特有的聪慧,人往车里一坐,车里便有了一阵香蒲的清朗之气。
车上原先就有一个女孩,是九畹溪旅游公司的导游小吴。小吴尽职得很,沿途不曾休息,照着公司策划出的解说词给我们介绍风景区的自然和人文景点,还唱活泼诙谐的山歌给我们听。她唱的第一首歌是峡江地区有名的《伙计歌》,这首歌要求听歌者的配合。小吴和大家说好,她唱一句,众人和一声。我们车上的年轻人不多,大多是日趋保守的中年文化人,又有扛了摄像机的电视台记者鹰盯鹞视,要拿车中的人做镜头,中年文化人们哪里又肯放弃矜持,和红山楂般鲜亮的山里小丫头攀伙计?于是小吴姑娘的歌声没有引出多少热情的应和来,让车里的气氛有了沉闷。
小吴有任务在,要给游客们带来快乐,不肯放弃努力,要再唱一首《砍柴歌》,同前一首一样,是男女对唱。小吴是爽快姑娘,开口就唱:“太阳出来红光闪闪,紫山红嘛红牡丹。唱支山歌一把红扇子,问情郎(那个)绣绣花儿圆。我扯住郎腰带,问郎几时来。”小吴是亮亮的嗓子,一首《砍柴歌》唱得百啭千回,可惜不知道沟通有障碍,歌唱得再好,仍然没有人应和。这一回,车内的气氛不光沉闷,简直就是尴尬了。
搭车的女孩先前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很眷恋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也不知眷恋着什么,这时,她转过头来,开口应和着小吴唱道:“我今天没有空,我明儿个要砍柴,后天才到小妹山上来。”搭车女孩不光嗓子亮,还知道压着调儿,把憨厚的男青年又要摆谱又害怕错过了机会的心情唱得活灵活现,逗得一车人兴奋起来,都说歌儿应得妙,都要小吴和搭车女孩再来一阙,大家跟着学。我就想,原来山歌就是这样应和的,就像空岭搭白,野渡闲聊,不必认识,是可以张口就接,且接出情趣的。接下来的歌就顺畅了,有搭车女孩领着,小吴唱什么,大家扯了喉咙跟着唱,一时没了中年,也没了文化人,那一车人,齐齐做了山歌的追随者。
快快乐乐唱出一段路,笑出一段路,车进了山里,迎面扑来的是满山翠绿的中华杨和斑竹,还有性情胆小的秧鸡不紧不慢的咯咯声,在枝头跳来跳去的杜鹃轻柔的啾鸣声。那位搭车的女孩却突然不唱了。不是她唱不过秧鸡和杜鹃,是她晕车。她晕得很厉害,先把脸儿蒙了,蜷在那里不说话,然后就开始呕吐。大家都很关心,张罗着替她递水开窗,让新鲜的她回到新鲜的空气里。她却抱歉了,安静地微笑着,脸蛋上浅浅地露出一对酒涡,指了窗外的风景,给我们说山里的神话传说。她说了屈原植兰的故事,再说了情侣峰的故事。她边说边吐着,脸蛋很快苍白下去。大家越来越关心她,说你不要说话,说你吹吹风,喝口水。她不。她吐过以后又接着说故事,说九畹溪中的望夫石,说九畹溪口的巨鱼坊。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微笑却一直停留在那里,始终不曾褪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