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文学》我的最爱


□ 杨致富

  我当了一辈子宣传干部,干了一辈子宣传工作,特别是在担任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期间,不但经常翻阅一些刊物,而且还不断给这些刊物投寄稿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刊物像过眼烟云,都没给我留下多深的印象,包括一些发表过我文章的刊物。而第一次翻阅《北京文学》,就让我一见倾心,爱不释手,终生难忘。

  2010年5月上旬,我到北京看病,为消磨时间,在北京军区总医院门口的报刊亭里买了一本第5期《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不读不知道,一读感觉就是好。封面上印的那几个红底白字“篇篇好看”,说得半点都不过分。不管是报告文学还是中短篇小说,也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篇篇视角新颖,人物鲜活,内涵丰富,语言平实流畅,情节引人入胜。字字句句像带着钩子,把我抓得紧紧的。我像个饥饿的人遇到香甜可口的面包一样,扑上去大口大口地吞吃起来。白天读,晚上读,输着液还读,不到两天的工夫,就把这本《北京文学》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读了一遍。李青松的报告文学《茶油时代》让我增长了食油健康知识;阿成的中篇小说《生活在跳跃中回忆》让我懂得了如何在亦实亦虚、亦真亦幻中刻画人物,还有如车攻的诗《幸福深处》,邵勉力的组诗《一切人间的气息》,字字句句激发着我对美好生活的激情,使我陶醉于诗意般的怀抱中,病魔给我心中带来的惆怅、苦闷一扫而光。读着这二位老师的诗,比比我的诗,真有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的感觉,在找到自己写诗的差距的同时,也从中领悟到了写诗的知识。总之,这一切,让我和《北京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是5月下旬从北京回到魏县的,回来的前一天,因为盼看《北京文学》第6期的心太迫切,竟忽略了该刊第2页左上方印的“每月1日出刊”的字样,又到那个报刊亭问下期什么时候能到。那位满眼含笑的售货员说:“《北京文学》每月1日才出刊的,来到我们这里至少也到6月四五号了。”看来在北京是买不到第6期《北京文学》了,无奈,揣着一肚子不快回到了魏县。6月5日,我又迫不及待到县城的邮局报刊门市问有没有《北京文学》。她们说:还没进来。于是我就给人家留下电话号码,并请求人家啥时候来了《北京文学》一定通知我。

  2010年下半年,我在县邮局报刊门市买到了几期《北京文学》。报刊征订工作一开始,我就急不可待地到邮局订了2011年全年的《北京文学》。由于《北京文学》艺术感染力的强烈吸引,我又像在北京住院时一样,贪婪地一篇不落地阅读着每一期《北京文学》,有些作品反复读几遍,还作读书笔记。由于我的认真、投入,有的小说如去年第10期上发表的《翁婿的战争》,第11期上发表的《祁美玉的忧伤》,今年第5期上的《鸳鸯蝴蝶》等篇的故事梗概,我都能原原本本地讲出来。去年第10期上发表的诗《玉树,坚强地挺立》和12期上发表的诗《给父亲》,我还能在单位主办的元旦晚会上,作为一个节目背诵给大家听。因为我的老父亲刚去世不久,也许是触景生情吧,当我流着泪朗诵王慧琴老师的诗《给父亲》时,台下的2000多名师生不少人流出热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