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的被动态向主动态的意识转变


□ 朱逸冰,刘 蕾

  摘要:文学的发展水平与人对自身认识的发展是同步的。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流露出一种真实的躁动感、困惑感、失落感,王安忆直指人性最深层次领域,系统具体地呈现对女性自我角色的探索思路。陈染的《无处告别》是《你别无选择》的抽象情绪和“三恋”的具体形态的复合文本,呈现女性从历史的被动态向主动态的意识与心理的真正转变。在《无处告别》之际,女性主动性的努力,既四处碰壁,却又以悲剧的毁灭形式诞生一个令女性真正实现主动性的世界。
  关键词:女性;主动意识;身体语言
  
  20世纪80年代后,文学文本越来越多地呈现女性从历史的被动态向主动态的意识与心理的转变。其中,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以音乐学院为焦点,写青年艺术家新的探索精神与旧的教育方式的冲突,形式背后却流露出一种真实的躁动感、困惑感、失落感。王安忆的“三恋”则系统具体地呈现对女性自我角色的探索思路。而陈染的《无处告别》是《你别无选择》的抽象情绪和“三恋”的具体形态的复合文本。
  “李鸣已经不止一次想过退学这件事了。”这是刘索拉为《你别无选择》写下的第一个句子。这个句子充满“颓废性”,却具有文化上的转折意味。当“青年对现存事物的批判、否定、破坏的倾向是强烈的”,“过分夸大自己的独特性,与众不同性” [1] (P.60-68)时,觉醒了的自我意识,与现实遭遇时,冲突也就开始了。在《你别无选择》中陈旧僵化的教育体系被象征化为黑色幽灵般的功能圈。青年艺术家在学习生涯中,艺术王国的理想光环不再,只有一群非理想状态的凡人生存状况疯癫、行为方式怪异、精神状态焦虑。在爱情追求中,无法在爱情和音乐中找到合适位置而造成退学悲剧。小说言语气息荒诞而迷惘,价值观念困惑彷徨。这种迷惘彷徨被后来的作品证明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包括在“三恋”和《无处告别》中。研究者经常从“当代青年”角度评价这部作品及作者刘索拉,却很少从“女性青年”的角度来寻求答案。其实,细品《你别无选择》,女性形象未被作为女性文本的表层结构强调突出,无论男女青年,只是作为喧嚣、躁动、惶惑、无望的意识形态的外在形象状态而存在,但不容忽视的是,对这种状态的敏感属于刘索拉,一位女性。《你别无选择》中,主人翁轻视传统文化,实则是女性作者隐性反传统意识的流露;主人翁历史使命感、社会责任感淡化,实则是女性作者流落在文化边缘位置;主人翁不合时宜却又不流世俗,实则是女性作者反社会文化主流。
  此时,新的女性观还未真正确立,王安忆抱着“对人类终极价值的关怀和根基处栖身的企愿”,以“完美的、也是残酷的写实”手法,向人们揭示着美丽却“严酷的爱情故事”,[2]昭示着世俗男女内涵。刘索拉的《你别无选择》的抽象情绪在王安忆的“三恋”中化身为具体形态。王安忆认为两性关系是人与人之间最自然、最本质的关系,《荒山之恋》中“爱情中究竟包含多少对对方的爱?我很茫然,往往是对自己理想的一种落实,使自己的某种理想在征服对方的过程中得到实现。”这场爱情注定是不容于有理且有序的现实社会,以死亡为终结,或者说只能以死亡的形式得以保持。《小城之恋》写出了无法遏制的情爱对于道德禁忌的潜在威胁,一方面因传统德意识对人性的禁锢而罪恶感深重,另一方面因 “性”赋予的无声而有力的本能,女性不断地向往异性,最终在孩子呼唤妈妈的声音中回到了女性规范中。《锦绣谷之恋》在短暂地游离现实人生规范后,又回到原来的生活常态中,“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三部小说三种结局,在最自然的状态下,书写和重视人自身本能及生命状态,使人们对现存两性关系的格局的合理性产生怀疑,思考“性”问题对女性生存与命运的影响与制约,进而实现从传统到现代的反叛与超越。王安忆在小说中放纵女性主人公的欲望,“把两性关系中一直以男性为中心的快感转移到一个女性文化视阈的心理世界的真切感受。”[3]试图用性爱来建构一个完整的女性心理世界。因为只有最高程度地实现性生活领域里的人格尊严,才能达到女性生命本体最大限度的和谐和自由。王安忆把女性身体从被“看”中解放出来,在对欲望的自主言说中确立了女性自我主体性存在的价值。文本中具体的政治、社会背景被淡化,以女性个体生命的涌动表现个人意识的觉醒,探索中国女性的自我角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