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在室内设计中的运用


□ 郑榕玲

内容摘要:“空”是中国哲学的重要思想,也是中国美学的艺术魅力之一。空
灵、寂静、素淡、清冷的审美意境不仅表现在中国古代的诗词、书画、园林上,同时还反映在中国古代建筑室内的结构、用色和装饰上。
关键词:空虚实意境意蕴

“空”在室内设计中的运用图片1
揉陶土成器具,因中间空虚,才有器具的用处;开凿门窗建房屋,因有空虚之处,才有房屋的用处。空是老子哲学的落脚之处,也是中国艺术的生长点。空的用处不在于空本身,而在于它为实体的用处发挥了作用,中国传统建筑艺术中, 无论是园林还是室内都擅于运用“空”,这涉及了中国美学的问题之一,即虚实问题。
一种哲学、一种文化对该民族的影响往往会辐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在中国艺术的各个领域里都存在对“空”的解读,不仅书画、诗词里有空,园林中有空,就连房屋室内的用色、结构、陈设都讲究“空”。

一、用色“空”
“空”和“色”是相对的,“空”就是无色,“空”能否表现“色”?中国艺术家在这方面表现出很高的智慧:于无色处求“色”。如中国传统民居多是“黑白世界”,讲求一种素淡的美。无论是黄山附近的西递、江西的婺源、宏村的建筑,大都是白墙黑瓦,偎依在绵延的群山间,当你身临其境,慢慢地融入到这个世界时,你会发现其中蕴含着一种勾魂摄魄的美。
而房屋室内的用色上,古人也好“空”。李渔在《闲情偶寄》中说:“石灰垩壁,磨使极光,上着也 ;其次则用纸糊。纸糊可使屋柱窗楹共为一色,即壁用灰垩,柱上亦须纸糊,纸色与灰,相去不远耳。”意思是用石灰刷墙,并把它打磨得非常光滑,这是上策 ;其次是用纸糊,用纸糊墙壁使屋柱窗棂都是同一种色调,在这里,屋内的色调协调,并且是纯净的白,就像绘画用白纸作底一样,再加上阳光透过窗棂射进屋内,照在白墙上,好像多了许多色彩。陈从周说:“白本非色,而色自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池水无色,而色最丰。”中国传统民居的室内,极少有色彩艳丽的,多是白墙、木色柱,即使是木作家具,也多数油本色漆,甚至不刷漆,他们认为:“油漆二物,俗物也,前人不得已而用之,非好为是沾沾者。”门户窗棂之所以必须使用漆,是为了遮风避雨;厅柱椽楹之所以必须使用漆,是为了防止污秽。至于其它地方,阴雨不侵,最好少使用漆,否则会使人无时无刻不处在桐油和漆的气味包围之中。

二、结构“空”
结构的“空”,在中国古建筑中是最易于见到的。如亭、廊的结构都是空的,但“空”并非无用,空是为了供人休憩,空是为了借景。因为其“空”,眼前的景色才能透过我们的心灵变成一个蕴涵丰富的世界。
中国传统建筑认为“取景在借”,故营建房屋也擅于借景。如窗棂采用镂空的结构,便于将室外的景色引入室内,交融渗透。李渔曾说:“开窗莫妙于借景”,“窗棂以明透为先,栏杆以玲珑为主,然此皆属第二义”。而且窗棂宜简不宜繁,宜自然不宜雕斫,如此才空灵、有生机。
室内除窗之外,罩、隔断、博古架等也都采用了“空”的结构。比如罩,不管是天弯罩、落地罩还是月洞罩,并不是像实墙一样将空间阻隔,而是通过空的手法使空间得到了延伸。再如隔断,有的采用屏风,有的采用帷幔,有的采用卷帘,无论怎样的形式,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不将空间完全隔断,而是留出大片的空白,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
随着现代建筑的发展,空间延伸的自由度大大增加。室内、室外自由驰骋,室内结构也有了一系列的变化。有的已不用隔断,而是以建筑材料的变化来区别各种不同用途的空间,取得空间的联系和统一。如用裂纹玻璃、植物、家具等分隔空间,或是用台阶、列柱来区分空间,手法丰富多样。

三、室内装饰里的“空”
“堂”是中国古建筑中用于起居、会客的重要空间,在居住功能上的作用不可小视。堂的空间也喜空,“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即居室高宽、壮阔,如空灵的心灵,清晰地映照世界。所谓:“古者之堂,自半已前,虚之为堂。堂者,当也。谓当正向阳之屋,以取堂堂高显之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