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河,你不知到的故事


□ 韩振远

一场骤然降临的大雨把我们困在了黄河边。摄制组的面包车就停在河岸上,离翻滚的黄河水仅数尺之遥;密集的雨点箭一般射在车顶上,当当响。隔窗望去,对岸的山崖若笼上了一层薄纱,朦朦胧胧,显现出一副神秘相,一片白云缠绕在山峰上,烟一样飘浮。回头望,来时的那面陡坡被雨水浇得发亮,湿漉漉地悬在远处;一车人都发了愁。车不可能从被淋湿了的陡坡开上去。这雨要不停地下,我们就只好弃车步行,先回到上面的村子里再说。
雨雾中的河面反倒异常清晰,浪花跳跃,水涡盘旋,几只鸟在水面上悠然飞翔。突然,雷电一闪,布满黑云的天空中裂开一道白色的缝,接着雷声在头顶炸响,遮住了涛声。鸟儿像被雷声击到水面上又迅速弹起,贴着水面一掠,展开翅膀飞向对岸。满河的浪涛兴奋地跳跃,似礼炮响起后欢呼涌动的人群。雨更大了,白茫茫一片,河水与天际连在了一起。女主持人贴着车窗,一惊一乍。又是一声轰鸣,车内所有的人都一惊,轰鸣声离得很近,却分明不是雷鸣。一起爬在车窗前望去,不远处一柱巨大的水浪从河面腾起,又轰然落下,河水打了个漩;搅起了急剧旋转的涡流,神龙潜底一般。河岸被冲得残破不堪,几支蒲苇露出惨白的根倒曳在水面,若即若离的泥土一块块往河里掉,扑通扑通,如一场杀戮后的古战场般奏出悲凉的哀鸣。几个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我判断说:刚才是一块巨大的泥土被河水冲刷,坍塌到了河里。河水好像故意和我开玩笑,不等我的话落音,旁边更大的一块泥土,在迅疾的河水冲刷下缓缓地动,若一位不愿意倒下的壮士般,仄着身子向河里倾斜,慢慢地,一点点没入水中,竟没有一点声音,河面上泛出了一片水泡,如同巨舰沉没般悲壮。
车内响起了悠扬婉转的情歌,立刻弥漫出一种不和谐的气氛,把人从浩荡的黄河边带到了远方喧闹的城市。女主持人一脸不高兴,指责司机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气氛,放这种靡靡之音。”司机问:“你说该放什么歌?”女主持人说:“黄河谣,船工号子,黄河大合唱。”
河心绿草如茵的滩地上,那几只受了惊吓的灰白色水鸟又飞了回来,站在水边抖动着翅膀,伸长了脖子张望着,悠然飞向空中,高傲地巡视着雨中的黄河。
几只机船在雨中晃动,把铁索曳得一紧一松,嘣嘣响,像急于挣脱束缚的野马。宽阔的河面上再也看不到一条船,只有浪花跳跃。河岸上,所有的黄土崖都现出一种凄然的神色,一片苍茫,把人带到了一个悲凉世界。
听着雨声涛声,我想起了女主持人刚刚对我的采访:黄河在一般人心中是概念化的,你心中的黄河又是什么样的?
我久久地沉思,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与这条河有过太多的接触,黄河带给了我太多的思考。然而黄河在我的眼里始终是陌生的,每一次来,每一次看到黄河,都会有一种新感觉,有时高贵,有时斯文,有时狂放,有时落魄,就像遇到了一位大起大落的朋友。谁也不可能用一两句话说出对它的印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