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桥溪庄


□ 王 华


王华祖籍贵州道真,1996年开始创作,已在《当代》等刊物发表过作品若干,有小说曾被《小说选刊》转载,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在贵州省正安县文体广播电视局从事新闻采编。

一章 雪豆

黎明无风。茫茫雪野在朦胧中沉睡。
但桥溪庄无雪。一片茫茫雪野中,桥溪庄,一个方圆不过一里的庄子,仍然固执地坚守着它那种灰头土脸的样子,坚守着它那份坚硬的憔悴。
桥溪庄,像茫茫雪野上的一块癣疤。
庄上,李作民的女人正在生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女人痛得全身是水,咬牙咬得满嘴灿烂。接生婆在一边瞪着对铜铃眼,一张瘪嘴尽最大努力地打开。快使劲!她喊,快使劲啦!你想想你怀了五次,好不容易才把这畜生怀上,你定要把这畜生生下来,不能让这畜生要了你的命啦!她看见女人一只脚已经朝着死亡迈进,她要把她拉回来。她成功了。女人朝着冰冷的黎明尖利地“啊”出一声,孩子就降生了。
孩子的名字是早起好了的,叫雪豆。不管是男是女都叫雪豆。孩子的名字里带个雪字,是从六年前开始的。六年前,桥溪庄开始了它不下雪的历史。桥溪庄人看着雪花在自己眼睛前飘啊飘啊,却总不飘到桥溪庄来。也就是从那时起,桥溪庄的雨也渐渐的少了,开始还下些小雨,后来连小雨也少了。桥溪庄人常常只有观雨的份儿。大雨小雨都是别人的事,桥溪庄人只有站在灰尘仆仆的桥溪庄观看近在咫尺的如注的大雨的份儿。也就是从那年起,桥溪庄上的女人肚子不爱发芽了,好不容易发了棵芽,却又是夭折的多。桥溪庄人把这些个现象归罪于桥溪庄冬天不下雪,他们想雪是上天赐给地上生灵万物的最圣洁的礼物,上天要是不给桥溪庄雪了,就说明上天是要抛弃桥溪庄了。他们不希望被上天抛弃,因此,他们的孩子生下来,名字里都要带个雪字,以此昭示他们的诚心祈盼。
雪豆是个女娃。
雪豆生下来时不哭。接生婆倒提了她打她的脚心,打一下,她喊出了两个音符。接生婆听不清她喊的啥,把李作民叫进屋,说,这畜生不哭,倒好像是在说话,你听听她说的是啥。说着,接生婆又在她的脚心来了一下,雪豆就又喊了一下。接生婆停了手,问李作民,她说的啥?李作民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真听清楚了,他听到雪豆喊的好像是“完了”。但雪豆一个刚生下来的孩子,怎么能喊出这样的话呢?李作民就叫接生婆再打她一次。接生婆打了,雪豆也喊了,还是喊的“完了”。接生婆把眼睛瞪得都要掉出来了,问李作民,听清了?李作民没做声。他其实知道接生婆也听清了,但他知道接生婆和自己一样都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生婆或许是想听得更清楚一些,挥起她的干巴掌在雪豆的脚心一阵猛抽,雪豆就跟着抽打的节奏喊出一串“完了”来。
接生婆和李作民都不愿说出自己听到了什么,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来自于冥冥中的不祥。这时候,他们都想起了女人。原来女人生下孩子以后就昏过去了。李作民在接生婆的指导下灌了女人一碗热开水,女人活了过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