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器


□ 缪克构

  面前的盲人词鼓手似乎有点面熟。在我偶然的回神中,我发现他的温州词鼓唱得实在太差,要不是我正沉湎于一件往事之中,我真想跟他说,在我见过的所有的盲人词鼓手中,他的技艺是最差的一位。
  一大片潮湿正将我带入某个雨季之中。由于风向预测错误,满载黄鱼的船最后停靠在一个叫炎亭的地方。我真不知道此地离我家乡盐廒有多远。看着这淅淅沥沥绵延不绝的雨,我担心那些刚刚打上来的弃置于船舱中的黄鱼,肯定会发臭、腐烂,爬出无数的小虫,慢慢地将我吞吃光。全船的人——除了我,还有三个同村人——都感到非常害怕。我是船长,他们都向我建议:还是将这些黄鱼随便卖给附近居民吧,即使只有几个钱,也比落下一身臭气要好。我摇了摇头,炎亭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了,即使每户人家都到船中挑走一担黄鱼,也不能让船舱空出一半。海神面前我注定发不了财。前一年里,我们没有遇到一次像样的黄鱼汛。这次出海已经一个月,先是在一场莫名奇妙的风暴中迷失了方向,然后意外地打到了一舱又大又肥的黄鱼。就在我们归航之际看错风向,一次三十年不遇的低级错误,让我们突然置身异乡。
  我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趁黄鱼还新鲜,请附近居民将它们全部分走,拿回家中,剖片晾起来。“等这些黄鱼都变成了鱼干,我们就收回其中的大部分,留下小部分,作为给村民的酬谢。”那些收购黄鱼干的小贩子们不知道在我家中已经着急地等了多少天了,我却只能在陌生的地方——炎亭,而不是家乡盐廒,冒险做这件事情。
  我请炎亭村长驼背锡来监督这件事情,有条不紊地让每户人家都从舱中挑走三担黄鱼。做完了这些事情,我请驼背锡到舱里喝酒。
  驼背锡其实长得很好看——除了背有点儿驼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船长真是精明啊,要不然这满舱的黄鱼只有等着发臭,然后再次扔到海中去——当然那已经不是黄鱼啦。”
  我为他斟满了酒,“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天上出个太阳了。如果事情真正能成,我们是不会亏待村长您的!”
  驼背锡嘿嘿一笑,说:“你们竟碰上了百年不遇的特大黄鱼汛,真让人纳闷。但你们的船突然停泊在我们炎亭,我倒丝毫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几天前,我的瞎子弟弟说,他在夜里听到了黄鱼的喊叫声,有很多很多的黄鱼在叫,自己一宿未睡。过几日,我弟弟就要结婚了,我妻妹要嫁给他。”
  对驼背锡这些话,我将信将疑。因此我答应他,明天就到他家喝酒。他的瞎子弟弟竟能在夜里听到黄鱼的叫声……我感到已经有无数条黄鱼正向我游来,仿佛我每撒出一张网,总能网回一根金条。
  第二天我没有见到瞎子弟弟,驼背锡说,他喜欢唱温州词鼓,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见到了驼背锡的妻子。她长得异常的好看,我甚至有点想入非非。要知道,我离家已经有一个多月,在四个男人的天地中,在有风有雨到处是惊险的大海中,我不知已憋闷了多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