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器


□ 缪克构

  面前的盲人词鼓手似乎有点面熟。在我偶然的回神中,我发现他的温州词鼓唱得实在太差,要不是我正沉湎于一件往事之中,我真想跟他说,在我见过的所有的盲人词鼓手中,他的技艺是最差的一位。
  一大片潮湿正将我带入某个雨季之中。由于风向预测错误,满载黄鱼的船最后停靠在一个叫炎亭的地方。我真不知道此地离我家乡盐廒有多远。看着这淅淅沥沥绵延不绝的雨,我担心那些刚刚打上来的弃置于船舱中的黄鱼,肯定会发臭、腐烂,爬出无数的小虫,慢慢地将我吞吃光。全船的人——除了我,还有三个同村人——都感到非常害怕。我是船长,他们都向我建议:还是将这些黄鱼随便卖给附近居民吧,即使只有几个钱,也比落下一身臭气要好。我摇了摇头,炎亭这个地方实在太小了,即使每户人家都到船中挑走一担黄鱼,也不能让船舱空出一半。海神面前我注定发不了财。前一年里,我们没有遇到一次像样的黄鱼汛。这次出海已经一个月,先是在一场莫名奇妙的风暴中迷失了方向,然后意外地打到了一舱又大又肥的黄鱼。就在我们归航之际看错风向,一次三十年不遇的低级错误,让我们突然置身异乡。
  我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趁黄鱼还新鲜,请附近居民将它们全部分走,拿回家中,剖片晾起来。“等这些黄鱼都变成了鱼干,我们就收回其中的大部分,留下小部分,作为给村民的酬谢。”那些收购黄鱼干的小贩子们不知道在我家中已经着急地等了多少天了,我却只能在陌生的地方——炎亭,而不是家乡盐廒,冒险做这件事情。
  我请炎亭村长驼背锡来监督这件事情,有条不紊地让每户人家都从舱中挑走三担黄鱼。做完了这些事情,我请驼背锡到舱里喝酒。
  驼背锡其实长得很好看——除了背有点儿驼外。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船长真是精明啊,要不然这满舱的黄鱼只有等着发臭,然后再次扔到海中去——当然那已经不是黄鱼啦。”
  我为他斟满了酒,“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天上出个太阳了。如果事情真正能成,我们是不会亏待村长您的!”
  驼背锡嘿嘿一笑,说:“你们竟碰上了百年不遇的特大黄鱼汛,真让人纳闷。但你们的船突然停泊在我们炎亭,我倒丝毫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几天前,我的瞎子弟弟说,他在夜里听到了黄鱼的喊叫声,有很多很多的黄鱼在叫,自己一宿未睡。过几日,我弟弟就要结婚了,我妻妹要嫁给他。”
  对驼背锡这些话,我将信将疑。因此我答应他,明天就到他家喝酒。他的瞎子弟弟竟能在夜里听到黄鱼的叫声……我感到已经有无数条黄鱼正向我游来,仿佛我每撒出一张网,总能网回一根金条。
  第二天我没有见到瞎子弟弟,驼背锡说,他喜欢唱温州词鼓,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见到了驼背锡的妻子。她长得异常的好看,我甚至有点想入非非。要知道,我离家已经有一个多月,在四个男人的天地中,在有风有雨到处是惊险的大海中,我不知已憋闷了多久。
  我和驼背锡面对面坐在一张圆桌前。驼背锡的妻子先上了几道菜,然后又给我们各人拿了一壶酒。她对我说:“这酒不知放了多少年,除非稀客,我们不拿出来招待人的。”
  驼背锡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满屋的香味,我心里暗想:人好,酒更好,真是好酒!可他倒给我的一杯,我却感觉到一点香味都没有,而且舌根发麻——凭我多年品酒的经验,我想,我该带领几个伙伴赶快逃离此地,一场杀身之祸,似乎马上就要来临了。
  就在我拔腿想跑之际,突然有一种力量极力告诉我,在这次噩梦一般的出海经历中,我必须为自己留下一点什么。
  在驼背锡的妻子转身离开之际,我借口方便一下,绕到了驼背锡的身后。掀起一条长凳将他打晕过去,然后摸进了内房。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驼背锡的妻子正在抹澡。她变得更年轻了,回过身来看了我一眼,慌慌张张穿衣服,她行动速度之快让我深感吃惊。我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将她放倒在床上。在整个过程中,她几次想挣脱,并不说话,口中只是咿咿呀呀,像个哑巴。我突然想起了驼背锡的话:“过几日,我弟弟就要结婚了,我的妻妹要嫁给他……”
  
  盲人词鼓手终于断断续续将一曲词唱完了。
  父亲从记忆的莽原中走回,吩咐母亲上饭。每次请路过的盲人词鼓手唱词,父亲总是这样招待他们:先上黄鱼头,后上白米饭。这在贫困年代中是一场盛宴。父亲用一根火柴梗剔着牙缝,将口中残余的黄鱼肉一一除去。他刚喝过酒,满脸红光,七八成的醉意,十二分的舒坦。在他的对面,盲人词鼓手还在断断续续弹拨着牛皮筋。也许摆在他面前的两个黄鱼头的香味屡屡飘进鼻中,他每句唱腔在坚持了三分钟的正调后一次又一次滑向了食欲的边缘。好在父亲并不在意,在正午的阳光之下,他正细眯着眼睛,看着从檐角垂下的一株瓦花……
  父亲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现在的黄鱼真是越来越少了,每个黄鱼头代表一条黄鱼,但黄鱼头显然要比黄鱼香得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