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彼岸


□ 尤凤伟

彼岸
尤凤伟

年前于洪彬从国外回来。在公司办公室刚落坐,秘书安红便敲门进来。她没像往常那样先去饮水机旁为老板泡茶,而是径直走到于洪彬面前,说:于总,有件不大的事,宋部长已处理过了,要不要向您汇报一下?
于洪彬将手机掏出来放在桌上,朝安红点了下头。
安红说:是这么回事。公司后勤一个杂工跑出去敲诈超市,被公安拘留了。
于洪彬说:这与公司没什么关系吧。
安红说:是没关系,可那人讲是因为公司欠薪,没钱回家过年,这才去干敲诈的事,这就把公司牵连进去了。
停停又说:真讨厌,报上登了。
安红说毕递给于洪彬一页剪报。
于洪彬很快看了一遍,对这桩敲诈案也就了然于心了。记者自然是从公安方面得到的信息。报道俨然是一个案件介绍:徐某,男,十八岁,吉林县人,本市外来务工人员。据犯罪嫌疑人徐某交代,本欲回家过春节,没钱购买车票便铤而走险,给某超市打电话,称已在超市某处放置了爆炸物,随时可以爆炸,让超市立刻将五千元人民币放在某路口处的第某个垃圾桶内,不准报警,待他拿到钱后再打电话告诉炸弹藏在什么地方。超市接到这个敲诈恐吓电话不敢怠慢,立刻疏散顾客,并报了警。警察随之对整个超市进行搜查,结果什么也未搜出,虚惊了一场。接着警察便着手破案,不久便将犯罪嫌疑人徐某缉拿归案。文章结尾是那句不变的“等待徐某的将是法律的严惩”的惯用语。看完报道,于洪彬安下心,说:报上并没透露徐某在哪家公司嘛。
安红说:是宋部长动作快,抢先与各媒体进行交涉。没别的,一家给了个广告。
于洪彬点点头,却没说话。
安红临出门时说了句:于总明天的政协委员社会调查活动可别给忘了呀。安红也算是个会揣摩老板心理的下属。这么叮嘱一句像老板对这个在政界上的职务很看淡似的,尽管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圈内人都知道,商场中人对“委员”、“代表”一类头衔是很看重的。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如果不是宋部长的节外生枝,那个前杂工现犯罪嫌疑人“徐某”恐怕永远也不会在于洪彬脑子里过一过。接近中午时分,高个子宋部长进到办公室向于洪彬请示年前对相关部门与个人的答谢事宜,虽是惯例,但每年都有变化,需老板拍板。之后又讲电视台将在午间新闻里重播那起超市案,问于洪彬要不要看看。于洪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宋部长走到电视机前,打开并替老板调到本市频道,然后哈着腰走出门去。
于洪彬在电视机前面的沙发上坐下,闭目养起神。他有些怪宋多事,就算处理好了也是一件操蛋事,又何必让他再烦一次心。他一度想关掉电视机,却没有,他忽然生出一种好奇心,想看看那个愚笨又胆大妄为的“徐某”是副什么模样。
如果中午没有应酬,于洪彬大多在办公室吃午饭,当安红把盒饭摆上茶几,电视里便播起午间新闻。于洪彬边吃边等那条相关信息。似乎安红也晓得老板等着看什么,便站在一旁相陪。没过多久,那条新闻播出了。
新闻是以记者采访的形式展开的,先是女记者手持话筒介绍案情。随后镜头摇到犯罪嫌疑人“徐某”身上。与于洪彬预想得大相径庭:“徐某”不是个彪形大汉,面相也不呈凶恶,他清瘦腼腆,面对镜头神情犹同一个犯了错等着老师批评的中学生。不知怎的,于洪彬心里顿时有一种极不舒畅的感觉。

接下去是记者与“徐某”的一问一答,镜头却一直对着“徐某”的脸……

你在“那家公司”做什么工作?
杂工。
干了多久?
九个月零十二天。
一直没给你开工资?
嗯。
所以你就去敲诈超市?
嗯。
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行为?
知道。
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干?
没办法。
什么叫没办法?
想回家过年。
真的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
嗯。
那为什么你没再给超市打电话也没去指定的地点取钱?
心里害怕。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放弃?
是,不想干了。
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很快被抓住?
知道,不该用那个卡给家里打电话。
为什么急着打那个电话?
告诉爹妈不回去过年了,报个平安好让他们放心。
你认为你的犯罪与你干活的那家单位有没有关系?
有。他们给了工钱就不会干这事了。
你本人就没责任?
有。
那你认为是老板的责任大还是你个人的责任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