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给幺指打个结


□ 尹向东(藏族)

“你看,那像什么?”嘎玛指着窗外说。

  泽翁正专注于康巴卫视的歌舞节目,他看看窗外,从窗口张望,能看见岭卡溪草原大部分的房屋,纯木质结构的藏式住房错落有致地散落在草原上。楼房只三层,房顶是一色的平台,煨桑、晒太阳都很方便。

  “看什么?”

  “屋顶上的。”

  屋顶上除了经幡就是圆圆的电视接收器,形状像大铁锅,牧民们都戏称为锅盖子。泽翁说:“就像铁锅啊。”

  嘎玛呷了一口酒,他习惯在喝酒时发出的声音,像每一滴晶莹的青稞酒都裹挟着燃烧的火焰,烙了他的舌头。只有泽翁知道他这是在享受和炫耀。放下酒碗后他连连摇头说:“你不觉得它们更像一只只伸着的碗吗?”

  泽翁再次看了看窗外,天光已经黯淡,远山只剩模糊的剪影勾勒出天际的轮廓。许多家屋顶都安装了接收器,在朦胧的光线中,那些接收器也像一只只银白的瓷碗。泽翁点点头,顺应嘎玛说:“说碗也像。”

  嘎玛摇摇头,感叹地说:“可不就是一只只向天空乞讨的碗吗。”

  泽翁明白他想说啥,这是近两年时间里嘎玛最大的变化,凡事都爱抱怨和感叹。人到四十,照理许多事更能看透彻,嘎玛却仿佛年满四十才发现这世间的新面孔,除开好奇,唯有抱怨了。泽翁不愿听他的议论,指着电视说:“看节目吧,这是县上的歌舞团在表演。”

  嘎玛转过头来,看着泽翁痴迷的眼神,平日里电视基本固定在康巴卫视的藏语节目上,但这会儿嘎玛不愿意看这个台,他拿起遥控器,乱按了一个台说:“整日看这有啥意思,跳的唱的我们都熟悉,得看看新鲜的嘛。”

  泽翁说:“你汉语又不好,能看懂?”嘎玛说:“不懂慢慢看,慢慢学,迟早就能看懂了,只看懂的,别的东西几辈子也没法明白。”

  泽翁就端起酒碗说:“喝酒,反正看啥都是个看。”

  电视里正播放直销广告,一男一女在里边不停地说,推销一款手机。近段时间嘎玛正打算买一个手机,在岭卡溪,嘎玛是接受新事物最快的人,全村第一个电视接收器就是他架上屋顶的,第一台摩托车也是他从城里骑回来的。那时候他揣着钱去县城,老婆志玛说:“你骑不来买来干啥?”他非常干脆地说:“骑了一辈子马,还不会骑摩托?马是活东西呢,摩托是死的,好骑。”把钱付给卖摩托的老板后,才让别人教他骑,在县城小学的操场里,他只用了两小时学习基本控制,就去油站加满油,骑回家来,六十公里的路让他骑了足有八个小时,路上摔了两跤,额头都给摔破了,他顾不上包伤口,只心疼新买的车。现在这手机开始普及了,年轻人大多都有。嘎玛早早就动了心。

  电视里,男人和女人的语速都极快,他们讲汉语。只见那个穿西装的男人手里托着一台黑面金边的手机,女人就开始讲,不一会那手机又放置于车上,一人开车,远远对着手机说话,声音就变成文字飘进了手机。现在是那年轻漂亮的女人托着手机,男人左手拿一台摄像机,右手拿一台收录机,他们讲话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