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骂娘


□ 王子群

  这天一上班,马县长就把长冲乡的乡长黄生巧招了过来。
  马县长和黄生巧是光屁股长大的同学兼朋友,俩人一直好得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上街。尽管如此,几十年过来,俩人还是有了很大的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马县长已经是县太爷了,黄生巧却还是一个跑腿的。看到这情景,刚到任的马县长顿生恻隐之心,略施小计不动声色就把昔日的同学兼朋友变成了乡长。马县长舒了一口气,满以为黄生巧会给他也给自己争口气的,那样他就有充足的理由使黄乡长再变上一变了。虽然马县长心里这样想着,可全县大大小小的事还是使他把这件事忘了个一干二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一天,好容易才松了一口气的马县长猛地又想起了这件事,吃了一惊,连忙向群众打听了一下。当听说黄乡长什么都好时,马县长不禁夸赞道,这个黄生巧,干得不错嘛!看起来这么多年怀才不遇真是委屈他了。所以再听群众说黄乡长只有一样不好时也不以为然了,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哪样不好?群众说,不文明。他笑了笑,看着别处接着问,怎么个不文明法?群众说,特爱骂人,尤其爱骂娘。谁不是娘养的啊,能随便骂吗?他听了,几乎要笑出声来,人嘛,谁还能没个毛病,骂人也能算是问题?可又一想,就不能不感到有些不妙了,要说这骂人不是问题也不是问题,可要说是问题也是问题,且这问题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嘛。这样,马县长就再也不能不管了。
  说说,到底咋回事?本来,马县长要狠狠地训斥黄生巧一顿,让他长长见识的,可看到老同学兼老朋友一脸的可怜巴巴,不由得软了心肠。
  马县长,你别听那些个老百姓的……黄生巧辩解道。
  老同学,到底咋回事呀?马县长紧盯着老同学兼老朋友,不为所动。
  话虽柔,却柔中含刚。
  马县长虽然没叫老朋友,不过,一句老同学已叫得黄生巧心里热乎乎的了,他还能计较什么,顾忌什么呢。于是说,马县长你评评理,老百姓骂我母亲,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连吭都没吭一声,黑天白日的都三个月了,我实在忍不住了才回骂了他们一句娘,他们就受不了了,跑到你这里来告我的黑状,这公平吗?
  黄乡长觉得挺委屈。
  
  责任编辑 白连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