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呼兰河上的雾(外五则)


□ 曹海霞

  萧红的《呼兰河传》中写到爷爷把泥水中淹死的小猪剥刮干净,烤得吱吱冒油,撒上盐巴和菜花递给她吃,满嘴是油,肚子老大。一直惦念着烤小猪的味道是怎么样,从我阅读过这一幕之后。我想每个人在阅读中都会获得关于不同方面的独特情结,除了自己的因素,还有就是作者文字美。就好比美食,有专门写美食的,有文中捎带着描绘的,就那么寥寥几笔,啪地一下,好像铅块断裂一样,击中读者的心。比如周作人、梁实秋、汪曾祺、陆文夫、蔡澜、叶广苓等,能把美食的生命端上来,达到艺术境界,实在是互不辜负这一场邂逅和钟情。当然这里面包含了极为细致的观察和敏锐的感受力,或者一些天生的说不明的东西。我吃过的东西特少,又蠢,更不用提什么鉴赏品味,满是木炭味的烤焦的鸡,长胡子的大鲶鱼,平凡的蔬菜,大米,面食,我吃来都是美味的,而烤猪,大雁肉,青蛙肉,都不曾吃过,对“肥美”二字毫无抵抗力。

  萧红的书里有一个很大的菜园子,就是一架豆荚,一丛黄瓜,也写得声色动人,透过纸面可以听到枝梗嘎嘣折掉的脆响,从一个声音可以捕捉到一种敏感、孤独和纯粹,从一个味道可以接触到一个灵魂核心。《呼兰河传》是一部萧红的孤独史,一个女人在回顾多年前的黄昏,火烧云,后院的雨,还有她的哀愁。《呼兰河传》是一部长篇小说,更像是一首叙事诗,一系列散文,朴实自然,平静动人。萧红笔下的生死,悲欢,在呼兰河上空迷离如雾地蔓延。这里的人注定要湮没,却渴求着一点暖。远天的一轮月亮仿佛是一盏白灯笼,又像是招魂的幡。

  寻找

  作家梭罗( HenryDavidThoreau)寻找一种在夜间和白昼一样歌唱的“夜啼鸟”,寻找了十二年,他说:“你耗尽半生一直寻觅不到的东西,有一天却在饭桌上和它不期而遇,你寻找它像寻找一个梦,而找到它,你就成了它的俘虏。”梭罗或许无意使他的表达费解,但他的文字始终像是简朴的谜语,你瞧,他的描述轻易就使“寻找”这一命题增添了深刻的神秘色彩和透彻的美学理想。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有一段谜样的叙述:“很久以前我丢失了一条猎犬、一匹枣红马和一只斑鸠,至今仍在寻找。我曾对许多旅行者说起过它们,描述它们的踪迹,以及它们对什么样的呼唤会有回应。我遇见过一两个人曾经听到猎犬的吠声和奔马的蹄声,甚至还见到斑鸠飞入云层后面。他们也急于要找回它们,就像是自己失去的一样。”无论作家在此所指的事物是什么,我想他似乎也在传递这样的信息,那就是失落的人是很多的,他们也在寻找,而这寻找已和他们的吃饭,睡眠,生活起居一样必要且重要了。而长期以来,我对我所寻找的事物却并没有掌握确切的数据和特征,它们有的是一种声音,一种力量,一种丢失的过去,还有崭新的未来,甚或只是一些具体的男人,女人。在冥冥之中我知道那就是我想要的,虽然我不知道那确切是什么,或者那是谁,似乎每次都像中魔那样不可思议,比如说我曾寻找到过一个女人,她像一个母亲,又像一个少女,没有姓名,面目模糊,倏忽去来,极为陌生;还有一个男人,我长期依靠着他的脖颈,肩背,我爱着他,却不知道他的脸长什么样子,也从未想过扳过他的身体一睹究竟,真的从来没有,而且我发现我的旅途距离之远与我的寻找收获并不成正比,在人群集中的地方,我并不能多得到些什么,在雨湿花成团的城市街头,我反而遗忘得更多,我的身体也比平常时候更加迅速地消瘦。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一个群体充斥着遗忘,麻木与阿司匹林更糟糕的了,因为他们已不知道失望的滋味,痛苦的刻度,或是垂垂欲落的喜悦了。在这样的时候,当然也是在所有的时候,对于那些寻找者来说,应该要始终记得,不要忘记,我们的寻找初衷,寻找目的,以及寻找这一行动本身的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