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装饰艺术中美的内向生成


□ 杨 伟


<a href=装饰艺术中美的内向生成图片1" />
美的内向生成是指美在某一事物上持续向内强力凝聚,美由涵盖事物全部存在的整体指向变为对于事物方方面面的多个指向,美在分化了的多个指向上继续凝聚,使事物的部分存在在美的意义上分化出来,成为具有独立或相对独立审美意义的实体。这个实体要么在事物中被超常放大,要么以新事物个体的身份从中分离出来,我们把这个过程称之为美的内向生成。在装饰艺术中,这个过程表现得很突出,以至这种美的内向生成成为装饰艺术持续自我生成运动中的一个装饰美的基本生成方式。

一、 风格美的内向生成

所谓风格美的内向生成是指在时间和空间两者兼存的整体范围内装饰艺术的某种存在,从它存在的原初状态向着它的成熟典型状态生成过程中美的生成运动。当风格美的生成运动在某一时间段内展开时,它表现为一个纵向的过程,它是这个时间段内某种装饰艺术形式纵向运动中,不同状态的整体特征美的形成。对它所生成的美的语言表述是所谓某个时期、某种装饰艺术形式的风格美。一种装饰艺术都有一个起点,在这个起点上,此种装饰艺术的原初状态自发地生成,它是具原始内在力量的自发表现,这种表现一旦成为事实,一种逐渐增强的具有主体性自我意识的生成过程就会持续展开,这个具有主体性自我意识的生成过程就同时内在地表现为风格美的生成。主体性自我意识渐强性存在的标志是它的风格意义上的持续选择。持续的选择伴随着选择基础上持续的强化,量的积累和质的强化最终导致一种风格美的生成。我国青铜器典型风格美的形成可以作为上述论点的例证。青铜器装饰在其向典型化形态迈进的过程中,不断舍弃其它可能的风格样式与元素,而不断选择与恐怖狰狞有关的风格元素并加以持续强化,在这一风格美内向生成的过程中,取向于恐怖威慑、强化狞厉之美,这种美以量和质的强力凝聚为基础,终于成为青铜装饰的风格之美。

二、 形态美的内向生成

形态美的内向生成是指在作为形态聚合的原初形象的基础上某种形态的内向生成运动所体现的某种形态美的生成。这种原初形态是由一种内在的原始力量自然催生的,可以被认为是多种可见形态的聚合和多种形态结构的聚合,在形态的进一步生成运动中,所有这些可见形态和形态结构都有可能在凝聚了足够多的美感能量之后成为某种新形态的生发点,如果是可见形态,它可能被持续选择、修改和放大成为形象中的主导性形态,而形态结构则有能被赋予可见形象并进入某种持续的修改和放大过程,而且在随之而来的生成过程中有可能实现独立化。所有这些过程潜在地都是美的生成过程,当人们把美过多地赋予某种形态时,美感就会积聚在某形态上,而原初的形态则有可能被抛弃。

三、材质美的内向生成

不同的材质有可能成为不同美感的载体。只有在人们对它输入足够的美的能量之后,材质才有可能显出美,从形成的意义来讲,材质只有在逐渐地成为装饰艺术的造型元素之后,才有可能获得装饰艺术造型的意义,而这与材质美的内向生成又是一个过程的两个方面。形象的原初状态无疑包含着材质,但形象是被一种原初力量催生的,往往这种力量并不着意于材质,而是着意于形象。因为此时材质不可能获得脱离形象的意义,它只是作为形象物理存在的支撑体存在的。这里,材质的美必须建立在形象充分生成发展基础上才有可能,因为材质的美只有从形象那里吸取足够的美感能量之后才会成为某种美感的载体。当人们长期充分地倾情于形象,长期地将美的意义投射到形象上之后,组成形象的一切都会变得美起来。由于某种原因,形象的某种材质逐渐变得越来越具有美感,材质从形象的限制中挣脱出来,获得相对独立的美感存在,而形象的美则相对弱化。我国宋代龙泉瓷中哥窑烧制的青瓷其主要美感特征是釉面的裂纹,即所谓的“开片”,但在烧制这种青瓷的初始阶段,艺人们并未把这种“开片”看作美的东西,而是看作一种尽量避免的缺陷,当不能避免时,就把他当作一种无可奈何的东西接受下来,在这个阶段,艺人们着意的仍然是形成这种青瓷的原初力量所催生的初始状态,当美感在这种形态上长期凝聚,内向深入到形象的方方面面时,“开片”这种材质形态便开始吸收美感能量,人们逐渐把它看作美的,此时“开片”开始提出更进一步的美感方面的要求,于是人们便把它当作美的形式进行追求,通过控制纹片的开裂方式,人为地使他们形成自然的装饰,像小如鱼子的“鱼子纹”、大片弧形的“蟹爪纹”、大小相同的“石圾纹”等,于是哥窑青瓷“开片”的材质美就生成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