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典放歌



  
  浣溪沙
  
  透过一层薄如白膜的回望,谁家的女子,正与水声应和着一曲动听的调子?
  残叶下被西风消瘦的余香,从一句古诗中漂浮而来,湖水的波纹里是谁含笑而过,把块笑脸装点成满树红花。思念中的女子,被思念的女子,你凭栏而望,浣纱的目光里热情似火,你就注定饮醉那一杯相思的苦酒后,何去何从?
  鸡鸣鹊应,细雨打在梦的边缘,泪珠正盈盈欲滴。那长长的路究竟有多远,那茫茫的荒野究竟有多宽,又该有谁呼唤你的名字?
  手卷珠帘的感觉,我能体验吗?一阵风带着落花飘去,那花主是我在乡下土生土长的妹妹啊,遥远的阳光晒干了丁香的愁苦,笑脸以外,青鸟为何不从云中把我的梦带来。
  此时,我在恨那匹迟到的马。在时间里穿行的马啊,我将砍断你迟到的马蹄,为何不一疾如风地把一段苦苦的恋情送回。
  
  蝴蝶儿
  
  蝴蝶儿的语言从野外的一声风中飘过,阳光比心情更为温暖。这是乡下,野花是最丰富最多情的招引。
  为了一朵花,为了一个沉默已久的名字,我找遍了树影与山路弯曲相握的空隙。站立在另一片蓝天下,听久违的歌声从乡下孩童的纯真里流出一瓣粉红粉红的真诚。
  晚春里淡黄的衣服越过一棵草的高度,两只相依为命的蝴蝶儿以歌唱的方式靠近,靠得比生命的距离还亲。
  我们以爱情的目光去欣赏这树风景,倚窗学画的姑娘,前方,便是唐朝的田野,后方,便是宋朝的风,目光从唐时的田野流淌出花间的回忆,迎着宋时的风双双起舞。
  我听见一句承诺,立于花期之间,生于时间之上,但却传于永恒之外。
  蝴蝶儿轻舞的姿势,我们可以想到一场大雾过后,温暖仍会从另一个人影中得到升华。
  
  梧桐影
  
  心情乘一轮月光而归,家园的牵挂胜过涉水的艰难。
  今夜,我把一生的思念整个寄向村庄!
  我知道,同一个梦中,却是不同的人,在月色清淡的窗前,谁能准确地判断一个人的归期。
  那些遥远的日子已经逝去,此时,梧桐宽大的叶片解冻着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昨夜一场大雨,梧桐被雨中的盼望打伤,一根长长的线牵引着两颗甚至多颗不同的心。梧桐这边,梧桐那边,我就站在梧桐的影子里,听母亲的呼唤,听父亲的羊鞭。
  我来自大山里的亲人啊,就是村庄里那棵高大的梧桐使我想起了你们。
  梧桐叶是伞,在夜间,我就在这把伞下睡觉,梦我在黄土地里生老病死的父老乡亲。
  
  鹊桥仙
  
  我听见一种声音来自玫瑰飘香的夜里,星辉淡淡人影枯瘦成一弯浅浅的新月。这个时候,我在怀念谁的歌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