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排大戏(中篇小说)


□ 曲连波

曲连波

  昨夜的一场大雪把红安村捂得严严实实。在悠扬的《东方红》乐曲伴随下,太阳缓缓升起,照得整个村子就像一堆堆、一簇簇的白灵菇,若不是一缕缕炊烟升起,很难辨清这是一个三百多户的大村子。新闻联播一结束,大喇叭就响起了村革委会主任张大发那浓厚的山东腔。按着老习惯,他先对麦克风“嘭、嘭、嘭”敲三下,再“噗、噗、噗”吹三口,然后开始广播:

  “贫下中农同志们、社员同志们,注意了!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特大好消息,为庆祝粉碎林彪反党集团的重大胜利,上级要求我们过一个革命化春节。大队革委会决定排一出大戏,叫《沙家浜》,这可是大事噢!一会儿吃完饭,小学老师、共青团员、基干民兵都到大队部开个会儿,研究研究。大姑娘、小伙儿乐意排戏的都来啊,来晚了就没有角儿了,黄瓜菜可凉了。我再播送一遍……”

  红安村东靠牤牛河,北倚岱王山,是方圆百里的大村,相传是满清入关前的粮草储备重地,由关、伊、富、赵,吴、唐、金、陶八大将领镇守,史称“八大屯”。满族风情浓郁,特别是过年时,大秧歌从腊月二十三扭到正月十五,老少齐上阵,走村串户,快乐极了。“文革”以来,大秧歌被定为“四旧”,不敢扭了,过年也少了很多乐趣。张大发这一重要通知,就像滚烫的油锅倒进了半瓢水,炸了!全村顿时热闹了起来,忙起炕的、做饭的、喂猪打狗的、梳洗打扮的……你喊我、我叫你,一个个、一伙伙年轻人打闹着、说笑着陆陆续续涌向大队部。

  一条小河把红安村一分为二,北屯以满族坐地户为主,南屯以山东、河北等外来户居多。虽经多年融合,拐弯抹角都沾亲带故,可两屯间还有些说不清的疙疙瘩瘩。特别是年轻人,有事没事总爱找个茬儿斗斗嘴、打个架。

  这时,大队部门前,南北两屯年轻人又相遇了。北屯领头的赵大喜子首先挑衅:“南屯的弟兄们,我们是坐地户,正规军,就演新四军‘十八棵青松’;你们是‘盲流’外来户,杂牌军,就演日本鬼子、伪军吧。行不行啊!”北屯人一顿叫好。南屯领头的宋豁牙子马上接话:“大喜子,就你那傻乎乎、笨了吧唧的样,还演‘十八棵青松’呢?我看你演土匪傻大个儿还行。对不对呀?”南屯人一通掌声。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大喜子人高马大,心眼儿直,最怕人说他傻:“豁牙子,你敢埋汰赵大爷,不想活了,给我打!”说完随手抓一团雪打了过去。瞬间,半空中雪团飞舞,吵骂声欢笑声乱作一团。激战正酣时,张大发赶到,连忙喊:“别打了!别打了!”没想到却成了攻击重点,一顿雪球把张大发打得晕头转向,成了雪人。打完了,闹够了,大伙忙上前给张大发拍打雪。张大发并不生气,但还是板着脸喊:“你们这帮兔崽子,见面就掐,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走!开会去。”大伙一哄涌进了大队部。

  大队部有一百多平方米,南北两铺大炕,是社员开会学习没事闲聊的地方。看人来得差不多了,张大发清清嗓子说话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