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医扁伦


□ 徐国平

●徐国平

  整个浞城只一家药铺,就是妙春堂。

  妙春堂的老板扁伦,善于配药,据说还是神医扁鹊的后裔。

  扁伦父亲辞世早,年岁尚轻就挂牌行医,很多同行瞧不起他。那年,浞城人传染了一种奇怪的瘟疫,死了不少人,许多药铺都束手无策,就连扁伦也关了店门。五日后,扁伦一脸蜡黄,终配制出药方,分给患者服下,不出一日便药到病除。只是扁伦尝药太多,险些坏了身子,调剂半月才恢复气力。

  胡大棒原是土匪,杀人越货,恶事做绝,后投靠国民政府,混了个司令头衔。他调任浞城没几日,就来到妙春堂。原来他得了一种花柳病,久治不愈,虽连娶八房姨太太,仍无己出。

  扁伦面色淡定,带胡大棒到内室观望片刻,就配出药方。

  胡大棒砍过好几个中医的人头,见扁伦这么从容,边提着裤子边威吓说,若是糊弄本司令,小心我毙了你。

  扁伦微微一笑,医者父母心,我不管你是司令还是叫花子。

  两月过后,胡大棒亲带一队卫兵,还动用了军乐队,吹吹打打来到妙春堂。原来,胡大棒顽疾痊愈,八姨太还有了身孕。

  胡大棒欣喜过望,下令浞城只准妙春堂一家挂牌行医。

  扁伦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再三劝止,可胡大棒一意孤行。

  这天,扁伦正在内室给一病人问诊,警察局派人来请。扁伦便被带到监狱,只见牢房里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年轻女人,四肢都被打折。

  扁伦于心不忍,忙取出跌打药敷在女人的伤处,并将她的骨折的骨节一一推拿回位。

  女人双目里透出一丝感激的笑容。

  扁伦有些同情地问他,你一个弱女子,何苦这般吃苦受罪?

  女人语气一下子变得铿锵起来,为求天下劳苦大众翻身。

  扁伦一怔一怔的,有些不懂女人这话的意思。

  扁伦尽心给那女人换药疗伤。胡大棒发话,不能让那女人死了,要活口。

  一日晚饭后,扁伦有些乏困,正想歇息,前堂跑腿来敲门,说有人登门求医。扁伦随即到前堂,见是一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扁伦问病在何处,那男子一脸焦灼,说病在心处。扁伦便带至内室,正要把脉问切,那男子见无他人,直言道,久闻先生医德仁厚,为人正直,能否帮我办一件事情?扁伦有些警觉地问,啥事?那男子轻声说,救我一位同志。

  扁伦慌忙吩咐跑堂看好外门,谁也不许进来。内室的灯亮了半宿,扁伦才开门亲自将那男人送走,并一再叮嘱他,照方吃药,那男人鞠躬回谢。

  日上三竿,扁伦拎着药箱又去监狱。这回给那女人煮了一碗汤药,说是调理身体。

  午饭过后,扁伦正靠在椅子上小憩,被警察局的人闯进来惊醒,说那女人不行了。他慌忙赶到监狱,见那女子面色惨白,口鼻窜血,气脉皆无。扁伦对一旁的胡大棒摇了摇头,说,女子体弱,难堪重刑,内脏俱裂,气息全无。胡大棒大骂了手下一通。

  那女人当即被抬出监狱,草草扔到了荒郊。

  隔日,扁伦来到胡大棒府上,说要出城采购草药。求司令通融一下,开张特别通行证。说着,他让随从抬进一只红木箱,打开一看,满是红纸包裹的大洋,耀得胡大棒那两只小绿豆眼直放绿光。

  有了特别通行证,扁伦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几日后,就来到一处遍山映山红开的山脚下。

  为首的那魁梧男人,兴奋地握紧扁伦的手说,药材安全到达苏区,太感谢您了,扁先生!

  身旁一个后生,甩手扯下头巾,露出一头飘逸的秀发,也攥住扁伦的手,感激万分地说,死而复生,扁先生,真是神医啊!

  扁伦开怀一笑说,言重了,救人疗伤本是医者本分,你一弱女子胸怀天下苍生,铁骨铮铮,更是不让须眉啊!

  原来,那女人是浞城的中共地下党,叫方晓,为苏区红军筹集了一批急需药品,只是没等送出,就被叛徒出卖了。幸亏她将药材藏在一处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地下党十分焦急,多次派人相救,都未成功。后来打探到扁伦跟胡大棒的特殊关系,浞城地下党魏书记便冒险到妙春堂,一番话语立马打动了扁伦。

  扁伦苦思了半宿,配制出阴阳汤,便告知了魏书记详细营救计划。

  果然方晓喝下阴汤,慢慢便气息皆无,形同死人。早巳守候在监狱外的地下党,立马将方晓救走,灌上阳汤,没出半个时辰,方晓竟气息皆通,犹同熟睡中醒来。

  扁伦当时也捏着一把汗,此药服下相隔不能超过三个时辰。

  本栏责任编辑/杨文学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神医扁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