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云深处的哀牢山云雾林


□ 章永江等

章永江 莫晓雪 刘玉洪

  哀牢山这个名字,乍一听来,似乎意为“一座令山里人忧伤的牢房”。其实,哀牢山的名字源于2400年前的哀牢古国,“哀牢”是“酒气浓”的意思,当地民风之豪放可见一斑。孕育这种民风的也许正是这座绵延500千米、纵贯云南中南部的哀牢山。哀牢山也一如鲜为人知的古哀牢文明一样,神秘而令人向往。

  哀牢山形成于中生代燕山运动时期至第四纪喜马拉雅造山运动时期。从地理位置上看,哀牢山是我国云贵高原、横断山脉和青藏高原的结合地带,也是一条连接云南热带和亚热带的纵向走廊。特殊的地理位置、复杂的地形地貌和温凉湿润的气候条件共同孕育了哀牢山葱郁苍茫的原始森林,也使其成为动植物区系地理成分交汇之地。

  云深深雨蒙蒙

  哀牢山上海拔2000多米的原始森林长年处于云雾之中,享受着丰沛雨水的滋润。这片森林被称为亚热带巾山湿性常绿阔叶林,也被称为亚热带雨林或山地云雾林。雨季,西南季风带着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与来自太平洋的东南季风在此交汇,行进途中,一旦遇到层层山峦便形成降雨,因此这里的雨水格外充沛。冬天的哀牢山虽然也有霜冻和白雪皑皑的日子,但温度却不会特别低,这要归功于哀牢山北边的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它们使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难以长驱直入。良好的水热条件使这里的亚热带湿性常绿阔叶林可以一直分布到海拔2600多米处,而在我国东部的亚热带山区,常绿阔叶林只能分布在海拔1000米以下。没亲自体验过的人可能很难想象雨林或云雾林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只要你漫步于哀牢山的原始森林,来自视觉、触觉和嗅觉的多重感官体验就会让你立即对雨林或云雾林产生深刻的印象。地上,松软而潮湿的枯枝落叶层犹如厚厚的地毯,散发着泥土特有的芳香,大树小树长满蕨类、苔藓和地衣等附生植物,在雾水的浸润中显得格外翠绿。云雾时常在林内徘徊,阳光偶尔透过云雾洒在丛林深处,让林中的一切都变得如梦如幻。云中的水汽也常常被树叶留住,水滴顺着树叶长长的滴水叶尖往下滴。当然,泥泞的小路也许会让你的鞋底变厚几公分,还有那潜伏于土中、等待有人或动物经过时伺机吸血的蚂蟥也会让你有些害怕。然而,雨季里,如果在群山环抱的哀牢山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研究站住上几天,你也许会觉得自己如同生活在白云之间的神仙。长达半年多的雨季里,晴朗的日子屈指可数,余下的日子不是下雨就是起雾,有时候,漫天大雾甚至可以持续好几个日夜。

  哀牢山的原始森林中,最典型的植被类型是以壳斗科植物(如景东石栎)为标志的常绿阔叶林。其他分布较多的还有樟科、山茶科和木兰科植物。这些植物也是我国南方常绿阔叶林的标志和精华。正如吴征镒先生所说的,哀牢山的常绿阔叶林是“和巾国江南(广至日本西南部)广大的常绿阔叶林一脉相承,但异地分化的”,是“常绿阔叶林生态系统亚热带唯一地域广大、类型多样的代表之一。”可能是“白垩——老第三纪以来森林的残余或其直接后裔”,因而“对全世界生态系统的研究是至为重要的”。从植物区系上来看,哀牢山的常绿阔叶林是东亚成分、热带东南亚成分和当地特有成分的荟萃之地。丰富的植物多样性使哀牢山的常绿阔叶林成为云南植物王国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哀牢山的原始森林中有不少国家级保护植物,如红花木莲、桫椤、滇山茶、似血杜鹃和水青树等。绵延数百千米的哀牢山南抵绿春县,北至楚雄市,纵贯云南的热带和亚热带,这一特点也使哀牢山成为许多动物南来北往的通道或安居的乐土。这里有很多国家级保护动物,如黑冠长臂猿、绿孔雀、黑叶猴、蜂猴、懒猴和云豹等。在这里生活,常常有机会听到长臂猿的吼叫和鸟儿“叽叽喳喳”的唱和声,还能看到马鹿、野猪、松鼠、麂子和山鸡在林间奔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