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空跨越不能抹去的印痕(散文)


□ 李博

  很喜欢听老狼的歌曲《同桌的你》,它那带着些怅惘感的忆念,让我想起了少年时代的同桌。我们那时还都是稚气未脱的小学生。有一天,班里新来了一个女同学,并和我分到了一张课桌。她是一个混血小姑娘,出生在哈尔滨。但她的性情和班里那些循规蹈矩得有些沉闷的女生不一样。她表情丰富,尤其喜欢笑,对每个同学都一样,笑的声音不大却非常灿烂。因为和我同桌,我听到那银铃般的声音格外多。在我的记忆里,这笑声如同闷热难耐的房间突然打开窗子,让人感受到只有清晨花圃里才有的清新的风……

  小学生之间的争辩比较少,我的同桌则不然,从松花江水是什么颜色,到教堂的钟声代表什么,从秋林公司的看门人是哪国人,到音乐教室有几扇彩色玻璃,都和我各持己见争个不完。她对我那时喜欢看沈曼云、严绍唐画的武侠小人书,不但不感兴趣,还讥讽那是些野蛮的东西。我反问她: “那你说什么不野蛮?”她微笑着,眼神里含着深意,用俄语念出一长串十几年后我才知道的名字,并做出一个弹钢琴的动作。当时,我把这看做是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好像与我毫不相干。直到有一次班里开联欢会,她用小提琴拉起了一支乐曲,听着那舒缓优美得如同一股清流在无尽的白桦林里穿过,又像月光在卷着浪花的水面上徜徉……那是我第一次感受音乐所带给自己的美的画面,和任由我们自己领悟的另一种语言。使我从此对到音乐教室上课不再反感,并经常驻足某个商家窗口,去聆听几个大胡子的俄国老人演奏那好像流淌着他们去国离乡往事的乐曲。

  我曾经到过同桌的家——萧红写过的那条商市街一栋俄式住宅。她的俄裔母亲,像我后来读托尔斯泰小说所熟悉的那些俄国女性一样美丽、热情,尤其是她的一身黑色裙服,和白皙面孔上的那双透着忧郁的眼睛,总让我想到安娜·卡列尼娜。由她家墙上的彩色壁纸、雕花沙发和窗外花园飘进来的花香,混合着屋子里淡淡的奶香,我现在推断,这位高贵的妇人应当是“白俄”贵族。至于她的华人父亲,我的同桌是后来才告诉我的。这位母亲用并不生硬的汉语和我交谈了些什么,已全然忘怀了。所记得的只是一句“你很喜欢武士?”我知道这是我的同桌告诉她母亲的。喝过放了糖的红茶之后,这位母亲坐在钢琴前,让她女儿用小提琴与她一起演奏了一曲我不知道是哪位作曲家的作品,只是那缠绵柔曼里深含着的凄婉,和我同桌拉琴的那份优雅,至今还深刻印在我脑海里。我想,我的同桌之所以有那么好的小提琴演奏水平,和与琴声一样清新、美丽的雅致,肯定与这位艺术气质绝佳的母亲有着传承关系。

  不久,我们全班到太阳岛去“远足”。当渡轮到达松花江北岸,老师让同桌之间牵着手走下船板。我和同桌竟然忘了下船后要松开手,直到几个女同学指着我们在窃笑,我才红着脸放开那紧握着的、至今余温犹存的手。

  那时候的太阳岛,并不像郑绪岚所唱的那么现代化,换句话说,并没有人造的那种华美、时尚和浮夸。而是像被造物主抛在松花江北的一个伊甸园。除了几栋红色铁片屋顶的别墅之外,几乎见不到什么建筑物,到处都是高大的林木。虽然缺少次生林那种兵士样秩序井然的排列,却有着天籁之音般最原始的美。而临水的缓坡沙滩之上,到处是色彩斑驳的疏林、深浅有致的灌木,以及色彩艳丽的野花。同学们马上从管束里挣脱出来,狂奔野跳,笑声盈耳。那欢快带着童音的笑声,至今还回荡在我的睡梦里,甜美得像哈尔滨江北的香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