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雁落脚的地方(散文)


□ 宋子怡

  这里刚刚下了一场雨,雨过天晴,西天的彩霞甚是明丽。坐在宾馆的床上,我拿起手头的《雁飞塞北》,翻开第一页,就看见林予老先生写道:“走道要奔雁飞的方向。”这次我们北大荒夏令营小队来雁窝岛体验生活,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白额雁,终于飞到了该落脚的地方。

  盛夏的傍晚,天朗气清,我们乘船,开始了期待已久的雁窝岛之行,温书记热情地当了我们的向导。早在小学的课本里就学过“清水盈盈,弯汉绕绕,一望无际三棱草,疑怪白鹭争相告,年年大雁归来早”的句子,那时雁窝岛的大雁就深深在我的心中落了脚。初进雁窝岛,映入眼帘的是万顷湿地,一望无际;沁人心脾的是习习和风,清波涟漪。雨后的清新空气一瞬间就钻进了我们的口鼻,整个呼吸都充满着小叶樟、三棱草的自然气息。沿雁窝岛向南行十余里,有一大湖,色若蓝玛瑙;湖岸边绿草铺毯,野花摇曳生姿,溢香舞影,与滚滚绿浪遥相呼应。温书记说:“这里大雁颇多,盛产雁蛋,美称‘大雁湖’。”正当我沉浸在温书记的徐徐讲述,感叹这天高水阔,云淡风轻时,突然之间,受惊的雁群结队起飞,振翅声和呜叫声疾风一样掠过芦苇荡,很快它们就排成“一”字形,飞走了。看着它们翱翔于碧空,我想“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大概就是此情此景了吧。

  再往前行,水中有两只大雁正在嬉戏,然而我的目光却停留在了它们身后的一组雕像上。温书记向我们介绍:“这是为了纪念任增学老前辈潜水挂钩的英雄事迹而建造的。”望着水中的大雁,我的思绪也沿着它们游过的痕迹回溯到了五十年前。在北大荒的土地还在沉睡的时候,王震将军就带领131名转业官兵踏上了开发雁窝岛的征程。我想,这些转业官兵不就是飞到北大荒的第一批奋斗雁吗?他们是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落脚于雁窝岛,扎根于黑土地。一块沼泽,六台机车,七名战士潜水挂钩,永载史册。一方水域,两个油桶,十位青年水上运油,千古流芳。都说雁窝岛是北大荒精神的发源地,“艰苦奋斗,勇于开拓,顾全大局,无私奉献”,这些落脚在这里的奋斗雁给了它最好的诠释:艰苦奋斗在八五三,勇于开拓在雁窝岛。《雁乡铭志赋》里这样说:“雁去来兮,斗转星移……公元一九五六,将军雁阵排头。举杖剑指清河畔,选址建场。笑谈风雪极目处,沃野平畴。是年铁道兵千余八百壮士位列前阵,挥别鹰厦,北上冰滩险途。进岛先遣,筚路蓝缕。荒原无情却有情,雏雁黎明啼。”雁窝岛怎会无情,绵长清澈的挠力河就是对这些大雁最好的哺育。

  如果说这些含泪脱下朝夕相伴的戎装、重归草莽的英雄是落脚于雁窝岛的第一批大雁,那么知识青年就是从北京、上海飞来的又一批大雁。他们携齐鲁乡音,传古仪之风,落脚于莽原雁窝。这是一批建设雁,为了开发建设北大荒,有许许多多的知青像当年的转业官兵一样英勇牺牲。有为保卫农场上千亩大豆和猪棚、房舍以及人民生命安全而葬身火海的北京知青张梅玲、李晓军;有先锋战士张德信;还有党的女儿陈越玖……我不知道有多少英雄长眠于此,永远守望着这片广袤的芦苇沼泽,这片洒满他们青春处女地。“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在这片热土上,播撒的不仅仅是上一代人的青春、汗水、理想;更重要的是见证并镌刻了上一代人在这里践行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一生。这批建设雁在雁窝岛落脚,将北大荒建设成了北大仓。天空中有大雁飞过的痕迹,黑土地上有英雄流过的血泪。

  从雁窝岛回来,已经是夕阳西斜。落日隐归处,兴尽晚回舟,听湖水拍岸,看鹤舞雁飞,闻荷摇藕香,只觉心旷神怡。站在雁窝岛码头,眺望夜色下的雁窝岛新村错落有致,朦胧中别有一番风味,发人深思。我回想着这几天的行程,所见所闻还历历在目:从万顷良田到农机博览园;从全国最先进的机械化设备到“四季有风景,三季有花看”的华瑞园新区;从现代化的学校建设到开阔的红兴隆广场;一排排别墅式的楼房鳞次栉比,一亩亩碧绿的试验田茁壮成长。退耕还林,保护雁窝岛湿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这是一群致富雁,紧随先辈足迹,又落脚在了雁窝岛。从北大荒到北大仓,从老一辈革命前辈到垦荒二代,如今我们是耕作在广袤的田野里,居住在现代化的城镇中;过去是面朝黄土背朝天艰苦耕耘,现在是大机器、大生产、大建设、大繁荣。我感动于燕窝岛人的勤劳,震撼于雁窝岛人的执着。感动之余,回望着挠力河,它蜿蜒缠绵地依偎在雁窝岛静谧而广阔的怀抱。我想:挠力河就是雁窝岛土生土长的英雄泪,九曲十八弯,那是老一辈们不舍的怀恋,精神的积淀。英雄泪,滋润了河水,也哺育了万物。大雁依水,水养大雁,生生不息,衍衍环复。那些今天依旧战斗在这里的北大荒人,我们在这里落脚、扎根的新一代雁群,只因为深深热爱着这土地并且要把它装扮得更美丽。因为热爱,所以无私;因为热爱,所以充满了建设北大荒的雄心壮志。也许这才是大雁在这里落脚的真正缘由吧。

  远远地看见几只大雁在低空盘旋,随后又不知落脚何处,只剩下它们高亢的鸣叫声还一直萦绕在我的耳畔。都说大雁是一种热烈而深情的动物,它们在飞翔的时候不停地用叫声呼唤、鼓励自己的同伴。天空中的大雁渐飞渐远了,我想这鸣叫应该是落脚在这里的老一辈雁群对我们新一代的召唤与期待吧。

  我爱高飞的大雁,我更爱雁窝岛里落脚的大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大雁落脚的地方(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