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邓则、何士光、赵本夫)


□ 古 耜、黄祖康、徐兆淮


邓刚:怀揣人生的大幽默

古 耜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今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对于邓刚来说,幽默是一种人性的美质与优长,但同时它又是一种生命的裨补和滋养。正是这种并非人人都有的幽默的浸润与呵护,使得邓刚不仅总是拥有好人缘、好心情、好笔墨,而且还渐渐修成了一种豁达从容、不急不躁的人生态度,从而能以平常心对待自己的生活与创作,同时也看待文坛的潮起潮落。
在我的印象里,邓刚的幽默由来已久。八十年代中后期,我与他虽然还天各一方且缘悭一面,但读他那些把“海碰子”和“街溜子”都写活了的中长篇小说,如《白海参》、《未到犯罪年龄》等等,便感到有浓浓的幽默渗透其间,以致常常禁不住笑出声来。九十年代前期,我在京主持中国石油文联的文学刊物《地火》,曾向邓刚郑重约稿,不久便收到了他介绍创作近况的复函和一张便于联系的名片。那信函虽然不长,但字里行间有机趣、有自嘲,所以很见作家幽默的性情。至于那张名片,除了印有必须告人的姓名、地址、电话等等,并不见什么可供装饰的头衔,取而代之的倒是一幅漫画式的作家头像,而这幅不知出自何人之手的头像,以夸不失真的线条和谐而不谑的风度,同样透发着作家处世的幽默。四年前,为和妻女团聚,我调入大连文联,这时,便同邓刚成了不仅共一城风雨,而且在一处谋稻粱的同事,因此也就有条件频频直观他身上那种随处可见的幽默气质:朋友聚会,他喜欢信马由缰、侃侃而谈,但又不时的剑走偏锋,语惊四座;公共场合,他更是灵思充盈,妙语连珠,在诙谐风趣的对答如流中,让你捧腹喷饭。难怪纪录这些热闹场景的《作家热线——邓刚答读者人生百问》一书,最近刚刚由中国文联出版社推出,就受到了市场与传媒的热烈欢迎。
我一向认为,国人的幽默虽然百态千姿,但倘究其根源与实质,却大抵不出两途:一是先天赐予;二是后天修成。倘若这样的划分并无大谬,那么邓刚的幽默似乎更多属于前者。他这种包含着人类游戏本能和欢乐天性的幽默,因为系与生俱来,所以不仅具备了一种从骨子里渗出的真诚、自然与热忱,而且还常常同生命的智慧交织融合、相辅相成,贻人以既奇异、新颖,又轻松、睿智的生命体验。譬如,在一次文学座谈会上,邓刚正兴致勃勃地回答着各种问题,这时有人递了一张条子,上写:“你有情人吗?有几个?必须回答!”按说这种不合规则的发问,是很容易让作家陷入窘境的,但邓刚处理起来却相当从容潇洒。他先是诙谐地反问:“情人如果像巧克力豆那样三个五个地数,那还能算情人吗?”继而告诉大家:在西方社会,最初的情人产生是反抗不合理婚姻的结果,而真正的情人之间是有着圣洁的、高质量的相爱之情的。正因为如此,他进一步调侃道:如果作家“当着那么多的听众,得意洋洋地显摆他有情人,那他是在亵渎一个美好的心灵……可是,我要是矢口否认,说我没有情人,那你们相信吗?”面对这一番有“笑”点而又有观点的言谈,你可以说邓刚太机智、太聪敏,乃至太狡猾,凭着似答非答绕过了关键问题,但是你却不能不承认这里的机智、聪敏和狡猾,都是需要幽默做支撑、做牵引的,它最终的效果是在欢乐的气氛中,为一个很可能导致庸俗的话题,注入了健康、积极的意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