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应有心灵深处的认知和诗的大境界


□ 商泽军

  目前,诗少了心灵深处的认知,有的仅是生活中一些小小的喟叹;诗消解了作者深厚的文化背景,有的仅仅是一点浅浅的感觉;多的是通俗的大众化的哲理或是平白的格言短语,而没有作者深厚的体悟和高华的哲理境界。

  当前的诗歌创作应该向何处发展,这是我几年来一直思索或困惑的一个问题,总感觉当下诗歌的繁荣迹象缺失一种气度。何为气度?气度即是诗的境界。诗是可长可短,可大可小的,但是,一定要有境界,气度一定要大、要高远深邃,不要萎缩。

  诗的体制,可大可小,是指题材与篇幅而言,如诗经之四言、绝句之七言;如艾青的《雨花石》、顾城的《一代人》。鲁藜的《泥土》,只有短短的数行:

  ……把自己当成珍珠

  就有被埋没的危险

  把自己当成泥土吧

  让众多的人踏成一条路,正如刘勰所说:“辞约而旨丰。”艾青的《火把》长达数千行,他的《吹号者》也有数百行,但同样也令人神驰。诗可长可短,无一定则,亘古皆然。

  汉民族少有成千上万行的诗作,如西方的《伊利亚特》《奥得修记》,或是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等。

  就诗的思想深度与文化意义层面而言,也有小大之别,“大”者深远,“小”者浅近。一般来说人们追求深远,但是浅近也有妙处,巨澜排空,小桥流水,浓妆与淡抹,各有所宜。诗不能个个博大精深,若是篇篇如此,读者也受不了,浅近亦是诗的一种,但浅近不等于浮华,更不是浅薄。

  诗无论“大”还是“小”,气度一定要大,不可小,气度小便没有境界,那便是小家子气;“小”只能小在题材上,篇幅上,而切忌小在气度上,意义上。我们所说的气度,一是指作者的主观修养,二是指诗要有高大深远的境界。

  近年来,诗坛价值标准非常杂乱,可谓“江南草长,群莺乱飞”。探索无可厚非,但是经过探索,总要建构一些东西。目前,诗少了心灵深处的认知,有的仅是生活中一些小小的喟叹;诗消解了作者深厚的文化背景,有的仅仅是一点浅浅的感觉;多的是通俗的大众化的哲理或是平白的格言短语,而没有作者深厚的体悟和高华的哲理境界;诗只能是生命的坦白与宣言,它是人类精神家园的拳拳忧心,它满怀着对人类真实生命的关爱,它维护着人类灵性的翅膀,隐忍着生命的痛苦,担当起人类的失落,抗击着现实的丑恶,歌赞着人间的正义,呼唤着这个世界应该有而没有的东西。

  这是一种诗人的坚守和浩然之气,这一线法脉贯穿古今:屈原的《哀郢》与《怀沙》,刘禹锡身居陋室却说“何陋之有”,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却想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李白的“天子呼来不上船”,王勃《滕王阁序》中的“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韩愈《柳子厚墓志铭》中的“士穷乃见节义”,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周敦颐《爱莲说》中“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等,都是一种诗性的高贵气质的自然流露,这是一种超拔的、爱的大境界,是一种处世情怀与人的尊严的开张与挥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