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间之树


□ 娜夜(满族)

  ◎娜夜(满族)

  我们只应该去读那些咬人和刺人的书。如果我们所读的一本书不能在我们的脑门上击一猛掌,使我们惊醒,那我们为什么要读它呢?除了卡夫卡如上所说的那些咬人的书,我依然保持着阅读童话的习惯,一个诗人的习惯?

  诗是一种纠正。没错,童话也是一种纠正。

  我分别模仿着男孩和树的声音,把这个故事读出声来。越来越伤感……

  一个男孩一生下来,一棵树就爱上了他。男孩常来和树玩耍,他用树叶编织头冠,在树枝之间荡秋千,或是采摘树上的果子吃。

  有一天,他路过树下,树招呼他,男孩说:“我不能再玩了。我要去挣钱。你能给我钱吗?”树说:“我没有钱。我只有果子,你把果子采去卖钱吧。”男孩就把果子采了下来,果然卖了钱。

  又过了一段时间,男孩又从树下走过,树又招呼他,男孩说:“你能帮我盖个屋吗?”树说:“你可以把我的树枝砍下来盖个屋。”男孩砍下了很多树枝,果然盖了个屋。

  很久很久之后,男孩又来到了树下。树轻轻地说:“孩子,我什么也不能给你了。我很抱歉。”男孩也轻轻地说:“我什么也不要,只需要一个地方坐一会儿。我太累了。”树说:“孩子,来吧,我这个老树墩,正好能让你坐下来。”

  是的,生活倒回去才能理解,而我们必须活着向前。我知道,这个男孩就是我自己。是我们人类自己。

  这棵时间之树始终站在我们面前,用它的方式给予,用它的方式收回。某个秋天的黄昏,或者正午,当我们开始用文字模仿这棵时间之树的声音,并渴望和它心领神会,我们文学的人生似乎就开始了……

  经历了树叶、树干、树枝和果实之声,我们的文字最终能否发出那根扎大地的老树墩的声音……

  是吗?被我们用文字摘下的秋天,它的果实依然挂在时间的枝头!

  是的,请等—下,我的左脸已经被时间划伤,让我把我的右脸朝向你!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写出一首诗。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为何开始,为何停下。然而,每当我发现自己又开始写诗,总是心怀诧异。

  越来越伤感的,还有马塞尔·普鲁斯特在《遣忆似水年华》最后一卷中表达的一个思想:一个艺术家发现了生活是可以揭示的奥秘时,往往天色已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时间之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