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的石磨


□ 蓝善文

  假日里回老家时,听弟弟说,家里的大石磨好久不用了,以后也一定不会再用了,摆在屋里占地方,想把它搬到屋外扔掉。母亲急忙说,哪能扔呢,拆了磨架,把它放到墙角,留下做个纪念吧。母亲对石磨的不舍之情,也勾起了我对石磨的回忆。
  石磨是故乡昔日的一道风景。在漫长的岁月里,村里许多人家里都有石磨,一些家里还有大小两副磨,大石磨用来把粗粮磨碎,小石磨主要用来磨浆。傍晚,大人们从地里收工回来,炊烟从鱼鳞瓦上升起时,家家户户的石磨就转了起来,轰轰的声音,极有节奏和声势,像一支山村交响曲,把村里寂静的夜搅得富有生气。
  故乡位于干旱地区,加上那时水利设施落后,村里的田大都是望天田,谷子较少,玉米和黄豆成了解决温饱问题的主要食物。这两样本来都是好东西,蛋白质多,还有不少微量元素,能降压消脂,营养丰富又保健,现在城里人都很喜欢吃,可是,当时村里人并不懂得这些,只晓得玉米饭送豆腐肴吃了经饿,做工起来有劲。早上吃饱一顿,可管一天到黑。而将那玉米和黄豆转化为劲头的,转化为生命的维持和延续的,就是并不起眼的石磨。
  石磨将玉米磨碎,筛去壳,便可做成饭了。村里女人们有本事,能把玉米饭做得极爽口有味。黄豆则在石磨的作用下变成了浆,做成的豆腐看送玉米饭,老人小孩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故乡不像北方有毛驴,也没有用牛拉磨的习惯,推磨的重任主要落到女人们身上。女人们平时要磨玉米做饭,磨三角麦来煎馍或做窝窝头,磨糠煮猪潲喂猪喂鸡,节日时磨豆腐,推磨就是推着一家人的生活。许多女人推磨推白了头发,推弯了腰,推过了漫长的人生……
  石磨既然这般有用,把玉米的故事演绎得这般神奇,乡亲们自然十分看重它,有的甚至很敬重它。于是有的人家拼了命也要置一副磨子。而且,这些人家一旦做成了磨子,便倍加爱惜。推磨子极过细,玉米里不能有小石头,空磨子是千万推不得的,容易损坏磨齿。当然,好磨子是不会轻易坏的,有的磨子不要说用一年,就是用几年都不会坏。好磨子有赖于好石材,故乡有一种大青石,硬度好,密度高,干磨磨齿也不缺,齿棱愈推愈锋利。湿磨用青石做不行,要用砂石,砂石细腻光滑,便于水浆畅流。一些人家还专门做了磨房和磨架,把磨予周周正正搁在架子上,上面用一块板子盖着,防阳尘落进磨眼里。腊月里敬灶神,还不忘给石磨烧柱香,祈望磨子推得顺,一年到头不坏,免得去借别人家的磨子推,既没面子又麻烦。
  石磨用的频率高,一般久了也要修。遇到农闲或雨天,不出工时,修磨师傅便被请到村里来。
  记忆中,常到我们村里来的修磨师傅是一位中老年人,戴一副眼镜,肩膀上一边搭一根帕子,一边背一只黄黄的挂包,包里装着凿子和小锤子之类的工具,修磨时很认真,有很好的口碑。经常是张家请,李家接,在村里一家一家地修,困了休息就喝酒抽烟,做工完了还要给工钱,修磨师傅就这样风光了许多年。直到有一天,村里有人买回了柴油动力的打米机,能打米、碎粉和磨浆,而且比石磨加工的好得多,妇女们终于从推磨中解放了出来,后来又发展到电动打米机,石磨才彻底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从此,修磨师傅便失了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