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抹夕阳 两片晚霞


□ [美]解艾玲

一张免费住房广告使我有缘结识了莫斯先生、 莫斯妻子和莫斯情人。我戏称他们为一抹夕阳,两片晚霞。
照着广告上的号码打电话过去, 接线员是个老头儿。 我刚一开口, 他就责怪我太稚嫩。
“你咋听起来像个小姑娘,哪个幼儿园的? ”
“45岁的小姑娘。 正在多伦多大学读书。 ”
“不对, 女士, 你正在打电话。 ”
“谢谢纠正……我对您的广告感兴趣。”
“很高兴我的广告令人感兴趣。 看清了房客的职责吗? 我们是认真的。 请拿一份简历来见我。 ”
职责当然知道。 房客每天得帮一位女士做两个钟头的锻炼作为交换条件。没有免费的午餐,哪有实际上的免费房舍?至于简历,从未听说过招租还要看它。我连忙声明,我是找房子,不是求职。
“没错。我这里有空房子,没有空位子——知道我家的位置吗? 就在唐人街的肚脐眼上。 你不要明天来, 不要后天来, 也不要大后天来。 ”
“那么我今天就去! ”
“嗬嗬,你真会钻空子! ”对方笑得声震屋瓦。
他说话就像隔山喊话,让我感到分外熟稔。自从来到加拿大就像住进监狱, 整天压扁了嗓子说话, 因为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是轻声细语。 今天碰到个粗喉咙大嗓门的准房东, 算是他乡遇故知, 真想马上见面,敲锤定音。
“不, 不, 不。 当然不是今天。 ”他又一次拧高音量,连说三个不字, 就挂断了电话。
这个鬼老外! 我放下电话骂了一句, 全然忘记了自己才是域外客。
终于捱到第四天, 一下课我就带上简历, 找到莫斯家。 土褐色的门框上凌驾着一座奶白色的锥形小楼, 显然是一百年前的建筑物。奇怪的是大门洞开,毫无遮掩, 人站在街对面都能见到狭长的楼梯扶摇而上。楼梯上铺着猩红色的地毯, 倒有一点宫廷意味。
我按了好半天门铃,屋内仍像坟窟一样死寂。这种敞开的空洞比封闭的密实更令人恐惧。我正想逃走, 却看见一位八十开外的老人居高临下站在楼梯上端。 他瘦高的身材, 瘦削的面庞,银白的头发, 雪白的肤色, 身着一件长长的乳白色睡袍, 活像一个消融殆尽的雪人。 但雪人的眼睛炯炯有神, 顽强地炫耀着生命的活力。
“你……号……马? ”他居然用中文和我打招呼。
“您会讲中国话? ”意外的乡音一把就把我们拉扯近了许多。
“马马虎虎,马马虎虎。”他两步一个阶梯,艰难地走下楼,和我握手。 我们隔着门槛达成了一条协议: 往后各自用对方语言交谈。 但协议尚未生效就被他破坏了。
“Come in, please! ”他用英语邀我进门。
我被他带进一间好大的厨房兼餐厅。 一张狭长的餐桌像安全岛一样把餐厅切割成回型大马路, 轮椅可自由行驶, 左右转圈。 饭桌旁坐着一位老态龙钟的女古稀和一位风韵犹存的女花甲。 三个女人一台戏,我们叽叽喳喳地互相问候,各报家门,把莫斯冷落到一旁。“古稀”说她叫米纳,“花甲”说自己是芭妮,她们亲昵地称我为艾琳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