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国(短篇小说)


□ 秦 东

  1

  十七岁的时候,我在街上算是一条好汉。那年春天很短,天迅速的热起来,各家的狗胡乱流窜,没有一点羞耻之心。我晃着脑袋往西街走去,把脏兮兮满是油渍的衣服敞开,迎接初夏的太阳和风。街上的人都说我和我爹的派头一样,可是我知道我爹的身体结实的像他剁肉的案板,经得起菜刀、斧头和冬天,他一年四季都敞着怀,嘴里和头顶都冒着热气,杀气腾腾的在街上过来过去,他并不会如我现在这样,装腔作势的暴露着肋骨凸显的肚皮,暗地里却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但是在街两边的人们眼里,我仍然是一条好汉。

  2

  我经常和街上的人——这些人有勇猛的赵宝山,有凶悍的李飞虎,有爱凑热闹的杨伟,还有端着饭碗把一顿饭吃到天黑的孙寡妇——我和他们就站在西街雅兰的理发店门口,热烈地讨论历史上的每一条好汉。我年龄最小,可是甩出来的唾沫总是最多,他们都爱听我说话。我给他们说:

  “其实历史上的好汉们都有着两个共同特点。第一个自然说的是他们都是些狠角色,第二个嘛,哈哈,他们都曾经为了女人,不要命的和别人干架。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说的就是这些个事情。”

  他们就会马上接口,赵宝山粗鲁的嗬嗬大笑,那笑声就像一群鹅在空中飞,他一边笑一边拍着我的肩膀,说:

  “你这个小家伙,嗬嗬,也是个狠角色,宝山哥佩服你。你就是咱们街上的好汉。”

  而孙寡妇总会插嘴,她给我说话,眼睛却冲着店里面的雅兰:

  “可不是吗,年纪不大胆子倒大的吓人,还是为了个小姑娘……你可真是个多情的种。”

  我一般都是侧立在店门口,似乎并不关心店里面的状况,但是我眼角的余光却在密切的关注着雅兰的一举一动。我看到她起来坐下,扫地擦桌,一副忙碌的样子,想以此证明自己并没有听到外面的谈话。但是我知道她在假装。就像人多的时候我给她说话,她总是板着脸对我爱理不理,可是在没有人的晚上,她却让我拉她的手。她总是这个样子,我对此也很满意。我才不在乎赵宝山的小兄弟借着理发的机会和雅兰起腻,我就是看到了,也会很大度,我只是走进去站在他们的背后,盯着镜子里面的脑壳,笑着说,哦,今天理的是郭富城的发型。慢慢的赵宝山的小兄弟就像屁股里钻了条蜈蚣,在板凳上挪来挪去,脑壳上的汗都滴下来,只等雅兰说一声好了,就像咬输了仗的狗一样快步跑出去,半天再不见个影子。我觉得我这才是好汉的气派。

  是的,雅兰是我的,这天经地义。尤其是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所有街上的人,也已经这么认为,他们说:

  “美人当然要配好汉;就是你这样的好汉。”

  人们这么说的时候,总是夹杂着暖昧的笑声,朝理发店的方向望去。雅兰的假装从来都不会成功,她渐渐红起来的脸蛋轻易的出卖了她,她显然知道人们谈论的事情和她紧密相关,大家赞颂的虽然是我这条好汉,但是我这好汉的名号却是由她而起。

  3

  这就得说起那件事情了。那天我跟着我爹去镇子东边的村子杀猪,我们去的时候主人家正准备把猪捆住,他和几个小伙子在猪圈里追着猪跑,每个人身上都沾满了猪屎,他们一次次把猪摁住,又一次次被猪挣脱,这场景惹得我们父子俩哈哈大笑。那头猪听见了我们的声音,撅起脑壳来打量我们,我看得出来那双猪眼睛里满是愤怒。我爹就在这时候纵身跳下猪圈,他不慌不忙但是又铿锵有力的一步一步朝猪逼了过去,我看到他和猪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那头猪因此打了个哆嗦,我胸有成竹的观察到这头畜生的眼睛里露出了胆怯。突然我爹一声大喝,就像干旱天气的一个炸雷,那头猪的四只蹄子瞬间就软了下去,与此同时,我们都闻到一股新鲜的恶臭,原来这畜生的一大泡屎被吓了出来。

  就是这样,我爹是镇上最好的杀猪匠,全镇子包括周围十村八甸的猪都害怕他。

  当然,这一切都和我没什么关系,这只是说明了我爹是条好汉。我的好汉行径发生在那天我们杀猪归来。那时候是下午,太阳还没有落山,把我们镇子的一切都染上暖洋洋的颜色。我爹吃够了肉喝醉了酒,快活的不得了,这本是愉快的一天。我爹酒醉之余还不忘他的老伙计,也就是雅兰的爹,他醉醺醺的吩咐我:

  “把这些,这些下水,还有后,后腿肉,分一半给我老伙计送过去。嘿嘿,也就是,给,给你的老丈人送过去。嘿嘿。”

  我只是嫌他哕嗦,这我还不知道吗?我愉快地哼着《孤星泪》,麻利的拾掇这些物事,我爹的鼾声老牛一般响起,然后赵宝山的小兄弟就神色慌张的冲进来。

  我想我的脸一定是迅速的红了,我第一时间并没有想到雅兰的安危,我只是觉得我受了侮辱。我没等赵宝山的小兄弟把话说完,撒腿就冲了出去。我感觉我把街上的风撞得四分五裂。然而跑了十几步我又折了回来,在后来人们的评价中,是说我智勇双全,但是实际上,我是心里有些发虚。我毕竟才十五六岁,我瘦的肚皮上的肋骨历历在目,何况我知道那边有三个人,还都是勇猛的闲汉。我是准备回来唤叫我的爹的;我爹是真正的好汉。可是我跑回来,却听见我爹的鼾声正淹没着整个屋子,而最糟糕的是赵宝山的小兄弟还傻愣愣的站在屋子里面,这个软弱的孬蛋这一刻却禁锢了我,他让我羞于启齿。其实也是他成就了我,我看看他,咬了咬牙,顺手抄起我爹的杀猪刀,再一次把自己甩到街上。

分享:
 
摘自:麒麟 2012年第02期  
更多关于“美国(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