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瑞罢官事件真相


□ 张德信

  蒋星煜在《<高文襄公全集>与海瑞罢官事件》一文(载《读书》一九八二年第一期,以下简称《事件》)中说:“遍访高拱的著作,只有较常见的《病榻遗言》和清初康熙高氏家刻本《高文襄公文集》。前者是高拱和张居正相倾轧的回忆录,后者仅收一般的诗文,对于海瑞罢官事件,均无记载。”因而,对海瑞罢官事件的“具体情况,不得其详。”只有最近“得以发现明万历刻《高文襄公全集》,从而使此历史事件之真相得以进一步公诸于世。”此说似失允当,特商榷如下:
  第一,《事件》所披露的几则史料,《高文襄公文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清康熙二十五年高氏后裔高有闻辑)中均予收录。如给事中戴凤翔、都给事中光懋、御史成守节等言官论劾海瑞以及《议革南京粮储都御史》等题奏,分别收于《文集》的《掌铨题稿》卷二三、一四中;高拱为与徐阶“复修旧好”而写的《与存翁徐公》、《答存翁徐公》、《答友人》以及高拱为表白自己不计私怨,对徐阶诸子不法事一意从轻发落而给苏松蔡兵备、刘巡按、李巡按等地方长官的信,在《文集》的《政府书答》中亦载有全文。就是徐阶纵容家人孙五等钻刺的奏疏,也可在《文集》中看到。何况高拱的《政府书答》有单行刻本行世,与海瑞罢官事件有关的重要题奏、御批和言官弹劾等,《穆宗隆庆实录》都有扼要记述。
  第二,是不是只有在发现了《高文襄公全集》中的几则史料,就可以使海瑞罢官这一“历史事件之真相进一步公诸于世”了呢?不然,如果单靠《全集》中的记载,仅凭高拱的一面之辞来判断这一历史事件,不仅不能弄清其真相,反而会搞得更加是非难辨。海瑞之所以被罢官,是由于当时社会各阶级之间及朝廷封建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结果,决不是身为内阁首辅的高拱个人的爱憎好恶所能决定的。据《明实录》及《明史》有关列传记载,高拱东山再起之后,对徐阶和海瑞的怨恨犹如骨鲠在喉。“专与阶修,所论皆欲中阶重罪。”“扼阶者,无不至。”(《明史·高拱传》)而后来又为什么对徐阶“复修旧好”呢?原因在于徐阶与张居正早有深交,在其去位之后,“令三子事居正谨”。当高拱“衔阶甚”的时候,“居正纵容与拱言,拱心稍动。”(《明史·张居正传》)尤其是海瑞在江南勒令乡官退田,雷厉风行,而招致怨尤。加上江南乡官代表徐阶为摆脱困境,欲图报复,而听从儒生针对海瑞所采取的“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之计,一面以“一尺之书走长安故人”,致书宦官冯保。一面贿赂言官戴凤翔对海瑞罗织罪名,上下齐攻。(谈迁《枣林杂俎·和集》)与此同时,又有张居正和冯保在其中推波助澜,目的在于通过处理海瑞打击高拱,坐收渔人之利。所以,海瑞的被罢官已在所难免。高拱在关于言官论劾海瑞的题奏对海瑞所持的态度以及与徐阶和好、宽解徐氏诸子的不法情事等,无一不是受这种各阶级、各政治集团之间的斗争制约的。当然,高拱以为自己按照以徐阶为代表的乡官的利益和张居正、冯保的意旨办,就可以安抚江南乡官,得到张居正等人的支持,从而稳固自己首辅地位。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张居正支持徐阶为代表的江南乡官势力的目的是企图取首辅而代之。所以,海瑞的被罢官,并未给高拱带来多少安宁,结果是以还乡闲居而告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