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洛阳汉代画像砖艺术手法探析


□ 关 健

  画像砖是汉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在艺术形式与文化精神的结合、应用工艺艺术与趣味的驾驭以及对文化的传承与再造上,都是值得我们分析和研究的,特别是对于工艺美术、造型装饰等方面的研究与实践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
  画像砖是墓葬建筑的一种特殊材料,是为营造墓室而制作的“预制构件”。汉代人笃信神仙,希望死后还能继续享受生前的荣华富贵,唯恐死后“魂孤无附,丘墓闭藏,谷物乏匮,故作偶人以待尺柩,多藏食物以歆精魂”。于是,墓葬中“厚资多藏,器用如生人”(《盐铁论·散不足》),加之汉人以儒家礼制为信条,实行“察举孝廉”制度,因此形成厚葬之风。洛阳空心画像砖便是这种厚葬之风的产物。依据历年来它们的发掘地点及型制、图案花纹等判断,其兴盛时期约从汉武帝至新莽。
  
  一、制作工艺与型制
  
  洛阳空心画像砖由专门的手工业作坊生产。其用料多选择洛阳北郊邙岭所出的富于粘性和韧性的红褐色土质,经过淘洗、加工制泥、拉坯成型、模印花纹、入窑烧制等工艺过程而制成。为了减轻砖的重量并便于烧制,专门设计为空心,两端留孔。
  空心画像砖的型制完全是以实用为目的的。依据墓室结构以及不同位置的要求而制出不同的种类,大致可分为四大类:墓门砖(门扉、门楣、门框)、墓壁砖(分左右前后壁)、墓顶砖(平顶、屋脊)、铺地砖。砖的形状也因使用的要求而分为空心条砖、长方形大砖、楔形砖、企口砖、楔形启口砖等各种规格品种。就砖的表面装饰来看,分素面和有纹的两种。
  
  二、纹样的题材内容
  
  从大量出土的实物来看,洛阳汉代空心画像砖装饰纹样的题材内容大致可分为三类:世俗生活类、神话传说及迷信类、花纹类,组合方式变化多端。
  表现世俗生活的内容有官吏、武士、迎宾、拱拜、车骑、驯兽、狩猎、虎、鹿、马、鹰、雁、犬和门阙建筑等。此类内容来源于当时的社会生活。
  神话传说及宗教迷信类的内容有汉代经常描绘的“守四方,避不祥”的方位神,如白虎、朱雀;有神异形象如龙、凤、翼马、天鸡等;还有铺首衔环以及桃都树、三珠树等。此类内容反映了汉代流行的巫教、神话、阴阳五行和神仙思想。
  花纹图案则多见于富于变化的几何纹样,如方格纹、菱形纹、三角纹、乳钉纹、方块S形纹、逗点纹、柿蒂纹和变形柿蒂纹等等。
  洛阳空心画像砖上的纹样是在未入窑前的半干砖坯上,以刻制的木板印模压印制成。印模分为阳模和阴模,故印出的花纹有凹、凸两种,后者较为少见,时间上也稍晚。每个印模自成一体,并且都没有边框,形成了明显的地域特色。如果砖面上的图案连续,就一模重复使用,还可以用几个画像印模组合成一个完整画面。
  
  三、表现手法和艺术特色
  
  洛阳汉代空心画像砖的艺术风格归纳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灵活地运用多种装饰手法
  就总体表现形式而言,洛阳汉代空心画像砖当属于装饰艺术的范畴。匠师们在设计、制作每一块画像砖时,采用多种技法结合兼用的方法来达到装饰的目的。在砖的背面及侧面,常常重复压印着一些花纹和图案,表现出一种整齐、均衡的美;而主要的装饰面则打破了传统、单一的几何纹样,继承和发扬战国时期兴起的不规则装饰画法,将图案和绘画结合起来。一般来说,他们常将抽象的几何纹样作为主要的边饰,不厌其烦地以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的几何纹样在砖面的上下或四周排列成或横或竖、繁缛而规整的多重装饰带,在砖面空出的中心部位则安排描写世俗生活或神话传说的主体绘画。造型多为具象,描绘手法基本上是写实的,线形生动,简练概括,体现出较强的绘画性。周边装饰带刻镂得精到规矩、严谨完整,而中心主体形象的处理受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艺术风格的影响,空间处理以人物的活动范围不受限制为原则,给每一人物、动物的活动都留有余地,描绘得流转自如、生动活泼。这样,主体形象颇具绘画性,但观其整体画面,主体形象与边饰的结合,形成一种强烈的装饰效果。如同瓷器的“锦地开光”、丝织物上的“满地规矩纹”一样,多种装饰手法的灵活运用增加了画像砖的“规整感”与“质感”,使得这种泥质建筑材料显得“华贵”起来。
  
  2.丰富的艺术想象
  汉代匠师充分发挥想象,运用夸张的艺术表现手法,在小小的画像砖上描绘出一个神话与现实浑然交织、充满浪漫主义精神的大千世界。如上屯出土的一块壁砖上,画面中央有一棵造型奇异的树,其两侧各有一只面向右直立的仙鹤,接着是两匹相对的高头翼马,翼马身后又是仙鹤。右侧下树枝上有一飞禽振翅长鸣,左上枝头有一个六角形物。《尔雅·释鸟》注引《述异记》云:“东南有桃都山,上有大树,名曰桃都,枝相去三千里,上有天鸟,日初出,照此木,天鸡则鸣,天下雄鸡皆随之鸣。”这个画面正描绘了此情此景,我们可以从图中找到桃都树、天鸡、启明星的形象。关于画像砖中出现的翼马,在《山海经·北山经》中曾有描绘“奇状如黑犬而白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可见其貌不凡。汉代匠师参照现实中的马,以圆转流畅的单线为它们描绘出羽翼,它们就成了独往独来的天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