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顽童杜宇:珠宝数码无有不爱


□ 张瑶瑶

  在杜家,奇珍异宝都是用篮子,一篮子一篮子挎出来的。
  百年老树的树瘤掏成的篮子里,祖母传下来的玉凤牌、接近羊脂成色的和田玉仔料貔貅、成串成串的玛瑙、天珠、金丝发晶、软玉、碧玺、珊瑚……胡乱堆在一起,搁在挤满藏品的客厅的小麻将桌上,远看像宫廷戏拍摄现场的道具,近看是童话世界般的不真实。待主人杜宇随便拿起一件,讲起它的故事门道来,童话变得真实,听的人就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说完这一篮子,收起。
  低头又将脚边一只皱皱巴巴的塑料袋拎到桌面上,里面是早年开店时留下的翡翠镯子、吊坠。他又开始讲玉器行里的生意经
  待听的人嘴巴张开又闭上的时候,杜宇把眼睛从放大镜前移开,抬头,努起嘴巴朝着卧室,用慢悠悠的京腔,一字一顿地跟太太说:“到里间儿,把我的戒指拿出来瞅瞅!”
  一盘子大颗的红宝石、蓝宝石、青金猫眼端出来……仿佛里间是阿里巴巴的山洞宝库。
  招待记者喝茶,杜宇问:“想喝什么茶?你能报得出来名字的茶,我这儿都有!”喝完一壶上好铁观音,杜宇指着茶几上一片茶壶里的一只,对太太说,“咱换个这壶,泡大红袍!”
  
  家世*我是满族镶黄旗。满清时,我祖上在福建做总督,后来,曾祖的父亲在避暑山庄管大印。我父亲一生下来就是吃俸禄的。我们还有“档子名”(男孩子还没降生,就有名字列在族谱里)。我喜欢珠宝,也是受家里的熏陶,我父亲一直做珠宝生意。当时他告诉我,第二等的商人是绸缎商,第一等的是珠宝商,一个褡裢的东西价值连城。我记得,他那时跑一趟山西、内蒙,一个玛瑙的烟嘴儿,能换三匹马。
  
  经历的苦难*唉,我这个人凡事都比较想得开。我记得小时候兵荒马乱的,日本人打过来,我们举家逃难,那时候北方还睡炕,但是穷得连盖的被子都没了,我跟我妹妹,就拿一堆稻草往身上一裹,拍成个“被窝筒”,我俩钻在里面,就着油灯火,翻“角子”玩儿。
  
  热爱收藏的缘由*一来呢,有从小家里的熏陶。二来,我这个人呢,只要是我自己喜欢的东西,不管花多少钱,都想买。我银行里没有存钱的,我太太总说我,有一个想花俩。家里光茶壶,就不知道有多少个,总有上百个。
  
  做珠宝生意的起家本钱*哪有本钱啊!我就是一直喜欢。从文革那会,我不管到哪儿,都先逛它的破烂市场。80年代,广州,和平路上,有海关没收的东西,我一看,是蓝宝石,上面写着100块钱5折。我当时的太太拦着不让买,说太贵了!走了。结果回家一夜没睡着,那是蓝宝石啊!第二天还是去买回来了。回来把家里的一个金戒指化了,镶上带着。隔两天,被一个很熟的朋友看到,说,我不要你的金,只要你这块石头,给你1000块!卖了。从那以后,我那太太再也没挡着我买珠宝。刚改革开放那会,我经常夜里3点钟起来,骑自行车赶去清平市场四点多就开始的天光墟,淘旧物古董。那时候市场上真是能遇见好东西。我就是这么转来转去的,一点点积累起来的。所以我父亲说,做珠宝这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傍身物*(从衣服里层贴近胸口处掏出一块红宝石)十年前,我检查身体,医生说我有心脏病,很厉害,不能离了药。后来,我在一些书本上看到,红宝石对人的心脑血管有一定好处。我戴上这颗红宝,再加上锻炼,现在再检查,什么都好了。这块红宝石不值钱,但是这么大的很罕见。
  
  做收藏吃过的亏*做这行肯定要交学费。有次看见一块石头,我赌它。结果最后2万块钱买的石头,做出来的东西,2000块钱也没卖到(腼腆地笑)。
  
  珠宝业内的传奇*十六七年前吧,我一个朋友的亲戚在缅甸做类似“轻工业部长”这样的官,就托他在缅甸买块石头,人家要价120万。那人全家凑巴起来也只有10来万,只好拼了命地借到手,那也是赌啊。打开来一看,全绿的玻璃种!开出一个手镯,就要12万。单是这样的镯子,开了38个出来。那赚得!
  
  对卡地亚等珠宝品牌的收藏兴趣*那些东西我主要当成一种装饰。珠宝设计的局限比较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老顽童杜宇:珠宝数码无有不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