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徐复观对儒、道艺术精神关系的疏通


□ 王守雪

摘 要: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一书,须与他一系列著作对戡合观,方能见出其中返本开新的大判断。第一,将儒家“所成”归之于道德,而将道家“所成”归之于艺术,二水分流会通,共同流入现代学术,使中国文化纠葛纷纭的两个分支,顿时活转了强大的生命。第二,孔子艺术精神典型,站在人性论的立场上,是道德与艺术在终极意义上的合一;站在艺术的立场上,此精神是一种极高的理想。中国文艺史上,在此方向上,虽多有杂而不及者,然亦形成一种格局。只有在责任心与感发之心之间实现生命的转换,才可能趋于艺术的“纯粹”。第三,徐复观从人生修养工夫的一面显发庄子的“道”的生命状态特征,显发其艺术精神的意义,乃是对庄子“道”的本体意义的创发,不是简单的解消。而庄子虚静的精神与孔子感叹曾皙的“上下与天地同流”在艺术精神上实现了打通。

关键词:徐复观 中国艺术精神 道 心

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自20世纪60年代问世以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意见纷纭处颇不少。就批评的意见来说,大约涉及三个方面:其一,认为徐复观将庄子的“道”解释为“艺术精神”,是“误读”了庄子;其二,认为徐复观在论述“中国艺术精神”的重要题目下,过于重视道家及庄子的美学思想,相对轻视了儒家孔子、孟子、荀子的美学思想;其三,认为徐复观将庄子美学思想与西方现代美学思想比较、打通,“误读”了一些西方哲学家美学家。以上意见,殆有照隅之勤,而无博观之功,于徐氏整全思想实少发明。徐氏运用“艺术精神”一词,很有特点,既立足现代学科门类观念,又能够兼容传统学术的内涵,“中国艺术精神”应该能够涵容“中国文学精神”、“中国音乐精神”等;“精神”出自《庄子》:“水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庄子·天道》)徐复观解释:“心的作用、状态,庄子称之为精神。”精、神合在一起,既是感性的,从心的作用义而言;同时又是超感性的,又可从心的本体义而言。他所说的艺术精神,既有艺术心理活动层次的意义,又有艺术境界抽象层次的意义。

一、艺术精神——人性论上的展开

《中国艺术精神》之作,孕于徐氏学术地位奠基之作——《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两部书分别对《庄子》的论述是贯通而又有分别的,如何认定庄子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关系到中国文化的基本格局,恰恰在这里,可以发现一些问题。徐复观著《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心事很重,他是当作“一部像样的中国哲学思想史”来下笔的,他要回答当时文化上的迫切问题:“有如中西文化异同;中国文化对现时中国乃至对现时世界,究竟有何意义;在世界文化中,究应居于何种地位等问题。” 在“像样的”背后,他批评了两个人,一个是胡适,另一个是冯友兰。胡适认为中国春秋时期老子、孔子时代,方能称起有了“哲学”,而“道家集古代思想的大成”;冯友兰说“孔子实占开山之地位”。徐复观认为他们皆违背了历史,截断了历史。他的《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从周初写起,从周初人文精神的跃动中抽出一串范畴,即命(道)、性(德)、心、情、才(材)等,有了它们,中国人性论史便有了具体的内容。晚周诸子百家,皆是周初人文精神的发展,道、墨诸家,多是从反面进行批判矫正,只有儒家,是从正面立论继承发展。徐复观以这些范畴为抓手,抽出了中国人性论——也是中国哲学思想史的基本线索,在历史的线索背后,隐然埋藏着一个理论走向,即以儒家为骨干的中国文化立场,同时加上现代的世界的文化背景。先秦虽号称百家争鸣,实以儒、道、墨三家为主,徐复观《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也正是只写了如此三家。先写儒家,占了八章,后写道家,占了三章,中间夹了墨子一章,再加头(治学方法一章)、尾(结论一章)各一章,如此构成全书的十四章。撇开由各家份量的不平衡而造成可能的轻重效果不讲,就从阐述庄子的一章《老子思想的发展与落实——庄子的“心”》来说,将之与《中国艺术精神》的文字相比较,不难发现徐复观对庄子在中国文化中定位的真意。
《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中对庄子的论述,注重向儒家现实精神、生命精神的贯通。他以《庄子·天下篇》中记述庄周为定石,认为与《庄子》其他篇目相比,这是一篇“庄语”,说的都是负责的话,其中的“不得已”,其中的“悲愿”,皆指向现实人生,近于儒家的义理方向。徐氏强调庄子是老子思想的发展与落实,这有两个因素,是一相对老子思想的变异,一是将老子的“道”向下落,落向现实人生。他重新疏释了《庄子》的三组重要名词,道、天、德;情、性、命;形、心、精神,最终认定庄子以精神自由的祈向为指归。他说:“庄子对当时的变乱,有最深切的领受;所以他的‘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词’的里面,实含有无限的悲情,流露出一往苍凉的气息,才有‘不得已’三字提出。他在现实无可奈何之中,特别从自己的性,自己的心那里,透出以虚静为体的精神世界,……他所构建的,和儒家是一样的‘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中庸》)的自由平等的世界。……他在掊击仁义之上,实显现其仁心于另一形态之中,以与孔孟的真精神相接,这才使其有‘充实而不可以已’(《天下篇》)的感觉,这是我们古代以仁心为基底的伟大自由主义者的另一思想形态。” 如此的疏解,徐氏心中并不安稳,其中的原因,据他概括的说法,是他依然觉得庄子可能还有重要内容,而没有被他发掘出来;在分析中,他发现了内在的紧张因素。一方面,老、庄对现实人生皆有深重的念愿,是应该有所“成”的;另一方面,老、庄反对现存人生的价值,特别是庄子,是反对有所“成”的。如果将这种反对有所成的精神世界——也视为一种成就,这即是“虚静的人生”。徐复观说,站在一般的立场上看,虚静依然是消极性的,多少有挂空的意味,有虚无的倾向。虚无抑或是自由?道与儒,庄子与孔子,这其中在人性论的意义上的紧张,道家对儒家在人性论意义上的疏离甚至“虚空”的取代,影响到对中国文化在始初阶段的基本格局的认识,对于他的解释及其效果,这是徐复观内心感到“忐忑不安”的深层原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艺术精神》可称为对《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的重要调整和补充。从二者连贯性来说,二者都是要回答关于“中国文化”的相关问题,都是在人性论的线索上展开的,正如徐复观自己所强调的,它们“正是人性王国中的兄弟之邦”,另一方面,在论述中国文化的两大支——儒家与道家的时候,在论述他们的意义和地位的时候,有了新的角度和定位。这个新的角度和定位是,人类文化有三大支柱:道德、艺术、科学,《中国人性论史·先秦篇》着力论述的以道德为中心的人性论,在此有了三个面向,包含重心的潜移暗转。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中国文化,来看儒道。徐复观论断,儒家的精神世界,孔门所成就的善美合一,在人生价值的究竟义上,能够涵容艺术。但在日常生活一念一行上,当下成就的是道德,并不是艺术。而道家,特别是庄子之所谓“道”,落实于人生之上,乃是近代意义上的艺术精神,虚静之心,乃是艺术精神的主体。这样无形中,在人类文化三大支柱——道德、艺术、科学中,将儒家于人生的成就归之于道德,将道家归之于艺术。如此的论断,从论述儒道在中国文化的作用和地位来说,尤其是对庄子来说,不能说纯粹是一种推扬。如果认为徐氏在特定意义上推扬了庄子则可,由此认为在中国文化的大格局上贬抑了儒家及孔子则不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