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景剧


□ 阎欣宁

舞台都是死者搭起来的,演出者却都是大活人。
死者是在洪水退去后的第三天,才在下游十几公里外的一个淤塞的河道里找到的。他和他死在了一起——到死都在一起,难以剥离。这一个紧紧地抓着那一个的手臂,那一个死死地缠住了这一个的腰肢……以至于三天后人们都无法将他们分开,除非掰断那些枝藤缠绕的、僵硬的骨节。两家死者的亲属都不同意那么做,精心地呵护自家的孩子,生怕他们再受到任何伤害,两家亲属的态度如出一辙。可是,活人们又不能不把一对死者分开来,理由很简单:他们一个是在押的囚犯,另一个是押解的武装警察中士。
死亡和死亡不都是毁灭式的终结,意思一样,意义不同,就连叫法都不一样。
一个死了,另一个牺牲了。
囚犯叫范杰,中士叫古纯顺,都是花开花放般的年岁。
一个县的,说起来算是乡亲。
洪水引发了泥石流滑坡,夹杂了大量的流石,因此两具尸体都有些磨损,支离破碎,残缺不全,但手足相缠,躯体相绕的样子,却令人……
不大好说。
在解押出县看守所的时候,范杰的手上明明戴着手铐,不会错的,县中队执行押解任务的战友证明了这点。谁给他解除了械具?当然只能是古纯顺。不过,这说明不了什么。情急之下,人道主义至上,士兵与囚犯站在人类逃生欲望的岸线上,都企望逃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天劫。当然,他们失败了。也许正因为失败,才造就了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
英雄的,或者非英雄的。
县中队奉命转移看守所里的囚犯,洪水来得太快了!队伍刚出县城不远,就被呼啸而来的洪水和泥石流追上。队伍眨眼间被冲得七零八落,古纯顺和范杰落了单。他们谁先落的水?一个去救另一个,最后双双溺毙?还是范杰脱去警械后图谋趁乱逃跑,古纯顺下水擒拿,双双淹亡?
亡人不语,唯有灵魂可以诉说道义曲直。

范杰的爹一望便知活得不够滋润,连同穿着带长相,都像一棵被人剥过三遭树皮的老树,腰还伛偻着直不起来。说是农民,无地可种,年纪大了,不能跟年轻人南方打工,就在本地给人家打些零工。他为了找古纯顺的爹,跑了不少地方,最后在县政府宾馆大堂里坐了小半宿,才算堵着了他的去路。古纯顺的爹在城东开着一家砖窑厂,生意火得自家盖屋都不用砖,能用百元票子直接砌墙。说是农民,不用种地,自己开辆两厢“夏利”,一件西装整天倒蒙在车座沙发椅上,跟城里人进酒店后的做派一样,比穿在自个身上还爽气。
范杰的爹目同死鱼,那眼神杵得不会拐弯。他一遍遍地唠叨:俺小杰会游泳,他打小就会游泳的啊……
会游泳的孩子却淹死了,这事就有些说道。什么说道呢?范杰爹不说。他想说,却不好说。就是提到儿子的名字,他都有些语焉不详。怎么说,他都要比“古政府”(囚犯称管教和武警为“政府”,引申意)的爹矮人一头,囚犯儿子比人家“政府”就更矮了不知几个身子了。可是,范杰爹又不能不说,人没烧呢,事情兴许还说得清楚,人要烧了,事情了结了,那就成铁板上钉钉儿了。
俺小杰会游泳,他打小就游得可好了,村里乡亲们都知道……
范杰的爹似乎只会嘟囔这么一句。
古纯顺的爹笑笑,没吭声。他跟他有啥好说的?古纯顺的爹脸上红扑扑的,浑身的酒气能熏倒叮上来的蚊子。换盏把酒间,省武警总队的政治部主任,还有县中队的中队长、指导员,那么多的大小领导轮流向他敬酒,却又都担心他喝醉了。他们都小看他了,古纯顺的爹来者不拒,千杯不倒、万盏不醉的本事那才到哪儿呀!一切尽在不言中,加上省武警总队领导提来的慰问品,儿子的牺牲,显然已经有了结论,至少也是一种默认。
古纯顺的爹不说什么,与酒精无关,他心里头有点起毛的地方。儿子都献出了壮丽的青春,谁的心里头能不起点毛呢?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儿子不会游泳,从小就不敢去沟汊里扑腾,到了部队上有人看得紧,说是防事故,更甭想学游泳了。不过,儿子不会游泳,与他的英雄行为并无多大关系,跳入激流中擒拿逃犯,那是职责使然,节骨眼上,孩子肯定也记不得自个儿到底会不会游泳了,这不正是英雄本色吗?
古纯顺的爹什么都不说,斜斜歪歪地走下县政府宾馆门前的坡道。范杰的爹跟在身后,生怕落下一步,看上去言犹未尽。宾馆门口的保安以为乞讨人员纠缠宾客,上前想要驱赶,却被那冲天的酒气熏得近不了身。古纯顺的爹摇摇晃晃走到停车场,走到一辆白色的“公爵王”面前,砰砰地拍打着车顶棚。他甩了甩脑袋,嘀咕道,认错了,这不是我的车子……猜不出他是醒着还是醉着,都像,又都不像。他又绕过几辆车,才找到自己的“夏利”。古纯顺的爹又拍了拍车顶棚,还猫下腰来瞅瞅车窗内,又有了新发现。我不在里面啊?我还寻思着我坐在车里了呢。他边嘟囔边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把蒙在车座上的西装揉成了一块抹布。他想关车门,却关不上了。范杰的爹正扯住车门,还把一只脚垫在车门框上,他果然话还没说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