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树树皆秋色


□ 方 方

大学教授华蓉早已习惯了单身生活。有一天,当一个名曰王老五的男人从电话闯入她的生活时,她不由得被对方感染并渐渐有了某种疑惑和期待。后她因自己的博士生发表一篇抄袭论文,牵累到自身并几乎弄得身败名裂时,王老五却拔刀相助,对此华蓉心存感激并非常想见到这个自称准备报考博士的人。然而,那个王老五却总是有意回避她,从不与她见面。这个王老五为什么那么神秘莫测?他是跟他的哥们儿拿华蓉作情感试验吗?华蓉为此身心俱焚、大病一场……



华蓉新家的窗口正对着一片山。
山景常常是很美的。夏天绿得如墨,秋天却带着彩。人往窗前一站,立即就觉得爽心悦目。华蓉当上博导没几天,就搬进了这幢宿舍楼。分房时,华蓉名次排得很前,所以,她可以尽兴地在这幢楼里挑好的楼层。
但华蓉却挑了顶楼。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华蓉的同事们很讶异。都说武汉这鬼地方热天热土,顶楼的房间,被夏天的烈日一暴晒,又该怎么过?华蓉笑笑没说什么。
华蓉有自己的主意。华蓉不喜欢有楼上的响声。原先华蓉住二楼时,三楼人家有对双胞胎姐妹,活泼可爱,每天早早晚晚的脚步跳动声和丁丁当当掉东西的声音几乎害得华蓉神经衰弱。华蓉常常想上去提意见,可都是学校老师,熟人熟事,没办法开口。开不了口,就只有忍受。华蓉这一忍几近八年,想想连日本人都打走了。所以华蓉再挑房时,早早就想好了一定要选顶楼。天热天冷有什么关系,现在都装有空调,多花点电费,什么都能解决。华蓉也不在乎那点钱。
当然,促使华蓉挑顶楼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从顶楼看山景效果最佳。闲时,上到楼顶的平台,还能越过山头看到远处的东湖。如果是白天,太阳又照着,东湖的水便有波光,软缎一样随风变着色彩;至于晚上,湖四边的灯光就像是一粒一粒的小眼睛,鬼头鬼脑的,四处探看,煞是有趣。华蓉想,不住在顶楼,哪里能明白风景就在你的窗下。
华蓉的房子四室两厅。很大,很适用。华蓉喜欢简单。所以,她没有像同事们那样大肆装修。她对装修公司的要求就是简洁适用。搬到华蓉楼下的梅芜每次过来看她的装修就要苦口婆心地对华蓉说,要装就装好,一次到位嘛。何必省这笔钱。你又不是没有钱。你又不是家庭负担重。你一个人把钱留着做什么?我要是你,一定要把家里布置得高雅而有格调。
梅芜是华蓉的大学同班。她的丈夫王志强也是。华蓉不太看得起梅芜。心里也就暗笑梅芜所说的格调。梅芜成天一身名牌,刻刻意意地把自己弄得十分精致,说话也作轻言细语的优雅姿态。梅芜还喜欢教导学生如何过高雅的生活,常说自己喝茶要加放红玫瑰,睡前一杯红葡萄酒必须有冰块才能喝下去,而床头窗前的百合则一定是要带水珠的。好多刚入校的学生为了尽快弄掉身上的土气,首先就是跟梅芜学。女生们还提了一个口号:近学梅教授,远学赵雅芝。赵雅芝是香港的一个明星,在电视剧里演过好多女一号。刚也刚得,柔也柔得,连跟人武打都满带十足的女人优雅,让人煞是喜爱。梅芜是知道赵雅芝的,心里也曾崇拜过,听到学生们拿自己跟赵雅芝比,竟是有些美滋滋的。小男生们也都在背后议论,说梅老师举手投足都给人以东方女性美的味道。
只有华蓉了解梅芜。梅芜穿一件圆领衫,用扁担挑着行李到学校的样子华蓉总是记得。那时候梅芜叫梅秀莲,寝室的窗口总是挂着她的大花裤衩,裤衩上有个粗针大线缝的口袋,那是当年的梅秀莲用来装钱的。凡是十块以上的钱,就得放在这里面。不过,当梅秀莲改成梅芜后,一切就都变了。华蓉每次看到梅芜作优雅状时心里总想笑,觉得人活到梅芜这一步,其实骨头里业已俗透,哪里会知道格调是些什么?这种作派只能哄一些傻瓜男人,女人却是一眼看得透的,华蓉想。



华蓉的确是一个人生活。多少年来都是一个人。华蓉好像也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清静。当然,华蓉觉得春秋两季时可用清静一词,夏天的时候用清凉比较好。到了冬天,便只能用清冷二字了。甚至有时会觉得清冷得肃杀。但是没办法。就是肃杀得屋里没一丁细菌,华蓉也只能是一个人。
旁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搞不懂华蓉为什么只能一个人生活。华蓉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也没搞懂为什么自己会是一个人生活。
华蓉相貌中等甚至偏上,学问高到了博士。家里的父母也都是教授。论哪样条件,都是不错的。可华蓉偏就没找到男朋友。梅芜一毕业就跟同学王志强结了婚。婚后的梅芜便特别喜欢怜惜华蓉。每次见了华蓉都幽幽地叹说可惜这世上的罗彻斯特太少了。华蓉便笑,说要是罗彻斯特多了,这世上就不会有简爱
说起华蓉的毛病,也真是毛病。华蓉与人交往从来都不曾主动出击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华蓉生长的时代就是一个女人矜持的时代。华蓉一直等着人来追求她,却一直没能等到。当然,凭良心说,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华蓉。至少有三个以上的男人明明暗暗都对华蓉表示过爱意。然而他们都不是华蓉所喜欢的一类。有一个人举止有些委琐,跟华蓉说话结结巴巴的,令华蓉心烦。还有一个人喜欢吹牛,总说他认识谁谁谁某某某,这些谁谁谁某某某们当然都非富即贵,华蓉觉得自己跟这样的人交往,会被他的俗气熏得鼻子流血,也懒得搭理。最后的一个却不知道摆的哪门子谱。追华蓉时劲头很大,华蓉走到哪里,他的关心就会跟到哪里。追得令华蓉对他生出一点好感时,他又立即退了回去,天天等着华蓉来拍他的马屁,好让他在寝室里跟人夸耀。华蓉见他退了,自己也就撤。可他偏偏一见华蓉撤退,立马又紧紧地追上来。待华蓉又被感动,再次主动迎上时,那老兄竟又退守回去。这么进攻和防守了几回,华蓉也不耐烦了,觉得这人太不真诚,视感情为游戏。偶尔在清冷的夜晚,华蓉还会怀疑对方是否想要玩弄自己。这种警惕性一滋生,所有的交往都败了胃口。所以华蓉索性就全面撤退,任凭对方再一次发起进攻,攻势猛烈得几乎把华蓉这座碉堡炸翻,可华蓉还是懒得一睬。华蓉想,我一出来,你便拖刀而逃,这算什么?这一懒一想,就把华蓉全部的爱情渴望灭掉了。然后华蓉就一直在等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